•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網特約研究員 王澤勤編譯 | 2013年02月07日 星期四 06:08 AM

用了八年光陰,戴從容終於翻完詹姆斯·喬伊斯的《芬尼根的守靈夜》一書的三分之一章節。戴從容說翻譯該書並不只是為了賺錢,更多是出於對該書的熱愛。《芬尼根的守靈夜》一書的晦澀難懂是出了名的,充盈其中的語言多是各種語言的雙關語,其語法又是肆意獨創的。書的開篇寫道:"河水流淌,經過夏娃與亞當教堂,從凸出的河岸,到凹進的海灣,沿着寬敞的循環大道,把我們帶回霍斯堡和郊外。" 

所以,41歲的上海復旦大學教授戴從容難以置信自己的譯書成為上個月中國書店的暢銷書籍。經過一系列精心設計的打榜和廣告宣傳,在首輪銷售中,第一卷的《芬尼根的守靈夜》銷售達8,000本,同時僅次於鄧小平的傳記,名列上海一個知名的暢銷書排行榜的第二位。中國出版人譚躍表示,如果一本書能賣出30,000本就值得大為慶祝。一個月售出8000本已經清晰表明喬伊斯炙手可熱。

 "起初我感到非常驚訝,現在仍然驚訝不已。"戴從容說道。"我原本以為我的讀者群會是學者和作家,從未想過它會如此受歡迎。" 

戴從容翻譯此書的緣由可追溯至90年代後期,當時在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她,非常熱愛《尤利西斯》一書。該書於1995年首次譯成中文。在導師的鼓勵下,她決心攻下《芬尼根的守靈夜》這個翻譯難題,並在兩年之後與一家出版機構簽訂翻譯協議。 

喬伊斯的作品是近些年才引進中國的。在毛澤東時期,他的作品因其中產階級西方作家作品的身份而受到規避。《年輕藝術家的肖像》直到1975年才被翻譯成中文,而這一年恰是毛澤東逝世前一年,而此書並不會遭遇市場冷場。20年後,中文版本的《尤利西斯》以短時間銷售出85,000本成為了當時的暢銷書。 

戴從容大膽表示,中國讀者可能是出於欣賞喬伊斯關於歷史進程的沉思,沉浸於故事人物的關係,以及對其小說解讀之難度的沉迷。她將翻譯喬伊斯著名的意識流寫作方式描述為巨大的挑戰。

 "最讓我困惑不已的是句子,因為喬伊斯的句子不同於以往的句子。"她補充說道,在翻譯時,她通常將其縮成更短,更簡單的短語,否則,普通讀者"會認為我在誤譯喬伊斯的作品。所以我的譯本比起原著顯得更為清晰。"

不過她仍在讓譯文盡量忠實於原文這一方面煞費苦心。"比如,在《芬尼根的守靈夜》中,有一個短語為"劈劈啪啪響"的手,這個短語或許表達的意思為雙手顫抖,但如若我翻譯為 '顫抖的手', 這在中文來說是說得通且是個好短語。而從中文語法來說,  噼噼啪啪響和手是不能組合在一起的。但是我還是忠實於原文,把它翻譯成'噼噼啪啪響的手' 。"

 一開始,戴從容也被這項翻譯工程的浩大而嚇到。她得知法文版本花費30年完成,她也時不時地想放棄。"這個翻譯過程是一種折磨。" 她說道,"在中國,翻譯並不被當成一種學術成就。我得先出版,然後再花時間去斟酌譯文。" 

每晚丈夫想要她上床就寢時,她卻總是堅持熬夜翻譯,而與丈夫經常吵架,也為此被迫分散注意力,尋找家庭生活和這項翻譯工程的平衡。"每一個晚上,我的身體都要遭罪於工作。"她說道,"我比我的實際年齡看起來還老,我雙目暗淡無光,我的皮膚也沒那麼光滑。" 

她的翻譯合約還包括小說接下來的三分之二章節。儘管已花費多時完成一部分,但面對繼續完成這項翻譯工程,她毫不猶豫。"讀完《芬尼根守靈夜》,我意識到這是一本偉大的小說......我會想,哦,如果喬伊斯能夠用那些足夠傳統的,足夠簡單的句子,如果他能對他的句子進行更多的實驗性嘗試,那麼他將可以用他們來表達不同的事情。" 

 "《芬尼根守靈夜》讓我相信,喬伊斯是一位永不止步的作家,並不會滿足他已經達到的成就。"她繼續說道,"他的精神世界是非常強大的。" 

這是他和她之間唯一的共通點。

(來源: http://www.guardian.co.uk/books/2013/feb/05/finnegans-wake-china-james-joyce-hit)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