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16:22 PM

北京車庫咖啡允許用比特幣(bitcoin)消費,科普網站果殼網宣布其在線銷售的智能手錶支持比特幣付款、百度旗下提供網絡安全服務的網站加速樂也支持比特幣結算,盛大網絡旗下的地產開發商盛旅置業甚至在上海推出了支持比特幣購買的實體樓盤......

似乎一夜之間,2008年誕生的網絡虛擬貨幣--比特幣已經進入中國日常的經濟生活。比特幣“野蠻生長”的步伐還在加速,剛剛上線4個月的中國比特幣交易平台okcoin宣布“日交易額最近幾天從3000萬人民幣的高點迅速飆升至1億,一天的成交量達到上線4個月的總累積成交量。”

比特幣大熱的背後,我也有五個擔憂。

擔憂一:普通消費者群體認知不足,流通極大程度受限

2008年11月1日,一個自稱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的人在一個隱秘的密碼學評論組上貼出了一篇研討陳述,陳述了他對電子貨幣的新設想--比特幣就此誕生。2009年,比特幣的首筆交易完成。短短三四年,作為一種虛擬貨幣,除了一擲千金的土豪們,普通消費者群體特別是中國民眾,如果不有意識的去專門了解,壓根就不知道比特幣,更難以知道它。而且世界上現行的法定流通貨幣不包括虛擬貨幣,比特幣的流通極大程度上受限。

2013年10月底,註冊地位於香港的GBL比特幣交易平台突然跑路,瞬間捲走了超過3000萬人民幣資金,留下的,是萬千投資人的氣憤和嘆息。類似的事件在全球也有發生,這更讓普通消費者群體對比特幣產生了誤解。但願隨着接入支持比特幣支付的消費機構不斷增多,加上更多的國家和政府從法律上認可比特幣,讓普通消費者群體比特幣的認知和流通有所改善。

擔憂二:價格上下波動劇烈,泡沫經濟損害投資者利益

比特幣用揭露散布總賬擺脫了第三方機構的制約,中本聰稱之為“區域鏈”。用戶樂於奉獻出CPU的運算能力,運轉一個特別的軟件來做一名“挖礦工”,這會構成一個網絡共同來保持“區域鏈”。這個過程中,他們也會生成新貨幣。買賣也在這個網絡上延伸,運轉這個軟件的電腦爭相破解不可逆暗碼難題,這些難題包含好幾個買賣數據。第一個處理難題的“礦工”會得到50比特幣獎賞,相關買賣區域加入鏈條。跟着“礦工”數量的添加,每個迷題的艱難程度也隨之進步,這使每個買賣區的比特幣生產率保持約在10分鐘一枚。

此外,每到達21萬個區域,獎賞就折半,從50比特幣減到25,再從25到12.5,繼續下去。到2140年,比特幣將到達預訂的2100萬枚上限。

儘管比特幣作為虛擬貨幣總量既定在2100萬枚,但每一枚比特幣可以分割到小數點后8位。受到黑客攻擊、資本做空等種種因素影響,比特幣的價格上下波動劇烈。大量炒家介入,導致比特幣兌換現金的價格如過山車一般起伏。2013年4月世界比特幣價格出現大幅飆升,但隨後劇烈波動,5月時價格在120美元附近,期間最高曾觸及266美元。

就在今天,2013年11月13日,比特幣最高的成交價又飆到401美元,摺合2450元人民幣......比特幣這種過山車一樣的價格波動,讓很多財經觀察者和我一樣擔心,比特幣最後演變為一場龐氏騙局和泡沫經濟。

擔憂三:無政府無邊界行為,出現政府禁止交易的現象

虛擬貨幣除了網絡遊戲里的遊戲幣、互聯網公司用於購買本公司網絡服務的貨幣,就是像比特幣這樣的互聯網全世界性的虛擬貨幣了。比特幣不由哪個具體政府和它的中央銀行負責發行,具體的使用、流通也沒有哪個國家的法律進行規定。比特幣進一步發展,可能會威脅傳統貨幣的利益,貨幣發行者不會把權利讓給一個p2p的開源算法。

因此各國政府很有可能宣布比特幣非法。這種無政府主義,無邊界行為,已經遭遇了政府的禁止:泰國禁止比特幣交易,美國查處比特幣地下交易網站“絲綢之路”。

但比特幣不僅是一種虛擬貨幣,更代表了一種思想和一場社會實驗,未來社會的主要流通貨幣應該就是虛擬貨幣。比特幣正在試圖用實踐證明貨幣的非國家化、去中心化,以及多種貨幣自由競爭的可行性。如果比特幣的固定總量設計確實無法應對未來經濟,那麼比特幣2.0、3.0就會應運而生,與比特幣同台競技。

比特幣更是一場運動,一種思想。比特幣已經重新定義貨幣,也將顛覆人類對貨幣的認識。這就好比一顆種子,種下的時候也許無人知曉,發芽的時候也許毫不起眼,但當種子漸漸長大,在每個人心裏都有一棵大樹的時候,它就具備了巨大的改變的力量。假設比特幣交易被更多政府甚至各國政府禁止了,那就太可怕了,虛擬貨幣的發展前景也就堪憂。

值得高興的是,2013年10月29日,“世界首台”比特幣自動提款機也已在加拿大啟用,可辦理加拿大元與比特幣的兌換。2013年8月,德國政府認可比特幣作為一個記賬單位。而從美國政府查抄交易網站“絲綢之路”等事件來看,各國對於比特幣的規範化進程也正在加快,如果能得到政府相關支撐下前行和發展,在法律法規的約束下交易融通,比特幣或許能獲得更多的所謂自由。

擔憂四:成為不法分子洗錢工具,助長毒品、軍火、恐怖分子氣焰

黑客組織 "LulzSec" 曾宣布接受比特幣捐贈,宣稱該黑客團體 “需要比特幣捐贈以便繼續他們的黑客事業。絲綢之路是一個匿名化的黑市,市場內的唯一交易貨幣就是比特幣。2011年,紐約州參議員Charles Schumer和西佛及利亞的Joe Manchin致信給美國的藥品管理局,要求對絲綢之路和比特幣展開調查。Schumer說絲綢之路運用比特幣洗錢。2013年10月2日,絲綢之路被關閉。FBI正式宣布已逮捕站主羅斯・烏爾布萊特(Ross Ulbricht)並繳獲他所有的兩萬六千比特幣。

2011年6月,賽門鐵克公司發出警告,殭屍網絡正在參與到比特幣"挖礦"中。 這會佔用受害者的計算機運算能力、消耗額外的電力並導致主機溫度升高。當月晚些時候,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發現一名僱員用公司的服務器進行挖礦。一些惡意軟件也大量利用顯卡的并行計算能力。在2011年8月,比特幣挖礦的殭屍網絡被發現了,被木馬感染的Mac OS X也被發現進行比特幣挖礦。

顯然,作為最熱的虛擬貨幣,比特幣已經引起不法分子的注意,如果成為他們的洗錢工具,助長了毒品、軍火交易,甚至讓恐怖分子的活動得到用比特幣的資金流通,想一想都非常可怕。

擔憂五:交易平台易受攻擊,虛擬貨幣投資功虧一簣

比特幣網絡很健壯,但比特幣交易平台很脆弱。交易平台通常是一個網站,而網站會遭到黑客攻擊,或者遭到主管部門的關閉。比特幣雖然被數據系統保護,如果被黑客攻擊,仍可能會給持有者造成損失,甚至給比特幣本身帶來信用危機。實際上,近幾年來比特幣暴跌的導火索均為交易網站發生系統故障,引發恐慌。

比特幣的交易確認時間也較長。比特幣錢包初次安裝時,會消耗大量時間下載歷史交易數據塊。而比特幣交易時,為了確認數據準確性,會消耗一些時間,與p2p網絡進行交互,得到全網確認后,交易才算完成。2013年9月,號稱比特幣中國最專業交易平台okcoin的論壇里出現了一封致歉信,內容就是關於OKCoin連續遭DDOS攻擊對用戶登錄造成的影響。“100G的流量攻擊,這得多大的仇啊?” okcoin創始人徐明星無奈地說。“100G流量攻擊是什麼概念?可以做個類比,相當於2012年雙十一時天貓的流量。”

這次的攻擊事件情況比較驚險,半夜三點,徐明星連忙找人加強安全防禦。隨後,啟動了分佈式服務器防禦的措施。但還是出現了小插曲--由於網絡故障,一位用戶充值未能及時到帳。在這個延誤期間,比特幣的價格漲了10元。

於是,OKCoin主動賠償了用戶損失的4000多元人民幣。儘管Okcoin交易平台10月底採用最新交易引擎“Bumblebee”(每秒處理5萬筆交易),保證用戶掛單無延時。又採用ssl、Cold storage、gslb等先進技術確保交易的安全、穩定、快捷 ,並且多保險柜進行備份,確保用戶資金安全,並對交易平台丟幣的用戶進行全額賠償。但全球互聯網範圍內比特幣的交易平颱風險仍然存在。

有數據顯示,全球目前已有數千商家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手段,已有多個線上交易平台可進行比特幣兌換,其中較為活躍的有日本的Mt.Gox、中國的BTC China、Okcoin,及斯洛文尼亞的BitStamp等平台。11月12日,火幣網顯示的比特幣人民幣最新交易價格最高已經超過2700元,比特幣交易數量超過4.5萬個。就在7日,該網站顯示的交易價格也只是1800元人民幣。據數字貨幣研究中心Genesis Block統計,中國比特幣市場的交易量大幅增長。

“中國大媽+中國土豪”的投資、購買力,讓整個世界咂舌。截至2013年10月底,中國比特幣每天交易量上升到10萬個,市場份額佔全球的50%,中國已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比特幣市場。比特幣讓人擔憂的地方還是很多,只有解決了這些擔憂,才能讓虛擬貨幣的發展更加順利。

 來源:鈦媒體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