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網編輯 凌雯靜 | 2013年06月13日 星期四 11:20 AM

1986年,意大利發生了兩件事。

其一,在羅馬的城市心臟西班牙廣場,開設了一家麥當勞分店。其二,帶甲醇的廉價葡萄酒導致了19人死亡,數百人中毒。

就像在法國得到的“禮遇”一樣,麥當勞的到來遭到了抵制。但是,一位叫做Carlo Petrini的意大利人卻認為,這種抗議完全無用。“我們不寄望於與這些跨國大公司正面交鋒。”他在一次採訪中這樣說。於是,他和他的同事們由此展開了一項喚醒人們對於傳統飲食習慣的覺醒以抗衡速食主義的運動--慢食主義運動。而廉價酒事件,則讓這些慢食者們將這項運動由愛好和激情傳化為了一種更深層次的責任。

在Carlo Petrini的理念里,“每個人都有權利享用好,清潔,公平的食物。”好,代表高品質食材擁有的可口口味;清潔,意味着食材生產和運輸中保持完全自然;而公平則表示消費者和生產者之間合理的交易價格和處理方式。

慢食主義運動,不僅是一種“吃”的方式的革命式回歸,也是一種類似的生活方式。時至今日,全球已有150多個國家的人們參與了這項運動。相較於中國大陸地區慢食運動還是“星星之火”的現狀,正式成立於2006年4月7日的台灣慢食協會,顯然已經走在了前面。即使如此,在接受IBTimes中文網採訪時,台灣慢食協會理事長羅秀玉女士,仍並不諱言“台灣慢食主義運動推廣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民眾接受度不高,“慢食”二字引起歧義,皆是問題。“人們認為慢食就是慢慢吃,”羅秀玉理事長回憶起一次推廣活動時說道,“當我要邀請支持者來參與的時候,一句話就打倒了,我吃飯很快不要找我,就這樣無法說下去。”

慢食“回歸”,前路依舊漫長。

慢食主義:像中國貴州的傳統飲食

IBTimes中文網:慢食主義特彆強調食材good,clean,fair ,在台灣,慢食主義者如何選擇適宜的食材?

羅秀玉:慢食主義不斷在強調食材的來源:“好、乾淨與公平”,台灣慢食食材選擇,我個人通常會選擇傳統市場賣的食材比較符合好、乾淨與公平。因為傳統市場的食材會注重食物的安全和賣當季的在地食材,也比較安全並能吃到當季的食材。

IBTimes中文網:慢食主義還提倡在什麼季節,吃什麼食物。是否在溫室養殖大行其道的現在,會有點難實現?

羅秀玉:文明科技發達帶來快速與破壞,21世紀的年代大多數的人,已經不清楚什麼是季節會生產出什麼食物。快餐店如雨後春荀的冒出,新新人類接受食物只要香甜好吃就好,根本不會在意當季節性蔬果或食物。理論來說:溫室里不管是養殖或種植的,確實很難達到所謂的季節食物,科技先進一年四季的食材、食物,不管什麼時間點都可以吃得到你想吃的,現在會做到實在是很難實現。


IBTimes中文網:慢食主義是否在某些地方與中國傳統飲食習慣有相似性?

羅秀玉:慢食主義像中國貴州的傳統飲食,跟50年代的台灣的飲食很相似,氣候和環境的因素,所以只能種出當季的時令的食材。

IBTimes中文網:在你看來,如何算得一個真正的慢食主義者?

羅秀玉:我個人來說:要當個慢食主義者確實不簡單,因為你無法確定食物的來源是否真有機還是冒牌的有機,而我是比較另類的那一型。因為,小時候家裡有種過蔬菜和腌制一整年可以吃的食物,所以就比較清楚跟四季食物的安全性,就可以放心的使用食物的快樂。

IBTimes中文網:慢食主義運動創始人Carlo Petrini認為食物是定義人類個性的基本要素,因為人所吃的東西一直都是文化的產物。這方面,你有切身體會嗎?

羅秀玉:慢食主義運動創始人Carlo Petrini 他注重的是食物文化、來源和基因的傳承。因為他知道生產者的小農民的辛勞和付出,最主要是小農願意堅守上一代所遺留下來的那份文化產物,值得他們的保護和傳承,創始人看到這份的真誠理念所以推動了慢食運動,這樣的執着也是我願意跟隨學習和推廣的因素。


IBTimes中文網:慢食主義提倡6個“M”:MEAL(美食的佳肴)、MENU(精緻的菜單)、MUSIC(醉人的音樂)、MANNER (周到的禮儀)、MOOD(高雅的氛圍)、MEETING(愉悅的面談) ,除了“食”,對用餐環境,用餐禮儀也有較高要求,除了去餐廳,在生活中人們可以怎樣實現?

羅秀玉:慢食主義提倡這6個M,其實不用到高級的餐廳就能夠享受得到。我一位同學是蔬食美食家,他有一塊不算很高的山地農場,我常會跟着他一起上山去享受山中清涼的度假,山上農場里的每一草一物都可以采來做成美味佳肴,就所稱的當地當令的美味食材。美食家的她隨手一採的野菜材料都可以燒出一桌美食來。烹飪好食物端上桌后,我們兩三個人就坐下在農場的石桌交流對談美味的食物。而山中的雲霧隨時會飄過來幫我們造景一起同樂。山裡有蟬叫、還有各種鳥類的歌唱聲,大自然的音樂就這樣演奏起來了,傾聽自然的音樂,閑坐在山中雲端上享用着美食的樂趣。食材和菜單的每一道菜都是農場里自然生長的野菜、野草就是我們眼前最健康的美味食物。用餐當中松鼠也成隊而來享用農場主人賜給它們美味食物、而猴子攀爬在大樹上與我們來作伴。這樣的場景在都市裡的五星級餐廳用餐是無法實現得到的,而我們卻能在優雅的山上雲霧裡享用最高級的五星級美食。


IBTimes中文網:慢食主義倡導的理念與“樂活”(LOHAS)有沒有聯繫?

羅秀玉:慢食主義倡導和理念,目前在亞洲地區還不是很普遍。在樂活這方向是比較多,但是要連結起來好像不是想象中那麼的容易。


慢食主義運動在台灣:推廣還需時間

IBTimes中文網:你是在怎樣的機緣巧合下投入了慢食主義運動?

羅秀玉:我接觸慢食是一個偶然和不經意的當中所投入的,這可能跟我的行業有關,因為我是從事網絡信息行業的業務,在偶然的無遠弗界發現了慢食主義運動,觀望了國際慢食的宗旨理念吸引了我,慢食主義運動很適合在台灣來做推廣,就一個理念讓我全心投入在慢食運動無法脫逃。

IBTimes中文網:台灣慢食主義運動開展情況如何?

羅秀玉:我的真心話,台灣慢食主義運動推廣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所以我們慢食協會不斷努力的在做推廣,希望能將台灣推廣展現慢食運動。


IBTimes中文網:慢食主義在台灣民眾接受度如何?

羅秀玉:慢食主義在台灣的接受度還很低,因為人們認為慢食就是慢慢吃,當我要邀請支持者來參與的時候,一句話就打倒了,我吃飯很快不要找我,就這樣無法說下去。


IBTimes中文網:台灣慢食主義協會有沒有一系列系統的活動進行推廣?成果如何?

羅秀玉:台灣慢食協會這幾年來總算小小的有成果,有部分有國際觀的人士對歐洲國家慢食的響應,也漸漸可以接受並少許的增長加入慢食協會運動。

IBTimes中文網:希望通過慢食主義運動推廣怎樣的生活理念?

羅秀玉:台灣慢食協會希望藉由慢食運動來帶動生活理念,盼能夠藉由慢食協會活動推廣,提升小農們的永續經營而能刺激到消費者的支持和推廣。


IBTimes中文網:在台灣開展慢食主義運動,有沒有與台灣文化相結合,不管從推廣的理念上還是形式上?

羅秀玉:台灣慢食運動是一個理念很好的推廣,但是要跟台灣文化結合還真有點難,我們找過,因為慢食協會沒有支持者來的經費,要跟文化結合沒經費是行不通的,要跟政府要經費也不是一般協會就可以要得到的,除非後面有依靠,不然就算我們協會有滿腔的雄壯理念要來結合推廣,難啊!

結語

羅秀玉理事長寄語慢食未來與發展

為迎合國際化及時代潮流,全球重觀光及休閑農產品在台灣永續發展之日益重要角色情勢,休閒遊憩產業之管理需要發揮本土特色、創造獨特魅力與提供國際水平服務質量。台灣慢食協會特別在人文、休閑、教育與健康飲食這個方向。並強調在感官、視覺、嗅覺、味覺、觸覺全方位的教育訓練做全方位的推廣,以奠定人們優質專業的健康人生。

“慢食”是指生活態度及各地方的文化生態美食。進而推動健康有質量的農產品,保護具技藝性、傳統性的製造方法,以及快要隨時代消失的各種傳統烹飪習俗,提升地方飲食文化的標準與質量。期使每個人深烙對“生態美食”慢食的認識,用更為友善的態度去對待體認我們生長的環境,並了解產業發展狀況,同時建立國際良好互動,創造二十一世紀國際化專知與能力。

 

本文版權歸IBTimes中文網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如欲轉載,請取得授權,並按照協議註明來源。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