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04月10日 星期三 06:11 AM

趙無極,華裔法國畫家。1921年生於中國北京,童年在故鄉江蘇南通讀書並學習繪畫。1935年入杭州藝術專科學校,師從林風眠。1948年赴法國留學並定居法國。在繪畫創作上,以西方現代繪畫的形式和油畫的色彩技巧,參與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意蘊,創造了色彩變幻、筆觸有力、富有韻律感和光感的新的繪畫空間,被稱為"西方現代抒情抽象派的代表"。現為法蘭西畫廊終身畫家、巴黎國立裝飾藝術高等學校教授,獲法國騎士勳章。曾在世界各地舉辦過160餘次個人畫展。

因為兒子趙嘉陵與第三任妻子弗朗索瓦展開的"奪父之戰",已經91歲高齡的藝術大師趙無極,雖然已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卻不得不身陷各種力量的爭奪與糾纏中,對於一個老人,肯定是不幸的。

據稱,趙無極的生活起居及與外界的聯繫,全部掌握在他的法國妻子弗朗索瓦瑪爾凱手中,其中也包括他價值連城的大批畫作。而趙無極之所以有現在的境遇,是與其一生的感情經歷有密切關係的。我們將向您講述趙無極的三段婚姻生活,以及兒子眼中的他是什麼樣子。

 

趙嘉陵:我的父親趙無極

對於70歲的趙嘉陵來說,父母既親近,又顯得遙遠。

他的父親趙無極,是法國藝術界的明星、當代抽象畫的翹楚;而他的母親謝景蘭,既是法國著名的現代舞舞蹈家,亦是畫家。趙嘉陵從事了半輩子的電腦軟件工程工作,退休后卻開始研讀藝術史。"1995年,我母親因車禍去世后,我突然覺得很後悔,我沒能與父母有更多藝術方面的溝通,對他們的藝術成就,感覺很陌生。"他說。

 

父母從伉儷到陌路

多年以後,當趙嘉陵重新面對母親那些充滿動感和舞蹈元素的抽象畫時,他心情複雜地說:"如果我母親不離開父親的話,我們會是非常幸福的家庭,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也少了這樣一個藝術家。"

謝景蘭是趙無極的第一任妻子,趙無極學畫,謝景蘭學習樂舞,趙無極在巴黎一張畫都賣不出去的困難時期,"蘭蘭"給了他最大的支持與鼓勵,讓趙無極走向成熟。

然而1957年,謝景蘭卻決然地離開了趙無極,這對趙無極無疑是重大的打擊。

趙嘉陵那時還只是個孩子,留在國內。直到1979年才來到巴黎母親身邊。母親為什麼與父親離婚並開始創作抽象畫?這對趙嘉陵來說,一直是未解之謎。不過看到母親早年的抽象畫作,他依稀看到了父親當年的影子。"母親早年的書法抽象,應該是受到父親的影響。我記得母親曾跟我說,對於父親的甲骨文抽象,她是相當欣賞的。"趙嘉陵回憶說。

1995年,一場意外的車禍讓謝景蘭永遠離開了。關於母親的事情,父親趙無極並不願多聽。兩人同住巴黎,但自從趙無極與第三任妻子弗朗索瓦結合后,便再無往來。有時,當子女們說到Lanlan兩個字,趙無極甚至會生氣。

父親的標準:一張畫要可以呼吸

"父親是個完美主義者。"趙嘉陵說。在趙無極的畫室里,如果一幅畫好的畫沒有及時從畫室拿走的話,趙無極勢必會不斷在畫上進行修改。

而趙無極經常跟趙嘉陵說兩句話:"我一直在工作"、"我一直很成熟"。趙無極不喜歡和人談論藝術理論,他好壞的標準很簡單:一張畫要可以呼吸。至於藝術家本人,最好可以斬去自己的舌頭。

在法國藝術界一直引為美談的是,趙無極對於自己的每幅畫,都能準確地說出創作時間以及創作背景。對於每一幅畫,趙無極都把它當作自己的孩子。

有一次,趙嘉陵陪父親去蓬皮杜藝術中心看畫展。他們看到了藝術中心收藏父親的一幅畫,父親朝他擺擺手說:"那是很早以前的畫了。"

晚年的趙無極,仍然沒有停止創作。他在巴黎有兩個畫室,除了巴黎家中的畫室之外,在巴黎郊區還有一個小城堡,畫大畫的時候,趙無極就會選擇去那裡。而在冬天的時候,趙無極一家就會選擇去法國南部蔚藍海岸邊的小鎮Saint Tropez,他在那裡租下了一棟別墅,那裡也有一間畫室。

 

70歲時,父親還要自己飆車

不過,除了畫畫,趙無極的生活一直豐富多彩。趙嘉陵仍然清楚記得母親當年提到父親的故事。"當年母親在巴黎學現代舞時,把父親帶到巴黎一位音樂教授那裡,父親唱了一段歌劇中的男高音,那位音樂教授都為之一震。父親畫畫時會一邊聽着古典音樂。"趙嘉陵說道。

"父親對於名利並不看重。比如2002年他獲得的那個法蘭西院士的稱號,一直是他最不願意提及的頭銜。父親在意的,是別人對他作品的欣賞。"趙嘉陵說道。

趙無極經常跟趙嘉陵說起的一件得意的事,是華裔科學家楊振寧的導師委託楊振寧找他買畫。那是楊振寧的老師七十大壽的時候,包括楊振寧在內的眾弟子,都不知道該給導師送一件什麼禮物。結果導師對楊振寧說他最想要一件趙無極的作品。

在趙嘉陵眼裡,令人敬畏的父親有時又像一個小孩。70歲時,趙無極還要自己飆車,在2009年仍然能一餐喝下半瓶紅酒。每次見到戶外綠色的花草樹木時,趙無極都非常興奮,"這花好看,是不是可以偷一朵?"趙無極常對他的兒子開玩笑道。

 

趙無極的三次婚姻

從14歲的戀人蘭蘭,到第二任妻子、電影演員陳美琴,以及現在的法國妻子,趙無極的感情並不是很容易說清的。趙無極和謝景蘭的結合,類似於趙孟頫和管道升那樣的才子才女式的結合,只是年少時的純真感情,最終喪失於浪漫的巴黎,兩個人也分道揚鑣,他們都不會完全忘記那段感情。

第一次婚姻與謝景蘭青梅竹馬

謝景蘭,又叫蘭蘭,後來改名為"拉蘭",生於貴州貴陽名門。她的外祖父為當地著名學者,受父親的影響,她在1935年,也就是14歲的時候考進了杭州藝專,經過表姐的介紹,認識了同樣在國立藝專學習繪畫的趙無極,這兩位的愛情,如果放到今天是標準的早戀。趙無極16歲的時候,為蘭蘭畫了一幅肖像,兩個人愛情的種子越種越深,葛嶺24號宅,就是見證他們昔日甜蜜的地方。但是當兩個人決定結婚的時候,卻因為趙無極祖父過世,按照習俗不可以在一年內結婚,兩個人在當地結婚的計劃受阻,為了愛情,他們長途跋涉一直跑到香港結婚。兩年後,他們的兒子趙嘉陵出生,1948年兩人一同赴法留學,林風眠為趙無極預留了教授的位置,為他解除後顧之憂,1949年,蘭蘭開始學習現代舞,後來學習電子音樂。1957年,蘭蘭同趙無極離婚,次年與法國藝術家馬賽(MarcelVanThienen)結婚。痛苦不堪的趙無極,在那段時間常常酗酒,甚至被稱為"趙威士忌"。

第二次婚姻陳美琴因病早逝

15年的婚姻沒了,離異后傷心失落的趙無極離開法國散心,到香港時,趙無極認識了一位叫陳美琴的電影演員,一見鍾情結婚後,重新返回到巴黎。1972年,年僅41歲的陳美琴因病去世,趙無極傷痛之餘,創作了一幅巨畫《紀念美琴》。在隨後的一年半中,趙無極始終無法提筆作畫。

第三次婚姻弗朗索瓦包辦了他生活中的一切

1973年,52歲的趙無極認識了剛剛考取巴黎市立美術館館員資格的實習生、26歲的法國姑娘弗朗索瓦。4年後,相差26歲的兩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弗朗索瓦憑藉著自己紮實的理論基礎和豐厚的專業知識,以充沛的熱情為趙無極的事業奉獻着自己的心血和才智。她為他包辦了生活中的一切,每當別人問起具體事務時,趙無極就會說:"問弗朗索瓦,我不懂。"

陳美琴的好友、香港老牌影星顧媚今年6月在報紙上發表的文章《趙無極的深情》中說道:"無極曾對我說,這段婚姻並不快樂。聽友人說,弗朗索瓦並不喜歡中國朋友,她說她唯一的中國朋友就是她丈夫。這最後一段婚姻好像把他孤立起來了......"

(來源:華商網)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