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08月19日 星期二 10:18 AM

經濟納入家暴浪費立法資源?
經濟納入家暴浪費立法資源?

近日,在深圳舉行的反家庭暴力立法研討會上,有關部門透露深圳93.9%的丈夫曾對妻子施暴!160多位專家學者圍繞深圳市婦女聯合會起草的《深圳經濟特區反家庭暴力條例(草案)》進行了熱烈討論。《草案》中語言暴力和經濟暴力也被作為家庭暴力的表示形式,這有別於目前的地方性法規或政策對家庭暴力的界定。(8月18日《新快報》)無論93.9%這一數字是否誇大,但必須承認,家庭暴力越來越成為眾所關注的社會問題,保護受害者權益迫在眉睫。

支持

維護尊嚴的客觀需求

隨着經濟的發展和時代的變遷,其實,家暴的表現形式,已經不僅僅限於過去的簡單的人身攻擊與傷害了,而是出現了新的變種,譬如語言暴力、經濟暴力等都是家暴新的表現形式。而深圳反家暴條例,將經濟傷害和言語傷害,納入家暴範圍,在筆者看來,這不僅是時代所需,更是維護家庭成員人身權益和尊嚴不受侵犯的客觀需求。

實事求是地說,兩口子過日子要想彼此相敬如賓、天長地久地相處,而不產生半點摩擦與矛盾,也是難以避免的。然而,作為家庭成員,特別是男性配偶,動不動就向自己的配偶施以暴行、甚至言語挖苦和經濟制裁齊上陣,實在是讓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這樣的家暴形式,不是隨着時代的發展與變遷而逐漸減少了,事實恰恰相反,深圳93.9%的丈夫曾對妻子施暴!就是最好的明證。因此,要維護家庭成員、特別是處於劣勢地位女性的權益與尊嚴,必須向家暴說不。不管家暴最直接的表現形式是粗暴的動武,還是間接採用語言暴力和經濟暴力,對家庭成員造成最為直接的傷害,其權益都應該得到維護與保障。

過去一方面由於認識的不足,另一方面由於缺乏相應的法律與條例。我們往往只重視家暴的“暴力表現形式”--向家庭成員動武,而忽視了家暴的另一種“軟暴力表現形式”--語言暴力和經濟暴力。這不僅是一種缺憾,更是相關工作沒做到位的具體表現。

說到底,將反家暴條例擴容,不僅是時代所需,更是維護家庭成員人身權益和尊嚴不受侵犯的客觀需求。因此,相關部門對今後的家庭暴力工作,重心和關注點,不但要有所轉移和偏重,而且深圳將經濟暴力和語言暴力,納入家暴範圍,也值得全國其他地方借鑒。

王俊霞

評判

不能有說法沒辦法

將家庭經濟暴力納入家暴範圍,這樣的創舉擴大了反家庭暴力條例的保護範圍,值得肯定。但是,由於家庭暴力本身就取證難度大,經濟暴力的證據搜集更是難上加難,對此條例顯然需要進一步的調研和細化,確定家庭經濟暴力的鑒定條件等關鍵要素,才能使條例的規定真正落到實處。例如,行為人對家庭成員的經濟控制達到了最低多少元,或者占家庭收入比例的多大比例,經濟控制持續的時間超過多久,才能被界定為家庭經濟暴力等,都需要進一步的細化規定。

有專家說,家暴的舉證問題本來就困難,隱蔽性很強,操作難度更大,但不能因為舉證難就不立法。同樣,立法中我們不應當因為規則細化的繁複,而去忽視法條的細化和執行。的確,家庭經濟暴力的界定標準需要大量的調研和論證工作來確立,但這並不是法條空有說法、沒有辦法的理由。作為關乎家庭生活中點滴之事的法條,反家庭暴力立法理應從細微入手,使其更具普適性和針對性。

反家庭暴力立法的意義和目的不單是為了預防,也應是使法條行之有效,具有實際效用。在法治社會中,我們不能僅僅依靠立法的威懾作用來震懾違法犯罪行為,而是應當以細緻條款約束管控人們的行為,以嚴謹細緻的法條的法治效果,來樹立法律法規的威信。因此,反家暴條例,既要對家庭暴力的界定給出說法,更要對家庭暴力的約束和懲治拿出辦法,才能使條例嚴謹有效,避免淪為一紙空文。

侯坤

反對

不具備可操作性

能將語言和經濟納入家庭範圍,足見深圳市婦聯在保護婦女權益方面做出的努力和良苦用心。言語存在侮辱謾罵等將其納入家暴範圍,人們可以理解。可是將經濟也納入家暴範圍,則讓人很費解。

不管是城市居民還是農村人員,現在夫妻雙方都是想方設法去掙錢,基本上夫妻雙方都有獨立的收入,不存在着誰依靠誰生活的問題。退一步來講,就算一方依附另一方生活,另一方在一段時間不給依附方一分錢,依附方也只能默默地忍受,如果急需錢恐怕也會想其他方法解用錢之急。俗話說:“家醜不可外揚。”夫妻一方把另一方打得鼻清臉腫甚至是打傷,受傷者還得想着法子向他人隱瞞,更何況沒有傷害力的經濟“制裁”,更不會向外界求援了。可是怎樣的經濟制裁算家暴,這根本就無法界定。不得不說的是家人之間的經濟來往是道德調整的範疇,法律法規沒必要橫插一杠子。

闖黃燈處罰、公共場所吸煙處罰、帶薪休假等一些執行不了的法律法規,成為聾子的耳朵擺設,已經讓法律法規的公信力受到了不小的損害。現在深圳又要將根本無法執行的經濟納入家暴範圍,不僅是在浪費立法資源,而且也讓法律法規的公信力進一步打折。不客氣地說,將經濟納入家暴是在拿法律開玩笑,無非是想吸引人的眼球以展示自己的政績。現在的群眾對立法的要求不是數量而是質量,要求更管用、更能解決實際問題,而不是一個口惠而實不至的一紙空文。希望深圳市能將經濟移出家暴的範疇,使《深圳經濟特區反家庭暴力條例》更具操作性和可執行力,在維護家庭和諧方面發揮積極的作用。當然,還應深挖家庭不和諧的根源,然後再採取有針對性的措施去化解,家庭暴力的原因並非一成不變,而是與時俱進的!

李方向

提醒

應回歸法律問責

相對於身體暴力、精神暴力和性暴力而言,讓經濟傷害入家暴,既是反家暴內容的創新,更能體現夫妻雙方財產權的平等,夫妻一方無權對另一方的家庭共享財產權進行掌控而家暴另一方。退一步說,即使家庭成員中一方不使用身體暴力而從經濟上控制另一方,造成另一方經濟傷害的,也屬於家庭暴力。因為最高人民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出台的《涉及家庭暴力婚姻案件審理指南》第三條規定,經濟控制也是一種家庭暴力行為。特別是國外也把經濟控制定為家庭暴力。如美國對家庭暴力定義為:“當一方親密伴侶使用身體暴力、脅迫、威脅、恐嚇、隔絕孤立以及情感、性和經濟暴力試圖保持對另一親密伴侶的權利控制時,即發生家庭暴力。”澳大利亞也是將“剝奪物質與經濟資源”定為家庭暴力。可見,而今,讓經濟傷害入家暴,順理成章。

問題是,我國《婚姻法》第三條規定:“禁止家庭暴力。禁止家庭成員間的虐待和遺棄。”為什麼深圳93.9%的丈夫曾對妻子實施家暴?說穿了,我國反家暴法律對家暴沒有量刑的標尺,懲罰辦法也是“追訴式”的而不是“進行式”的。也就是說,這類法律對發生家暴行為只調解而不是懲罰施暴者。因而,治理家暴行為,必須引入問責機制。試想,為什麼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國家的家暴受害者很少?關鍵是他們都成立了家庭暴力庇護場所,受法律保護,能夠及時有效地保護家暴中的受害者,幫助受害者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也就是說,他們敢於依法問責施暴者,嚴重的要追究刑事責任,殺一儆百。道理是相通的。而今,讓經濟傷害入家暴,反“經濟家暴”,彰顯了法治的進步,好是好,但還必須回歸法律問責,走依法治理家暴之道。

玫崑崙

■三言兩語

●將經濟傷害行為首次納入家暴範圍,這對於反家庭暴力,必然具有積極意義,值得讚賞。

--劉中遠

●經濟入家暴?太超前了吧?先切實保護好目前家庭暴力受害者的人身權益再說吧,一步步來。

--趙欣

●出台條例從法律法規高度關注家暴現象,是一種積極擔當,立法先行,觀念先行,這沒有錯啊,不知道為什麼還有反對的。

--穆樹忠

●可操作性在哪兒呢?

--張邵軍

●深圳93.9%的丈夫曾對妻子施暴,對於這個數據,實在不敢輕信。

--魏淑方

●家人之間的經濟來往肯定是一筆糊塗賬,怎麼界定?

--王剛

●別人為放大家暴的現象,九成丈夫有家暴行為?難以置信。

--王麗青

●道德的歸道德,法律的歸法律,不要讓法律越界去干預道德規範,才符合現代法治思想的理念,符合市場經濟發展的潮流。

--馮懷明

來源:北京晨報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