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6年04月26日 星期二 12:44 PM

不想當 CEO 的創始人不是好領導
不想當 CEO 的創始人不是好領導

編者按:本文作者 John Gabbert 是 @PitchBook 的 CEO 兼創始人,該公司通過最佳數據、技術和服務提供私募基金和風險投資行業的透明度報告。

我從來沒有真正想要做一名創業者。事實上,我還在 VentureOne 時就已經提出了 PitchBook 的想法--如果他們同意,我在那兒時就做成了。最終,我開始做 PitchBook 的項目,因為我清晰地看到了客戶的需求,以及一個做點有趣事情的機會。

不想當 CEO 的創始人不是好領導

投入這個項目幾個月時,Shazam 的 CEO Rich Riley(也是我們最早的投資人之一)問我:“你對 PitchBook 有多堅定?如果現在你有一個機會,20 萬美元的薪酬,可以在任何公司工作,你會去嗎?” 大約一年後,也就是經濟衰退剛結束,我媽打電話問我,是否要開始找新工作。

毫無疑問,我兩次的回答都是否定的。

上周,金融作家 Kyle Stanford 發表了一篇文章,研究對比了由創始人導致的公司退出與由職業 CEO 導致的退出。我認為,當創始人自己擁有領導力時,總是帶來更多有經驗的 CEO,因此,退出所需時間也就更長。

不管怎樣,Kyle 的文章引發了許多討論,都圍繞創始人的職責及其當前環境下應該怎麼做展開。以下是我關於這個問題的看法:

過去,風險投資支持的公司從創立到退出的時間,通常是 5-7年。根據我們最新的流動性報告,現在從創立到退出的平均時間是 7-9年。

再考慮到評估級別和資本化水平,對於創業者和風險投資人來說,如果他們期待能夠快速退出、進行一次大檢查並有機會重頭再來,那麼從現在來看已經變得不太現實了。

不想當 CEO 的創始人不是好領導

這就是問題所在:人們普遍認為,創業者有責任將公司價值最大化,並儘快償還投資人的資金。過去,很多公司都是通過快速翻轉來達到這一目的。

但在退出放緩的時候(一個好年頭,有大約 2500 家退出,在風險投資支持的領域中占 7%),面臨著一個籌資環境更具挑戰性的短期前景。此時我們發現,很多投資人用老派的方式評估潛在投資項目--根據基本價值評估。

對於創業者來說,這是真正的挑戰。因為這意味着,我們不僅要創立一家公司,還要充分發揮業務的潛力;也就是我們必須真正成為一名創始人兼 CEO。

對於多數公司而言,基本價值的形成是需要時間的。就如 PitchBook,我們花了近兩年時間才發佈第一個產品;而且直到幾年後,我們才有針對 CAC、MRR、 LTV、客戶流失和 NPS 的衡量方法。

據 PitchBook 平台統計,全球共有至少 35,000 家風險投資支持的公司。我肯定,他們大多數在創立時並沒有給今後擴大規模打下基礎。其結果就是,過去五年間,投在通過風險投資、天使基金或眾籌方式籌集資金的公司上的數十億美元很可能會打水漂。

那麼該怎樣解決呢?我認為明智的方法是,創始人(及其投資方)都對各自的期望進行反思。接受 CEO 這一角色(如果你能,而且願意),專註於建設一家真正強大的公司,並能長期堅守下來。

這為另一種創業鋪平了道路。將這種方式放入 PitchBook 的價值觀中,它能在製作培根(實際收入和利潤)的同時,巧妙地平衡 “顧客就是上帝” 和 “使事情變得有趣” 兩者之間的關係。這種公司從一開始就投資於持久的系統和基礎建設,它具有長期經營的能力。

創業是種樂趣,運營一家公司很有挑戰,運營一家將感情和行動都投入其中的公司更具挑戰。然而,任何投資都應謹慎地用於事業上。

對我們而言,實質上就是我們的價值觀,專註於最重要的事:我們的客戶、產品和員工。最初的時候是這樣,如今仍然是這樣,儘管我會說如今我們的辦公環境更好,更利於協同工作。

要說清楚的是,我是風險投資的忠實粉絲。我喜歡它創造的機會,以及由資深創始人領導,有風險投資支持的公司所帶來的文化與技術的轉變。他們只是在經歷被自己主宰的周期循環,我們很可能會發現,自己也是其中一員。使這一切正常運作需要創始人、風險投資人和有限合伙人(LP)管理他們的期望,不能做白日夢,而且要更多地將精力集中於建立一個有活力、能夠長期生存下去的真正強大的企業。

註:本文譯者 Raingy Yang。

本文編譯自:medium.com,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36kr.com/p/5046279.html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