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吳若愚 | 2015年12月14日 星期一 10:29 AM

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公祭日,78年前的今天,日本軍國主義在南京殺害30萬中國人,這是中華民族被外族入侵多此“屠城”事件中的一起,因為在蒙古人入侵時有過“屠城”,在滿族人入關時也有過“屠城”。雖然我們今天的國土已經包括了幾百年前的蒙古地盤的一部分和滿洲國的一部分,說起來也是民族大融合了,但是,當年的蒙古人和滿族人進入中原時,他們可沒想過什麼民族大融合,他們只想以野蠻的遊獵民族來奴役中原的農耕民族,只是後來漢族人奪去了政權,然後他們的地盤也就歸我們了,於是滿蒙也就成為中國這個多民族國家中的其中兩個少數民族了。我就想,假如日本人也和滿蒙兩個民族一樣征服了中華民族,大和民族是否也會成為中華民族的一支呢?日本的地盤會不會也因中國人奪去政權后成為中國的國土呢?

歷史當然沒如假設一樣發生。但當讀到十幾個日軍就能押解上萬中國俘虜的文章出現時,這不但讓我震驚,而且讓我憤怒。我終於知道,在中國歷史上雖然出過無數的英雄豪傑,同樣出過無數的怯懦國民。什麼原因導致這些怯懦國民的出現呢?我以為應該與我們的文化有關,那就是長期的奴化教育使國人失去了血性,因為延續兩千多年的封建文化的核心都是忠君思想,而忠君思想所導致的就是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和反抗精神,也正因為如此,當無能的朝廷受到外敵威脅並無力抵抗時,國民也隨之成為了外族的奴隸。

有人說“多難興邦”,說我們中華民族總是要被逼到懸崖邊時才能背水一戰,然後置之死地而後生,也許這就是中國始終落後於日本和西方的原因,因為我們總是處於守勢,總是要讓別人打得沒退路了才奮力一搏,這似乎就像一個昏昏欲睡的人,必須讓人隨時敲打着才會清醒。所以,我以為“多難興邦”是帶着幾分惰性的,是不思進取的表現。

那麼,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文化來知道我們的民族和武裝民族的頭腦呢?我想,我們雖然不能稱霸,但至少我們不要太文質彬彬非要讓人逼到牆角才出手,而是應該你打我一拳,我必須踢你一腳,而這種態度並不是真的去打,而是一種精神。這種精神在中國文化中是沒有的,所以就要向其他民族學習。比如日本的明治維新就讓日本徹底改變了儒家文化的束縛,比如俄羅斯人該出手時就出手的戰鬥精神總是立於不敗之地。當然,這麼說,總有人認為這是莽撞,沒智慧,但我們總不能總是多難然後再興邦啊!難道我們變得主動一些就不行嗎?

作者微信公眾號luobichj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