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網研究員 劉靜 | 2013年08月12日 星期一 17:41 PM

《朱鎔基上海講話實錄》8月12日由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發行。至此,這位淡出政壇十年的總理再次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對於這位改革家的評價,外界也是莫衷一是。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經濟學研究員史嘯虎認為,朱鎔基任上的最主要的政績有兩條:一是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挽救了瀕臨崩潰的中國經濟;二是力主加入世貿組織並徹底廢除和改革了原有的那些落後而錯誤的經貿制度,使中國經濟和對外貿易進入了一個迅速發展的時期。

1991年朱鎔基上調中央成為主管經濟的副總理,並在十四大后入常成為實際上的總理。當時,中國剛剛經歷國內 的學潮動亂,國外蘇聯解體,政改之路幾乎被堵死;經濟上,面臨著價格雙軌制的困擾。兩度累積的經濟沉痾讓當局者意識到,中國經濟必須交給一個內行專家處理,因此鄧小平把創造新經濟模式的重任交給了朱鎔基。

受命於危難之時的朱鎔基,通過推行分稅制、國企改革、匯率並軌等措施,使得中國經濟保持近二十年平均9%的增速。

其中,最難辦是財稅改革。朱鎔基要推行分稅制,把稅源分成中央稅、地方稅和中央地方共享稅3種,目的是把地方拿大頭、中央拿小頭的財政格局掉個個,而這簡直就是在割地方大員的肉。

對此,朱鎔基後來回憶說:“實行分稅制,來自地方的阻力非常大。我是一個省一個省地去談,商量,妥協,總算談下來了,我自己則掉了5斤肉。”

朱鎔基改革另一重大舉措是匯率並軌。1993年底朱鎔基宣布自1994年元旦起取消雙軌制,實現匯率並軌。此舉不僅減少了官倒的行為,更使得之後中國免遭東亞金融危機的毀滅性衝擊。

縱觀全局,可以看出,朱鎔基改革措施,是以增強中央政府的經濟主導權為目標,從體制外的增量改革變為體制內的改革,改革的主導權由地方上交中央,由民間還給政府。

對此,中國知名財經作家吳曉波認為,朱鎔基改革是王安石變法后,最偉大的和最為深刻的整體配套改革,影響至今,其基本思路在中國依舊未變。甚至,有學者認為,朱鎔基通過政府強制干預來促進經濟發展的方式,塑造了中國的轉型經濟學。

然而,改革往往是得失相伴。朱鎔基的改革措施所帶來的不利影響,也為不少人所詬病。對此,評論家王霄認為,朱鎔基改革失誤有三:一是糧食統購統銷制度,二是大學擴招且產業化,三是國企改革。

其中,第一點爭議最小,連朱自己也承認;第二點有點爭議,但不怎麼公開,其實大家心裏明白;第三點爭議最大。

王霄認為,朱鎔基在涉及國企改革方面,因缺乏行之有效的方案和具體到位的策略,加之中國官僚階級以權謀私的推波助瀾,導致改革出現質的惡化。大量國有資產流失或被個人侵吞,產生了權錢勾結,造成極大的社會問題以及動搖政府的公信力。

不過,王霄同時也指出,雖然我們今天可以譴責國企改革的諸多失誤,但是,過分地指責朱鎔基是不公平的。這是因為,在政治體制不變的情況下,任何優秀的領導人的改革都會南轅北轍。朱鎔基國企改革的失誤,在某種程度上體現出,現行政治體制使得中國官僚階級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巧取豪奪成為可能。

綜合地講,正是由於政治體制改革未能與經濟體制改革同步,經濟改革在涉及根本體制和社會公共利益時,現行體制既不能提供相關利益主體的利益表達渠道與協商平台,又不能吸收真正的專家的意見,不能集中社會第一流的智慧,僅僅是為了給政府卸包袱(如醫療改革和住房改革),或者為了減緩就業壓力和擴大內需(如高校擴招和產業化),就使政府輕率地做出了有失公平和後遺症很大的決策。當時做出這種改革決策的國家領導人如朱鎔基,都是極其優秀的政治家和治國專家。他們在決策方面的失誤,其實不是他們個人的失誤,而是體制的缺陷。

談及自己的“功過”,朱鎔基曾說:“個人功過,我自己有一本帳,人民有一本帳,工作過的地方、部門有一本帳,中央也有一本帳。對於功過、得失,我還有何求呢!我會在臨別的時候,向黨、向人民交個底:朱鎔基就是這點本事和能發揮的作用,對於一切批評、指責、反對意見,我都能容納,相信歷史會作出結論的。”

功與過,歷史會作出結論,或許這正是其改革成果最好的註腳:歷史是改革最好的檢驗者。從秦時商鞅變法,到宋代王安石變法,再到近代李鴻章等人掀起的洋務運動,改革者功過是非,向來為後人所爭議。

但不爭的的是,人們對變革者勇氣與魄力的肯定。在中國,變革者往往沒有落得好下場。管仲、商鞅、王安石......莫不如此。

這也就不難理解,1996年歲末,朱鎔基副總理在北京看話劇《商鞅》時,為劇情所動,潸然淚下。商鞅以驚人的勇氣掀起改革之潮流,終為頑固派羈絆,車裂而死。此事雖已過去2000多年,然而以古衡今,焉能不令人慨嘆。

即使如此,1998年,剛剛就任總理一職的朱鎔基仍在國務院第一次全體會議上表明改革決心:“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勇往直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或許,這也是當下中國出現“朱鎔基熱”的主要原因之一。當下,中國人對日趨嚴重的貧富差距、房價高企、腐敗泛濫等社會亂象以及管治乏力,普遍感到無奈,迫切希望能夠出現一位“快到斬亂麻”改革者,因而滋生了一種“國亂思良將”的情緒。

民眾在深受朱鎔基在位時於經濟體制全面的脫胎換骨的改革恩惠后,面臨著如今全球經濟危機此起彼伏;加之,自朱之後,中國經濟體制改革陷入停滯,既得利益集團猶如鐵幕般堅固,房價十年上漲了多倍。

民眾更寄希望於出現一個雷厲風行、無私磊落、大刀闊斧的改革者。

 

 

 

 

 

 

 

 

 

 

 

 

 

 

 

 

 

 

 

 

 

 

 

 

 

 

 

 

 

 

 

 

 

 

 

 

 

 

 

 

 

 

 

 

 

 

 

 

 

 

 

本文版權歸IBTimes中文網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如欲轉載,請取得授權,並按照協議註明來源。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