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郭施亮 | 2016年05月09日 星期一 11:30 AM

近日,有市場傳聞稱,證監會或將暫緩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企業回到國內上市。受此傳聞消息影響,5月6日的股市出現了大幅下跌的表現,市場遭遇到了“黑色星期五”的衝擊。與此同時,對於與中概股回歸借殼有着市場傳聞預期的借殼概念股,同樣遭遇到了不同程度上的衝擊影響,而對短期豪賭中概股借殼概念的投資者而言,也不可避免地承受着股價市值縮水的沉重衝擊。

 值得注意的是,隨後證監會也回應了中概股回歸的相關傳聞,且作出了“正對中概股通過IPO、併購重組回歸A股市場可能引起的影響進行深入分析研究”的表態。但是,經過了這一次的事件之後,中概股的“如意算盤”或有所生變。

 談及中概股,我們很容易聯想起最近一段時期內,中概股回歸A股市場所引發的一系列暴富效應。

 其中,在暴風科技回歸A股市場之後,在其上市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股價卻從9.43元飆漲至最高的327元,相對應的股票市值也一度突破了300億元的大關,由此也拉開了市場對回歸至A股市場的中概股企業的追捧熱情。

 隨後,世紀游輪價格的狂飆,也讓擬借殼世紀游輪的巨人網絡,實現了市值暴增的目標,且其總市值一度飆升至千億元以上的規模水平,而在暴風科技、世紀游輪價格的暴漲效應影響之下,卻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其餘遠赴海外上市的中概股企業的回歸進程。

 實際上,站在管理層的角度來看,其積極引導中概股企業回歸的初衷目的,意在為國內上市公司起到較好的引導影響,甚至為市場帶來更多海外成熟的有效經驗,來逐步完善市場走向理性化、成熟化的目標。或許,從某種角度來分析,管理層對中概股企業,尤其是優秀中概股企業的回歸,基本上是持有歡迎的態度。

 但是,面對時下中概股企業回歸A股市場之後的種種爆炒行為,卻不得不引起了市場的重視,甚至要對中概股企業的回歸意圖進行重新審視。

 事實上,從中概股企業回歸A股市場的事件來看,無論是對中概股企業自身,還是對機構投資者、普通投資者等群體,都會產生重大性的影響,同時也會直接影響到各自的切身利益。

其中,從中概股企業自身的角度出發,其加速回歸A股市場的目的,一方面是意在獲得比較高的估值空間以及超額的融資規模,以滿足企業不斷擴張發展的需求,而就目前而言,只有回歸A股市場,才能夠從本質上滿足企業壯大發展的目的;另一方面則是或多或少地為了規避海外偏高的上市成本風險。其實,鑒於海外成熟市場嚴厲的市場環境,卻會讓遠赴海外的中概股企業承受着巨大的上市成本壓力。與此同時,前期中概股企業在美遭到集體訴訟的事件,也對中概股企業的回歸進程構成了深刻性的影響。

 不過,通過中概股企業加速回歸A股市場的事件,我們卻不難發現,與海外成熟的市場環境相比,國內資本市場的監管環境卻是顯得比較寬鬆。同時,結合近年來股市打新炒新熱情的高燒不退,卻加速了更多中概股企業的回歸之路。總而言之,中概股企業回歸A股市場的機遇卻遠大於挑戰。

 再者,從相關利益機構的角度出發,隨着中概股企業的加速回歸,卻不可避免地出現新一輪的市場造富效應。由此可見,隨着中概股估值的抬升,價格的暴漲,企業背後的大股東、高管、風投機構、投行以及併購基金等相關利益者,都可能會從中受益,甚至會獲得超額的投資回報預期。與此同時,仍不排除部分企業為了尋求更高的估值空間,試圖與一些機構合力助推一級市場的發行價格,而後藉助人為因素抬高二級市場的價格水平,進而實現各方利益暴漲的目標。

 此外,從普通投資者的角度出發,因投資者對現有存量的上市公司印象並不會太深刻,而中概股企業,卻往往容易給他們帶來良好的投資預期,留下一個良好的投資印象。對此,在實際操作中,不排除在中概股企業回歸A股之後,投資者仍會不惜高價來獲取這類股票的股份,試圖豪賭這類企業良好的發展預期以及投資回報預期。

 然而,隨着證監會對中概股回歸的公開表態,實際上也從某種程度上暗示着管理層已經逐漸意識到中概股企業回歸爆炒的潛在風險。對此,針對證監會繼續對中概股回歸進行深入分析研究的表態,實際上還是站在了維護投資者切身利益的角度出發,試圖為市場對中概股的爆炒熱情降溫,讓中概股回歸A股市場重歸理性化。

 但是,從長遠的戰略層面來看,中概股回歸國內資本市場,尤其是國內A股市場,估計還是一個大的方向。但是,從管理層的系列表態來判斷,料在未來一段時期內,將會做好更多的研究準備,制定好更充分的配套措施,來迎接中概股企業的“理性”歸來。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