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譚浩俊 | 2016年03月24日 星期四 13:12 PM

3月22日,博鰲亞洲論壇2016年年會召開,中民投董事局主席董文標在普惠金融:金融的平民化分論壇上表示,如果理念和制度上不更新,普惠金融只是停留在嘴上。他直言,現有金融制度下包括銀行、保險等制度不支持普惠金融。

2006年10月13日,被稱為“窮人銀行家”的孟加拉鄉村銀行創始人穆罕默德·尤努斯被授予2006年度諾貝爾和平獎,以表彰他“從社會底層推動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努力”。而曾經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西奧多·舒爾茨,由於1979年提出了“窮人經濟學”的概念。在他看來,農業經濟學就是窮人的經濟學,因為世界上大多數窮人都生活在農村。懂得窮人的經濟學,就懂得了經濟學中許多重要的原理。

而按照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的消除貧困的目標和要求,脫貧衝鋒號也已經吹響。如何才能在既定的目標內完成脫貧的艱巨任務,多些“窮人銀行家”、多些“窮人經濟學”、多些普金融、多些平民金融,無疑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如果金融的廈門不能向大人敞開,不能向窮人敞開,不能向無數中小微企業敞開,而是始終緊盯少數大企業、政府平台公司、開發企業,那要想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貧困人口,難度是相當大的。

但是,從中國目前的實際情況來看,各商業銀行、特別是國有商業銀行,眼裡是沒有多少“窮人經濟學”的,也是不會打造“窮人銀行”的。即便近年來決策層從政策上、制度目標上要求銀行體現普惠金融、平民金融的特點,各銀行也都做出了承諾。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卻都完全偏離了政策要求、偏離了政策目標,以至於銀行仍然是富人銀行、大企業銀行、政府銀行。

支撐銀行不支持平民、不支持中小微企業、不支持窮人的主要理由,就是風險防範。言下之意,就是中小微企業、平民、窮人都是不講信用的。其拿出的不良貸款的依據,也都是中小微企業、實體企業和個人,而很少將大企業等作為風險的案例。

事實上,近年來,大企業出現風險的問題並不少,且動輒數十億、數百億。如江西賽維、無錫尚德、山西煤企、鋼貿企業等,哪個不是數十億、幾百億地出現風險。更重要的,如果不是財政部採取債務置換的方式,那些政府債務、平台公司債務,有沒有風險呢?他們的風險總和,與中小微企業和平民的信貸資金風險總和相比,到底哪個更加嚴重呢?別忘了,政府債務置換可是上萬億上萬億的置換。

相反,如果這些資金都投放到了中小微企業和平民身上,也會出現一些風險,但是其所產生的稅收、就業、居民收入增長等,可能要遠高於銀行願意接受的“客戶”,尤其是政府及其平台公司。而房地產開發企業能夠獲得那麼多的銀行資金支持,獲得那麼多的利潤,其主要原因也不是靠市場,而是靠政府對“土地財政”的依賴。其所留下的市場風險,“去庫存”三個字,已經中心概括。那麼,對中小微企業和平民來說,其獲得的銀行資金支持,風險超過這些行業和領域了嗎?

沒有!所以會造成中小微企業和平民“不守信”的錯覺,是因為大型國有企業、政府及其平台公司、房地產開發企業在出了風險以後,政府會擔著,銀行及其工作人員不需要承擔政治責任、經濟責任,且可以享受更多的利益和收入。

顯然,這是體制方面的問題,是現行的金融管理體制和監管體系不支持銀行發展普惠金融,不支持“窮人銀行”,不支持“窮人經濟學家”。許多專家、學者,面對銀行在經營理念、經營體制、經營行為等方面已經出現了嚴重問題,卻仍在為銀行唱讚歌,仍然不遺餘力地認為銀行不存在風險,從而從輿論上鼓勵銀行遠離中小微企業、遠離平民、遠離窮人。那麼,脫貧任務將如何完成呢?政府融資平台、開發企業以及少數大型企業,能夠擔當起脫貧的艱巨責任嗎?

我們並不否認,銀行需要防範風險,給中小微企業和平民提供金融支持,不僅存在一定風險,且盈利能力也遠低於其他企業。但是不要忘了,中國的70%以上的稅收和就業都來自於中小微企業,而隨着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推進,中小微企業的貢獻會更大。那麼,不支持中小微企業和平台,不發展真正的普金融,這一切將如何實現呢?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