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6年01月19日 星期二 08:52 AM

央行放大招打擊人民幣空頭
央行放大招打擊人民幣空頭

儘管當前人民幣離岸市場貌似“風平浪靜”,但中國央行並沒有停止打擊人民幣空頭的腳步。為穩定人民幣匯率,昨日,央行在其官網表示將於1月25日起正式對境外金融機構在境內存放業務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政策。業內人士表示,這將會對人民幣在岸和離岸的套利資金“釜底抽薪”,再做空人民幣並不容易。

境外機構須提取準備金

央行決定自今年1月25日起,將對境外金融機構在境內金融機構存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率政策。 目前,央行規定,對於大型商業銀行執行17%的存款準備金率,部分小商業銀行執行15%的存款準備金率。而在2014年12月,央行曾發文,規定將境外金融機構在境內金融機構存放業務納入存款準備金交付範圍,不過當時存款準備金率暫定為零。

黃金錢包首席研究員肖磊看來,“當貨幣市場出現流動性問題,央行就會對金融機構採取一些管制措施。要注意到早前入駐境內的境外金融機構吸收存款會比較弱,吸納的人民幣存款沒那麼多,為了不打擊境外金融機構的積極性,當時央行並沒有採取相關措施”。

“近期香港離岸市場和在岸市場人民幣匯率反常,套利資本流動頻發,央行應該注意到這種情況才會正式執行該新政。”肖磊表示。

央行則表示,“對境外金融機構境內存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率,有助於引導境外金融機構加強人民幣流動性管理,促進境外金融機構穩健經營,防範宏觀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

渣打銀行策略分析師劉潔稱,“央行此舉主要是收緊在岸市場流動性而非境外,新政策會推動今後境外銀行陸續將資金撤離境內市場”。

打出限制外流組合拳

實際上,在業內人士看來,央行之所以對境外金融機構存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政策,與目前在岸和離岸市場套利資本流動加劇有關。

上周,因國內宏觀經濟尚未企穩,人民幣貶值預期增大,國際做空資本選擇了離岸人民幣成為了做空標的。受此影響,離岸和在岸人民幣匯率雙雙下跌,一度拉開1000點以上的差距。

“為平穩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央行在這種情況下入場拋售美元,購入人民幣,在岸人民幣匯率提升,受此影響,大量離岸金融機構的套利資本趁機迴流進入國內。”肖磊表示。

在北京大學經濟學院金融系副主任呂隨啟看來,“這部分套利資本非常危險,境外的存款跟國內的存款性質是一樣的,需要借貸給需要資金的一方,如果出現問題,承擔風險的就不只是境外金融機構,還有整個國內的金融系統”。

“對於解決國際套利資本加劇流動,對境外金融機構存放執行正常存款準備金率是'釜底抽薪'的辦法之一。假如按照國內目前的存款準備金率17%來算,之前離岸100元的套利資金進入在岸能夠換算成101元,現在要先交17%的準備金,這對於套利資本來說是非常不划算的。”肖磊還表示。

“一般來說控制貨幣的手段有兩種,一種是利率的變化,一種是量化調整,存款準備金作為一種量化的手段,是一種非常嚴格的風險管控,這表明央行已經注意到當前人民幣匯率面臨的挑戰。”呂隨啟稱。

人民幣空頭再遭打擊

面對央行的“步步緊逼”,國際資本炒家可謂是“節節敗退”。

受央行新政影響,昨日早盤,離岸人民幣一度大漲近400點。截至下午16時31分,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上漲0.26%,報6.5966;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上漲0.07%,報6.5791。

此外香港人民幣隔夜Hibor下降32個基點至1.779%,再次創下新低,值得注意的是,香港Hibor一周期則出現上漲370個基點至11.9%;3個月期則上漲127個基點至9.75%。

“這樣的數據已經達到央行想要的效果,隔夜資金流動性相對不缺,市場對於人民幣的預期就是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會越來越小,說明大家覺得長遠來看央行還會幹預,這樣很多參與做空投資的資本就不會參與。”肖磊表示。

“短期內再參與人民幣匯率的做空似乎不太可能,但還需要注意今後國際資本再次捲土重來。”呂隨啟表示。

在肖磊看來,當前人民幣確實有貶值需求,但是沒有貶值基礎。很長時間以來人民幣和美元掛鈎近80%,人民幣之前實際有效匯率增得太多,就是因為人民幣和美元掛鈎的太多,現在人民幣和美元掛鈎只有20%,所以是主動貶值,對於實際有效匯率的改革是有利的。

“自我國人民幣匯率實施改革以來,人民幣匯率都是升值的,只不過那個時候都是以人民幣升值來套利的,現在套利資金則需要以人民幣貶值來應對,造成金融機構的轉變,人們對於人民幣的貶值也形成了一個不好的預期。要改變這種局面,關鍵還要靠人民幣中間價改革,讓人民幣匯率波動的幅度更大,引導市場去適應這種波動空間,才不會對人民幣貶值感到擔憂。”肖磊稱。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鄒晨輝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