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網見習研究員 劉霄 | 2013年06月07日 星期五 14:58 PM

說起中國的本土咖啡館,不得不提雕刻時光的大名。甚至很多中國內地的青年,第一次聽過的咖啡店品牌,第一次去過的咖啡館不是星巴克,而是是雕刻時光。對於早期具有咖啡館情節的國內文藝青年來說,雕刻時光意味着一個咖啡啟蒙的文化符號,雕刻時光的門店象徵著文藝之旅的重要驛站。這個在京城駐紮了16年的連鎖咖啡館品牌,以其不斷迸發的活力和創意,在北京、南京、西安、上海等中國各大城市擴展着咖啡館文藝版圖。

雕刻時光背後的掌砣人庄崧冽,人稱庄仔,也是個不折不扣的文藝青年,從台灣“出逃”到北京電影學院學導演,痴迷於北方文化,不喜歡台灣文化的瑣碎和矯情。在去新疆旅行的途中遇到現在的妻子小貓,兩人回北京開了一家咖啡店,用彼此喜歡的書---《雕刻時光》作店名,創業前期有些艱難,但還是熬了過來。他把開咖啡店當成在干自己的本行----做媒體,傳播一種生活方式和生活狀態,想用天然的東西讓自己和別人感到舒服。所以雕刻時光的裝修簡約清亮,窗明几淨,牆面都是原始的磚頭塗上白漆。憑藉咖啡學院、咖啡種植園、時光shopping等創意,雕刻時光提煉了屬於自己的咖啡館DNA,這一切似乎在中國的本土咖啡館經營中,是個比較成功的範本。

此次庄仔新書《時光捕手》,就是以自己對咖啡館和自我人生的雙重經營為主題,與眾多擁有開咖啡館夢想的文藝青年一道分享心得,並探討自我生活方式,包括電影、音樂、設計、美食等,他是一個做咖啡生意的文藝青年。

IBTimes中文網:看了很多你以前的專訪,你說你喜歡做有意思的事情,新鮮有趣,這次出書是因什麼樣的原因或契機呢?你說是想和大家聊聊天,是覺得出書這事兒自己還沒有干過嗎?還是以此為紀念,去回顧一段比較重要的人生歲月?

庄崧冽:在台灣,我23歲就出過一本書,叫《少年庄崧冽的秋天冒險》,那本書影響不大。經營咖啡館多年,是想分享一些東西,加之老朋友磨鐵圖書jonny力邀,那我就想把生活中個人化的東西以對談的方式展現,就和電影學院師妹柏邦妮,豆瓣的阿北等一些朋友聊了些和電影,音樂,設計有關的話題。但似乎消費者更想知道咖啡館如何開,好吧,那我們就把咖啡館的一些經營理念方法,和人生活兩個方面結合起來做書,效果還不錯。

IBTimes中文網:很喜歡你書的名字--《時光捕手》,其中的寓意是什麼呢?能理解為是----捕捉和珍視那些生命中你覺得有趣的事和人呢?

庄崧冽:我是失落一代作家的粉絲,比如寫《麥田守望者》的大衛·塞林格,《了不起的蓋茨比》的作者菲茨傑拉德,海明威等等,我讀了一遍又一遍他們的作品。在《麥田守望者》裏面,,主角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個麥田的守望者,自己站在崖邊,守望一群小孩,防止他們掉下去。“捕手”的意思是-----時間這樣的東西需要去捕捉,提煉和關心,我們需要把人和人之間的過往捕捉出來,重新開放,不管是美好的,還是怪異的,我們要抓住這些時光。

IBTimes中文網:我從剛讀大學的時候就接觸了雕刻時光,那是我去的第一家咖啡店,感覺從那時起,咖啡文化和慢生活的生活方式就對我影響很深,我覺得去雕刻時光於顧客而言,不僅僅是種消費行為,更是一種人文的,放鬆的生活方式,更多的是一個文化的符號,而不僅僅是品牌,你覺得你創立雕刻時光咖啡館,想要達到的什麼樣的目的?當初的夢想要開一個店傳播這樣的理念嗎?

庄崧冽: 當初在北京開第一家雕刻時光,是因為遇到我太太,想到回台灣生活也不好過,在北京開家咖啡館試試,可以在窗明几淨的環境中寫劇本,我的目的就這麼單純。我覺得咖啡館的公共功能,不僅僅在提供咖啡,就像你說的,是在傳遞的是一種生活方式。中國大陸不是很重視公共空間的建設,所以私人場所就承擔了這樣一部分功能,相當於是個避風港。下雨躲雨,下雪避雪,人太疲憊要找一個地方獃著,中國一線城市也沒做好這一點。這個港灣雖然很小,但是可以替人們補充好糖、咖啡、鹽巴、油,之後再重新出發。當然茶館也可以承擔這樣的功能,但是茶屬陰,是寡胃的,更偏向自我,越喝越往內心走,而咖啡越喝越high,代表了passion,可能跟熱烈。所以思考屬陰,行動屬陽。我開咖啡館,可能與我的個性差不多,我喜歡和外界發生聯繫,就像我書中寫的一樣。我學的是電影,電影是一種媒體,我也把咖啡館當做媒體,幹什麼都像是在做媒體,把跟你交流也看成是在做媒體,和咖啡學院的學員交流也當成是在做媒體,做媒體的人都很神經。

IBTimes中文網:你是學電影的,本行也算是搞藝術的,雕刻時光那種文藝的調調是不是和你對藝術的偏好有關?

庄崧冽:學藝術的人都是相通的,藝術最重要的真諦就是誠實的表達和反映內心的東西,外界的聲音、顏色、節奏感、人物、形態、故事被你揉捏在一起,表達出某種東西讓別人去理解。不拘於你是抽象派還是印象派還是表現派,誠實表達才是最重要的。

IBTimes中文網:所以說咖啡店承載了你的藝術夢想?

庄崧冽:我不喜歡承載這個詞,我們是想營造一個空間,具有某種好的素材,譬如老舊的上海木地板,安全的原材料,舒服的視野,調配合適的顏色和座位的關係,讓別人感到爽、舒服和感動,當然前提是自己要感到爽、舒服和感動。

IBTimes中文網:在很多人眼裡,去咖啡館的人就很文藝,你覺得真正的文藝是什麼呢?或者說咖啡店常常也是文藝的一個重要元素?

庄崧冽:每家店傳遞的訊息是不一樣的,那你覺得星巴克文藝嗎?現在都在說文藝青年,我心中認為的文藝青年應該是一幫如實表達自己內心真正想法的人,並願意實現這些想法,嘗試和別人分享,改造和交流。換種說法,就是敏感捕捉自己的內心感受,並反饋到外面的世界,並溝通分享。文藝青年有上帝賜予的一些天分,不管是音樂,文字還是繪畫,他們會把這些天分表達出來。

IBTimes中文網:讀過你開咖啡館初期的一些故事,那個時候很艱難,為什麼會想到用媽媽給拍畢業作品的錢去開咖啡館而不是拍一部畢業作品,你說你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是因為這樣嗎?

庄崧冽:本來是要用媽媽給的那筆錢拍一個同班同學父親的故事,那是一個守林人在廣西和越南呆了一輩子的故事,但是錢還差一一大半,所以就沒拍成。我是一個順水推舟的人,既然拍不成,就開了咖啡館。

IBTimes中文網: 我今年剛去過台灣,感覺那裡的氣息和大陸有很大的不同,我也聽說你即將要把雕刻時光開回家鄉台灣,你覺得帶雕刻時光回台灣最大的挑戰是什麼?因為台灣的咖啡館文化比大陸更成熟,受眾需求可能也有差別?在咖啡館市場比較飽和的情況下,回去最大的賣點是什麼?

庄崧冽:回台灣開也是我們考慮過的,但=台灣人力成本高,但土地成本低,最好是有自己的建地去開咖啡館比較好。我們本來選址在一家日劇時期的老糖廠圖書館,那老房子很漂亮,糖廠租金本身不貴,但改造成本高。所以這件事暫時擱置。至於賣點,我不喜歡把什麼事情都抹上浪漫色彩,找個賣點,大家能來消費就最好。

IBTimes中文網:在大陸呆了這麼多年,回台灣還有沒有文化時差?

庄崧冽:當然有,我在台灣原本就有文化時差,在我眼裡,它就是個啰嗦的,保守的,唧唧歪歪的地方,審美品位很差很瑣碎,繼承了日本的那套系統,台灣的美學很神經。所以我來了北方,就感到巨大的衝擊力,對我吸引力大,和台灣文化反差也很大。我喜歡古城,雕刻時光最早就在北京,西安,南京開的店。

IBTimes中文網: 在你以前的訪談中,你說雕刻時光制勝的地方就是保持原創,似乎所有行業的成功要依靠原創,咖啡課堂,咖啡種植,時光小鋪,時光講堂等創意都是雕刻時光的品牌創新點,我在思考這些創意的源泉是什麼?是你對生活異於常人的理解主宰着這些創意,還是你有一個很棒的團隊?

庄崧冽:創意的出現不是你的一廂情願,是你的團隊夥伴知道並熱愛他們做的事情,一起工作的夥伴的人生態度比我個人要重要的多,他們處在一線,二線,我是已經退居三四線,開咖啡館創意經營,他們想怎麼待人和處事比我要要重要。

IBTimes中文網:你的新書中專門對開咖啡店的選址、資金、經營服務方面有很多分享,這一部分感覺是一部咖啡館經營的指導書,是在向未來勵志開咖啡店的文藝青年們傳播心得嗎?如果是,未來最希望看到在中國,咖啡店文化發展成什麼樣的圖景呢?

庄崧冽:是這樣的,現在是個open source的時代,你不這樣做,別人也會。關於咖啡館在大陸的發展,我很樂觀。你看來參加雕刻時光咖啡學院的人其實還蠻多的,未來中國咖啡館市場應該會很蓬勃,咖啡館會越來越多,隨時在大街小巷會都可以買到現磨咖啡,但開的好的不一定有很多。而且中國喝咖啡的年輕人已經被培養起來了,像你們,這些人老了還是會喝咖啡。

IBTimes中文網:感覺你不是一個精於管理,善於競爭的人,文藝青年怎麼既能“靠譜”地兼顧事業,又能發展業餘“不靠譜”的愛好呢?

庄崧冽:知人,善用人。

IBTimes中文網:你只想做到“喜愛雕刻時光的人在哪裡,雕刻時光就會出現在哪裡。”而不是“雕刻時光出現在哪裡,就一定要讓那裡的人們愛上你的品牌。那麼在現在還沒有雕刻時光的大陸城市裡,最希望雕光出現的城市?

庄崧冽:烏魯木齊,那裡對我有特別的意義,我和小貓的戀愛在那裡發生。我希望每一家雕刻時光都有一個特別的故事。

IBTimes中文網:對於想和你一樣,把文藝當做事業來經驗的年輕人,最想告訴他們的話?

庄崧冽:我不太同意你這句話-----“把文藝當做事業”,文藝的用內在的磁場去反映外界,文藝的本質在於內心能夠關照真實的世界,所有的文藝作品都是真實的表達,不是虛妄的表達。文藝不妨礙別人賺錢和做生意。這就是我想要告訴他們的話。

本文版權歸IBTimes中文網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如欲轉載,請取得授權,並按照協議註明來源。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