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譚浩俊 | 2016年04月06日 星期三 13:15 PM

3月31日,標準普爾評級服務公司發佈報告,維持中國主權信用評級不變,但將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面”。這也是1個月內,第2家國際評級公司下調了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展望。這也意味着,國際影響力最大的3家評級公司,只有惠譽沒有下調中國的主權信用評級展望。不僅如此,兩大評級機構還將中國部分國有企業的信用評級展望下調為負面。

對此,中國財政部、發改委、銀監會等也迅速作出回應,對標普、穆迪給中國主權信用的評級展望發表了自己的看法,認為兩家信用評級機構對中國主權信用的評級展望是不客觀、不實事求是的。

不能靜態展望中國主權信用

我們注意到,在此次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展望中,穆迪給出的調降原因是,政府債務增加導致財政狀況弱化、財政疲軟、資本外流導致外儲持續下降、中國落實改革的能力存在不確定性等;標普給出的調降原因則包括,中國政府信用度面臨的經濟和金融風險逐步上升、中國的人均收入相對較低、透明度較低、信息流動的受限制程度較大、國有企業改革的步伐和深度可能不足以減輕信貸推動經濟增長帶來的風險等。

客觀地講,兩家信用評級機構給出的這些問題,在中國確實都存在。但是,這是否構成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展望下調的基礎呢?顯然值得商榷。因為,中國的主權信用決不是幾個簡單的經濟數據和表面情況就能決定的。特別在中國經濟正處於轉型升級時期,用靜態、機械、僵化、教條的方式進行評價和評級,是很難得出客觀、真實、科學的結論來的。中國經濟增速放慢是不可迴避的事實,中國經濟運行質量提升、結構改善、增長方式轉變也是不可改變的事實。只看到前一個方面,而看不到后一個方面,那麼,對中國主權信用的評級展望,還怎麼可能符合中國經濟實際呢?

事實上,無論兩家評級機構給中國主權信用什麼樣的評級,對中國來說,都可以信,也可以不信,可以當一回事,也可以不當一回事,可以認真對待,也可以置之不理。只是,如果兩大信用評級機構是出於某種利益需要,而做出不利於中國經濟穩定和復蘇的行為,到頭來,真正受損害的不會是中國經濟,而是評級機構的市場信用、市場形象。因為,對真正有眼光的投資者來說,不會因為兩信用評級機構的評級,就放棄對中國的投資,就真的不看好中國經濟前景,就遠離中國市場。如果有哪個投資者過度相信兩大信用評級機構的結論,而最終放棄對中國的投資、放棄中國市場,那麼,總有一天會對兩大信用評級機構的公信力產生質疑,繼而影響兩評級機構的市場形象和威信。

所以,兩大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應當對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的結論進行反思,認真分析一下,這樣的結論符合中國經濟發展實際嗎?

中國正在釋放經濟金融風險

在經歷了30多年的快速發展,特別是粗話式發展的情況下,再遇到全球金融危機這樣的大環境,如果說中國經濟金融沒有風險,是不客觀的,也是不實事求是的。但是,也決沒有發展到可以調低中國主權信用評級展望的程度。

首先,中國的經濟金融風險都在可控範圍內。這些年來,中國地方政府和企業都形成了一定的債務槓桿,也在部分企業身上出現了一定風險。但是,從中國經濟發展的全局以及企業運行的實際情況來看,從總體上講,風險都還處於可控範圍之內。特別是地方債務,通過債務置換、債務總量控制、債務矛盾化解、債務償還基金建立等,已經比較好地釋放了債務風險。同時,這些年增速較快的銀行信貸資金,也沒有外界所說的存在很大風險。而且,在貨幣政策引導方面,決策層和管理層也正在採取強有力的措施,改善銀行的信貸資產結構,以增強銀行的抗風險能力、消化風險能力、抵禦風險能力。

其二,中國經濟正在朝着積極的方向發展。持續的經濟下行,確實給了包括信用評級機構在內的國際機構許多可以利用的東西。但是,隨着各項穩定經濟增長政策的逐步發力,中國經濟也正在朝着積極的方向發展。剛剛公布的幾組數據也顯示,工業企業利潤增速已出現由負轉正的積極變化、固定資產投資增幅開始回暖、剛剛公布的製造業PMI也重新回到了枯榮線以上,等等。這些積極因素,都預示着中國採取的各項穩增長措施已經在發揮作用,企業企穩回升的跡象已經越來越明顯。

再者,中國已經找到了釋放經濟金融風險的鑰匙。中國提出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已經得到了絕大多數國際經濟組織、外國政府的認可,甚至許多國際知名專家認為,中國提出的結構性改革要求,也符合國際經濟現狀、適合其他國家。這也意味着,中國已經找到了釋放經濟金融風險的鑰匙,能夠認真按照這一目標要求,推進中國的經濟改革,推動中國經濟朝着健康、有序、可持續的發展軌道前進。

中國還需要做出更多努力

雖然說兩大國際評級機構的評級展望,不符合中國經濟和主權信用的實際。但是,也另一個方面給我們提出了警示,那就是面對中國的逐步強盛,面對中國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不斷攀升,作為被少數國家控制、被利益集團左右的相關國際機構,可能不會那麼心甘情願地對中國經濟、中國主權信用等做出客觀公正的評價,不可能愉快地接受中國經濟的地位和影響,而是會用各種方式和手段對中國進行遏制。因此,中國還是要以“我”為主,把重點放在做好自我上,在防範經濟金融風險、加快經濟轉型、加大經濟結構調整力度、全面啟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確立新的發展理念等方面,做出更大努力。

國內相關機構對經濟金融的評價和分析要更客觀些。必須注意,國內一些研究機構、預測機構、分析機構等,在對中國經濟金融情況進行分析和預測時,往往也都存在數據不太準確、第一手資料不太多、對實際不太了解的情況,拍腦袋現象嚴重。這樣的結果,也給了包括兩大信用評級機構在內的國際機構錯誤的信號。所以,如何規範國內分析、預測等機構的行為,是必須注意的重要方面。

數據的發佈和分析要更加科學全面些。從總體上講,政務數據發佈已經越來越公開、越來越全面,但是,與輿論和公眾所需要的信息來說,還存在一定差距。自然,也就不可避免地會採用“估”的方式。這當然對前景的預測、矛盾的分析、建議的提出等會產生誤導。如何按照政務信息公開要求,加大數據公開力度,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加大力度。可以這樣說,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力度大小、效果好壞,將直接決定今後相當一段時間中國經濟的轉型和發展效率,決定“十三五”規劃的實施,決定全面小康目標的實現。所以,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問題上,必須下大力氣、下苦功夫、拉下面子去實施,而不是慢吞吞地向前推進。

總之,對兩大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的評級展望,可以做些回應,但不要過度在乎,只要中國做好自己,就完全可以不受這種信用評級的影響。相信廣大投資者也不會因為兩大信用評級機構的結構,而失去對中國經濟前景的信心。

 

來源:鳳凰博報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