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6年01月29日 星期五 20:55 PM

 

四年來,“模式費”從數百萬漲到數億元
四年來,“模式費”從數百萬漲到數億元

 

 

因製作《中國好聲音》聞名的上海燦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昨日公開聲討研發《The Voice Of......》系列節目模式的荷蘭Talpa公司兩大“罪狀”:違背國際慣例,索要數億元一年的天價模式費;單方面撕毀合同,在合同有效期內將模式轉授給唐德影視。

2012年,燦星製作與浙江衛視從荷蘭Talpa公司引進《The Voice Of......》節目模式,並製作成《中國好聲音》,至今已播出四季。據燦星方面的說法,其手中持有《The Voice Of......》節目模式直至2018年之前的“獨家續約權”。但在今年1月20日,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發出公告,稱其與Talpa公司簽署了合作意向書,Talpa公司向唐德影視授予《......好聲音》的相關權利並向後者提供相關服務。1月21日,燦星製作向唐德影視發出律師函,要求停止“侵權”行為。1月27日,Talpa公司發出禁制令,禁止燦星製作繼續製作及播放《中國好聲音》第五季節目。1月28日,燦星製作通過多個新媒體渠道斥責Talpa的違約行為。直至昨日截稿時止,唐德影視和Talpa均未對燦星的公開表態作出公開回應。但當天,全國不少媒體記者都收到了唐德影視將於今日於北京召開“與Talpa公司簽約《好聲音》”之新聞發佈會的邀請通知。顯然,無論是Talpa公司還是唐德影視,均未因燦星製作的激烈態度而讓步。

昨日下午,燦星再發消息稱,其母公司星空傳媒已啟動針對Talpa的國際訴訟,擬將在荷蘭、英國和美國同步起訴,狀告Talpa單方面撕毀合約的行為。

突然出現的“第三者”

浙江唐德影視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06年,2015年在創業板上市,其主要業務是影視產品的投資、製作、發行和衍生業務,包括海外合拍和海外發行。從成立初,唐德影視便因跟多位圈內大咖“長期的深度戰略合作”而在影視圈中聞名,在其公司官網主頁的“簽約明星”一欄中,便赫然有趙薇、范冰冰、王學圻、張豐毅等17位明星在列。

1月20日,唐德影視發表股票公告,宣布與Talpa 簽訂了《<......好聲音> 模式交易及合資公司交易--意向書》。意向書中表明,雙方將共同成立合資公司,Talpa向唐德影視授予《......好聲音》(“The voice of......”)節目相關權利,並向後者提供相關服務,具體內容包括唐德影視將擁有《......好聲音》的使用,包括發行、營銷、廣告及其他開發模式,以及授權他人使用或開發的權利。因此該公告一出,圈內便有說法稱,從此唐德將成為Talpa在中國的“代理人”。但意向書並非正式合同,雙方必須在2月8日當天或之前簽署最終模式協議,才算真正達成合作。而唐德影視通知媒體在1月29日召開其與Talpa公司的簽約發佈會,正是在2月8日之前。記者昨日致電唐德影視相關人員,但對方沒有接電話,也沒有回短訊。

飛漲的天價“模式費”

根據唐德影視所發的公告,其與Talpa的模式協議生效日期是從簽約日開始的四年內,如此次簽約順利,雙方在《......好聲音》的合作將持續至2020年。但根據燦星製作的說法,他們手中卻已握有該節目模式2018年之前的獨家續約權。至此,兩虎相爭的尷尬局面已經形成。

已經製作過四期《中國好聲音》的燦星製作昨日在其發表的聲明中指出:《中國好聲音》的中文品牌屬燦星製作與浙江衛視共同擁有,Talpa公司無權授權任何一方製作名為《中國好聲音》的節目。除了斥責對方單方面毀約,將節目模式轉授他人外,燦星製作還在聲明中著重指出其與Talpa公司在“模式費”上產生的矛盾。據業內普遍猜測,這才是雙方合作4年後突然“撕破臉”的關鍵所在。燦星方面指出,按照國際慣例,一檔節目的“模式費”應占節目整體製作費的5%左右,因此在2012年,即燦星引進《The Voice Of......》的當年,他們向Talpa支付了“模式費”200多萬元。但燦星透露,在第二年的續約談判中,Talpa公司即以“國內有其它衛視及製作公司願意出1億元採購《The Voice Of......》節目模式”為由,試圖將“模式費”漲至每年1億元,最後燦星則在艱難談判中將價格談至6000萬元。

燦星還稱:Talpa在2014年和2015年均鼓動其它製作單位搶購《The Voice Of......》,但未獲得成功,因此“模式費”未曾漲價,燦星製作也由此獲得2018年之前《The Voice Of......》節目模式的獨家續約權;但在今年初,Talp公司卻突然單方面拒絕與燦星製作進行續約談判,並迅速與唐德影視簽訂了意向書。據燦星說,他們如今得到的消息是:如要重新開啟續約談判,燦星被要求必須先承諾每年向Talpa支付高達數億元人民幣的“模式費”。

或出現原創“好聲音”

燦星方面昨日還表示,“模式費”的盲目上漲並非他們一家公司遇到,而是國內不少現象級節目在成功之後都會遇到的普遍問題。這導致很多節目的“模式費”初始只有100萬元至200萬元,但續約時卻普遍超出了2000萬元。燦星認為,這些節目的成功關鍵不僅在於原有模式,還在於本土化改造、製作水平、播出平台的熱度以及綜合宣傳營銷等多方面。他們以《中國好聲音》舉例,四年來Talpa公司除了第一季曾派一人來現場工作了兩天之外,其餘均未介入,但如此便在四年中坐收了2億元。

1月27日,Talpa公司向燦星製作的母公司星空華文傳媒發出禁制令,聲稱雙方合約在1月8日即已終止,並未續約,因此禁止對方製作與播出《中國好聲音》第五季。顯然,這跟燦星製作聲稱的其擁有直至2018年的“獨家優先續約權“說法相悖。而預定在今天召開的“唐德影視拓展綜藝領域新聞發佈會以及與荷蘭Talpa傳媒有限公司簽約《好聲音》”發佈會,則進一步撕裂了Talpa公司與燦星製作的關係。

那麼,究竟還會不會有第五季《中國好聲音》?燦星製作昨日表態:首先,他們願意在遵守“國際慣例”的前提下,與Talpa公司重啟續約談判;但如果對方堅持違背國際慣例,堅持單反面撕毀合約,那麼燦星便會力爭製作出“自主研發、原創模式的全新的《中國好聲音》”。《中國好聲音》宣傳總監陸偉昨日在面對全國部分媒體的微信群採訪中透露,不但《中國好聲音》中文商標屬於燦星製作和浙江衛視共同所有,其原來的大部分節目元素包括轉椅都可以在未來的原創版《中國好聲音》中使用,“全世界轉椅子的節目很多,並非Talpa的原創模式”。但是,節目的英文名、舞台設計、賽制以及片頭音樂都必須改變。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