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5年07月13日 星期一 09:00 AM

 

定窯美人枕拍出3.5億港元引爭議 專家稱約值4000萬
定窯美人枕拍出3.5億港元引爭議 專家稱約值4000萬

 

 

天價美人枕拍出幾個問

一件瓷器被拍出3.5億港元的天價,也帶來圈內巨大爭議。

近日,一件宋代定窯的“美人枕”瓷器,在澳門拍賣成交價達3.5億港元。有人質疑該“美人枕”或為贗品,也有人稱,買賣雙方疑似“一家人”,天價拍賣可能另有乾坤......

到底真相如何?本報記者獨家採訪曾經對美人枕做過鑒定的文物專家,專家稱這件瓷器確為真品,估價最多4000萬元港幣。

羊城晚報記者 李鋼

轟動

千萬起拍3.5億成交

這一天價拍賣發生在6月6日,據報道稱,“由中國捨得拍賣國際(澳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捨得拍賣”)主辦的首屆藝術品專場拍賣會贏得開門紅,一件宋代定窯美人枕以3.5億港元的高價落槌,加上13%的傭金,最終成交價高達3.9555億港元,創下今年春拍迄今為止的成交價格紀錄。”

根據記者了解到的拍賣現場情況,這一“美人枕”的起拍價是1000萬元港幣,經過60餘口的叫價之後最終成交。

天價拍賣立刻在藝術品圈子內引起轟動,追問和質疑也接踵而來。

有人質疑,根據“美人枕”的照片,存在着諸多與宋代瓷器特徵不符的地方,由此判斷,可能是一件贗品。

另據記者了解,天價拍得此件“美人枕”的買家是一家名為貴州貴安新區琮尚新文化產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琮尚新文化”)的機構,而此前,曾經將“美人枕”進行公開展示的是北京琮尚國際集團(以下簡稱“北京琮尚國際”)。有一種說法稱,琮尚新文化其實是北京琮尚與貴州貴安新區開發投資有限公司共同合資的公司。如果這一關係成立,那麼,此次拍賣的賣家和買家可能是“一家人”......

調查

買家“出生”僅三天

記者在調查採訪中,又有一些新發現。

據捨得拍賣公司官方網站介紹,這一公司成立於2014年11月,註冊資金為5000萬元。記者根據官網提供的聯繫方式致電該公司,一名持內地口音的男子告訴記者,自己只是看門值班的,公司的負責人已經去了北京,無法聯繫上。記者詢問是否有公司其他人員時,男子回應稱,沒有人上班。而當時卻是正常的上班時間。

記者又查閱了“美人枕”買家--琮尚新文化的資料,發現這家公司的成立日期是2015年6月3日,註冊資本為3000萬元,註冊地為貴安新區湖潮鄉車田村民委員會辦公樓。

根據註冊資料的內容,這間公司成立之後僅三天,就到澳門參加了拍賣會,天價拍下了“美人枕”。

而據該公司董事李國鳳的說法,“美人枕”將在貴州貴安國際民族文化產業園內落戶。

疑問

買賣雙方是否“一家”?

那麼,買家--琮尚新文化與北京琮尚國際究竟是什麼關係?

記者調查后發現,琮尚新文化的股東是一位名叫“張權忠”的自然人股東和一名法人股東--廣東琮尚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廣東琮尚”)。“張權忠”同時又是廣東琮尚的法定代表人,廣東琮尚的股東則為“陳海斌”、“門耕宇”和“那瑩”。

此前提到的北京琮尚國際註冊名稱為北京琮尚國際投資有限公司,股東分別為“苑富強”、“張雨薇”和“劉立新”。

從這些資料來看,北京琮尚國際和貴州琮尚新文化之間,並沒有隸屬關係。

不過,另有一家名為“北京琮尚國際文化藝術品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和自然人股東正是“李國鳳”。此外,還有一家“北京琮尚國際拍賣有公司”。

究竟有多少“琮尚國際”?

有知情者稱,這一系列的“琮尚”,可能都與廣東琮尚有千絲萬縷的聯繫。記者從廣東琮尚的官網上獲悉,這一公司是由香港萬豐國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於2012年正式代理簽約成立,是香港萬豐大陸區的總代理,負責香港萬豐在大陸區域開展相關業務。目前,廣東琮尚已經在全國各地成立了12家子公司。

記者與廣東琮尚進行了聯繫,希望能夠採訪到該公司的負責人。但前台接待小姐稱,目前公司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採訪。而另外一名男性工作人員則向記者表示,“美人枕”的拍賣與廣東琮尚沒有什麼關係,都是“北京琮尚國際”方面進行運作的,“彼此都是獨立法人”。

揣測

天價拍賣有無“炒作”

一名對拍賣界非常熟悉的資深收藏家王明(化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這件'美人枕'即使是真品,也不值這麼多錢。”

至於為何拍出天價,各界議論紛紛。有人猜測,是否因買家對“美人枕”情有獨鍾所以不惜代價?還有人猜測,可能是買家沽名釣譽、顯示實力。更有業內人士懷疑,這裏面是否存在“炒作”?

王明介紹,拍賣圈裡的天價拍賣有時可能暗藏“炒作”,其目的有幾種可能性,一是在形成天價之後,由於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員不太懂行,所以就以此向地方政府要政策,謀取經濟上的利益。“這種情況在許多地方都發生過,因為不少地方也想發展文化,想做博物館,那就必須有鎮館之寶”。

王明說,由於在港澳地區註冊拍賣公司相當容易,所以業內的一些天價炒作行為,就是專門在港澳開設拍賣公司后再進行的。

而另一種可能性,王明認為是要做藝術金融。

“也就是將藝術品金融化,比如將某一件藝術品拍出天價后,就可以將其作為一個金融產品,進行金融運作,將其做成藝術品信託產品,從而可以進行募資。”

王明告訴記者,2012年以前,國內出現了很多藝術品基金,都是搞藝術金融的,但是出現了很多問題,基本沒有成功的,所以在2012年被叫停了。

“這種金融運作,對於運作者來說,其實目的就是為了圈錢,往往不會考慮藝術品是否具有保值增值的作用,很多當年天價的藝術品現在都值不了幾個錢,只能由最後的接盤者放到保險柜里去了。”

至於“美人枕”是否存在類似的可能,專家稱還待考證。

而藝術評論家江因風接受本報採訪時介紹,根據他的調查,廣東琮尚的主營業務包括了藝術品理財和原始股購買,投資者投資了該公司的相關產品之後,可以獲得18%至20%的年回報。

估價

專家稱僅值4000萬

因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肯定了“美人枕”的價值,中國藝術品市場管理委員會會長李彥君曾被捲入爭議。

但李彥君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的獨家採訪時回應稱,自己其實肯定的是“美人枕”本身的文物價值,但並不認可這一天價,而自己當時出現在拍賣現場,其實是接到拍賣公司的邀請,與琮尚國際方面沒有什麼關係。

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中,李彥君發表了聲明,稱自己“沒收過買家賣家一塊錢,人家買賣也不是我鑒定的,後來開研究會我才看實物鑒定,我只是對記者採訪點評而已,炒作的價格我是在媒體批判的,並同時指出價格超出應有價值,買賣我並不知情,而且均和我無關。”

對於有人認為這一“美人枕”是贗品,李彥君則告訴記者,許多持此觀點並進行攻擊的人,其實並沒有見過實物,而實物本身是經過了十餘位專家的鑒定,以及香港中文大學的權威熱釋光檢測的,本身是真品無疑。

只是,對於“美人枕”的價格,李彥君不認可將近4億港元的天價。他告訴記者,“美人枕”因為損壞而進行過修復,如果損壞程度較嚴重,那麼可能估價不到2000萬港元,如果損壞程度不嚴重,那麼他估價大概是在4000萬港元左右。

對於此次拍賣出天價,李彥君稱,許多拍賣品的持有人都希望自己的藏品能夠拍出一個好價格,“這種炒作其實是形成了一種價格符號,而不是真正的市場價格。”

回應

“許多報道並不屬實”

“許多報道都是不真實的,完全不是他們說的那樣,我們本來並不准備對此事做什麼回應。我們正準備找律師起訴,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身為北京琮尚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北京琮尚國際拍賣有限公司兩家機構股東的苑富強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確認了要採取法律是手段來進行應對的消息。

在“美人枕”拍賣當天,苑富強也是現場的競拍者之一。

對於輿論質疑,他回應稱,此次拍賣的“美人枕”本身並不屬於北京琮尚國際,去年進行的展示活動,北京琮尚國際也只是向擁有者借展而已,因此,在澳門進行的拍賣根本不是琮尚集團內部的自買自賣行為。

“對於東西(美人枕)的真假,我們自己也鬧不太明白。”

“貴州的琮尚和北京的琮尚確實都屬於一個集團,但是彼此都是獨立的,是兩回事。我當時確實參與了拍賣,但是貴州方面把美人枕給買下來了,和我們沒有關係了。所以不存在自買自賣的事情。”

記者向苑富強提出要採訪李國鳳,對此,苑富強則表示,李國鳳不接受任何媒體採訪。


來源:羊城晚報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