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6年05月18日 星期三 11:36 AM

在科技的推動下,通貨緊縮並不是壞事
在科技的推動下,通貨緊縮並不是壞事

編者按:本文譯者為 Trista Dong。 作者 Jeff Booth,企業家, YPO 成員 。 @BuildDirect 的聯合創始人、總裁以及 CEO。

首先介紹一個概念:局部極大值是指在一個域內的某點上所取得的函數值,大於或等於領域內所有點的函數值。

人類總是誤認為局部極大值準確反映了他們所生活的世界。Roger Bannister 實現了 4 分鐘內跑完 1 英里的目標,這突破了人類心理上及生理上的極限。多年來,人們認為這是人類體能所達不到的。然而,當這一觀念被打破,一英里跑四分鐘對優秀運動員來說變成了完全可以實現的事情。以前不可能完成的事,現在已變為家常便飯。在科技的推動下,通貨緊縮並不是壞事

在商界,我們也能看到關於局部極大值的其他謬論。那些能發覺這些謬論並將其利用起來的企業家們在之前被認為無法實現的領域內創造出了巨大價值。拿最近 Elon Musk 對電動汽車的研發為例,在他出現之前,“每個人” 都認為燃油效率和性能上所存在的上限是我們無法突破的。而現在我們已經擁有了電動汽車,這類車每充一次電便能跑 270 英里,從 0 加速到時速 60 英里只需不到 3 秒的時間。

如果局部極大值在過去幾百年裡以類似的方式影響着我們對發展、借貸以及通貨膨脹的看法,會怎樣呢?如果那些用來推動財富增長、改善生活條件的制度是建立在具有誤導性的局部極大值理念上呢?

傳統上認為 GDP 增長和通貨膨脹是財富增長的推動力

GDP 是衡量一個國家總體經濟狀況的重要指標。具體來說,就是指一個國家(國界範圍內)在一定時期內生產的所有最終產品和勞務的貨幣價值GDP 最基本的計算公式是:

GDP = 私人消費 + 政府消費支出 + 投資 + 出口 - 進口

這一公式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生活在一個相互聯繫的世界里。有的國家通過增加出口來推動經濟發展,有的則是促進消費。拿中國和美國為例,這兩個國家正好是同一枚硬幣的兩面。誰也離不開誰。正是因為這些原因,就業機會和商機才能在不同的經濟區湧現,從而推進財富的增長。

如果公式里的每一項都符合要求,那麼政府可以利用借貸來促進經濟增長。借貸能夠促進經濟增長,而經濟增長能給人們帶來更多財富,當人們手中財富越多,他們的購買力也就越強,這樣一來,對經濟增長的促進作用也就越大。該財富效應促進了經濟繁榮,還幫助數十億人擺脫了貧困。但是,正如企業為增加額外收益而進行的借貸一樣,這個方法只在一定程度上有效。一旦債務金額過大,變成了負擔,那麼整個經濟發展過程都將受到牽絆。

傳統上來說,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是借貸管理的兩大經濟槓桿。兩者的主要區別就在於:借方和貸方,誰贏誰輸。

通貨膨脹情況下,今天借的款,明天還的時候就不那麼值錢了,這樣一來就降低了貸款的金額。只要借貸能促進經濟良好發展,就很容易明白為什麼經濟學家、政府以及企業團體都喜歡通過借貸來促進增長。

但是如果經濟依舊得不到發展呢?中央銀行可以改變規則,將貸款及存款利率下調至零,甚至執行負利率。這種做法就相當於把錢從儲蓄者口袋裡掏出來,用來援助消費者。政府所設的這一金字塔騙局將導致資金分配嚴重不合理,使得泡沫經濟的到來不可避免。

 一旦貨幣貶值,利率下跌近零或負利率,那麼人們的購買力也會下降。那些固定收入者或者收入趕不上經濟轉型的人將是最大受害者。

通貨緊縮與通貨膨脹正好相反。通貨緊縮下,物價會下跌。

雖然大部分消費者都明白長期通貨緊縮所存在的危害,但他們還是非常喜歡通貨緊縮。事實上,經濟學家非常擔憂經濟陷入螺旋式通貨緊縮:通貨緊縮最終會導致惡性循環--人們認為隨着時間推移,產品就會越來越便宜,於是停止購買,等待產品降價,從而導致消費縮減,進一步抑制經濟發展以及財富增長。

多年來,很多人,甚至包括那些對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了解更深的人,都認為我們現在已經有相關宏觀調控機制來控制這兩種互補的經濟現象,從而推進經濟發展。當通貨膨脹威脅到我們的購買力,我們就會提高利率(在全國範圍內減少借貸、就業以及生產)。當通貨緊縮出現,則反其道而行之。

這種辦法一直都行之有效。那為什麼現在似乎不起作用了呢。是哪裡出現了變化?

新的經濟(以及科技)現實

在科技的推動下,通貨緊縮並不是壞事

事實上,我們嚴重錯估了自己的掌控力。我們致力於通過降低借貸利率等類似通貨膨脹措施來刺激經濟發展,如今卻導致我們陷入債務超級周期,債務規模之大史無前例,隨着經濟增長放緩,最終將導致債務無力償還,給債權人和債務人帶來創傷,這從 2007-2008年 發生在美國的次貸危機中可窺見一斑。

但是我認為我們把一個更為重要的因素給忽略掉了。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使得我們在推動經濟增長時摒棄了之前的傳統思維。基於人工智能(AI)、機器學習以及 3D 打印等技術的快速革新使得我們進入了一個嚴重通貨膨脹的時期。東西生產起來更為容易,價格也更加便宜。而這還僅僅只是開端。我們正進入 “科技超級周期”,這比我們之前見過的任何超級周期更為強大。

正如未來主義者Ray Kurzweil 所指出的那樣,計算能力每兩年就會翻一番,而與此同時其成本在不斷下降。該說法在那些曾經花高價去買個磚頭大的手機的人來看來是不言而喻的,因為如今手機的技術越來越先進,價格也越來越低。

此外,很多消費商品並不是變得更便宜了,而是幾乎免費了。比如你智能手機里的軟件,現在好多軟件,從照相機到地圖、報紙甚至吉他調音,都無需花錢購買了。從這個意義上講,通貨緊縮已經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給我們帶來不少好處。

然而在社會變革中,科技其實也是把雙刃劍,或者更為確切地說,人來還未找到相應的方法來降低科技引進所造成的不良影響。那些軟件產品已經打包裝進入了你的手機,所以不再需要對這些產品進行生產和分配了。隨着工作崗位的精縮,財富將越來越集中在少數手中。

在科技的推動下,通貨緊縮並不是壞事

當今技術創新者可以為其股東創造數十億的價值,但另外一方面他們創造的工作崗位卻相對較少,甚至可能取消的工作崗位數量比其創造的還要多。正如未來主義者 Martin Ford 在《機械人崛起》中所假設的那樣,這一情況很有可能會快速惡化:“這不僅僅只對技術含量較低的工作產生影響。那些有大學文憑甚至專業學位的人,比如律師,他們正從事的工作最終也能被預測到。隨着時間推移,很多工作都會受到影響。”

顯然,這一切正在發生。今天, Amazon 的賬麵價值遠遠超過 2000 億美元(在 2015年 擊敗沃爾瑪),其員工人數為 20 萬左右。與此同時,沃爾瑪為保持正常運行,在最近一年裡雇傭了 210 萬名員工,佔美國總工作人口的百分之一。像沃爾瑪這類需要依靠大量勞動力以及昂貴基礎設施來運行的公司正逐年減少。與此同時,基於網絡平台的公司正迅速增加,但這類公司對員工的需求量下滑。

簡而言之,雖然迄今為止計算技術對就業只起到過推進作用,但是機械人技術和人工智能的新發展將改變這一局面。那些通過少量精英人員便能創利潤新高的公司對勞動力的需求進一步減少。

那這會給我們帶來什麼影響呢?在我看來,這一情況很有可能會導致兩種完全不同的結果。

最遭的情況:政府繼續通過強有力的貨幣寬鬆政策和負利率來抵抗科技所導致的通貨緊縮,這將使得財富更快地向頂尖科技公司聚集、物價持續走低以及加劇收入不平等。(食品價格甚至房價的上漲已經在某些方面反應了這一問題。)被排擠者、失業者(以及無法被雇傭的人)所組成的下層階級開始出現並日益壯大。社會動蕩、大規模抗議等大量惡劣影響將接踵而來。

最好的情況:得益於科技,我們在人類史上首次邁入完美(或接近完美)世界。通貨緊縮使得消費品免費(或接近免費)。我們找到了共享財富的方式--實現起來不容易,但還是可行的。人們可能沒有了工作(按傳統意義講),但是他們有了更有意義的追求。

最糟糕的情況體現了舊思維方式的核心:通過增加收入來創造財富。最好的情況則要求人們擁護新的思維方式:通過降低物價來創造財富。

未來,來的比想象更快

要弄明白結果到底怎樣,我們不需要等待很長時間。這並不是數百年或幾十年後方可出現的。得益於智能技術,物價劇跌,整個共享經濟現象(當然,這也是藉助於科技才得以實現)有望進一步降低成本。(如果你花幾便士能打到車,誰還願意花錢買車。)然而與此同時,整個就業市場不再有行業劃分,取而代之的是智能技術(這就是Uber 司機的命運,不可避免)。

我對這一問題很有興趣,因為我們公司同這些變革背後的科技巨頭存在相似之處。在家居裝飾品供應行業,我們的經營策略與效率較低的傳統供應鏈存在競爭關係。同時,通過實時大數據、雲計算、移動技術以及智能算法等技術(這些正是推進當今社會變革的技術手段),我們的經營戰略能提供種類繁多的裝飾品以及創造無限價值。這一方法行之有效,我們也看到了成效:商品成交價格下降、消費者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以及製造商的出貨量創歷史新高。然而,雖然就業率有所增長,但和公司總體增長相比還是偏低。我們是新經濟的一部分,我們也要找到解決辦法,來幫助我們遠離我曾闡述過的反烏托邦願景,進而朝着烏托邦願景前進。

那麼我們現在該採取什麼具體措施來確保最終的正確結果,共享科技所帶來的繁榮?對於我來說,措施就是我開篇所提及到的:局部極大值。我們要突破當前的局限、超越熟悉的參考點以及相信史無前例的變革即將來臨。而這場變革需要新思維以及新戰略的支持方能實現。

例如,此時此刻,在新技術的推動下,通貨緊縮可能並不是壞事,雖然歷史上它曾被視為惡棍。我們應該轉變對通貨緊縮的看法,正面看待通貨緊縮,而不是通過降低利率以及放寬貨幣政策等通貨膨脹措施來對抗通貨緊縮。或許這一轉變就是一個進步。同時,在未來,工作機會將成為稀有資源,我們應該開始對這樣的未來進行思考,這點至關重要。我們該建立什麼樣的制度,來確保科技蓬勃發展的果實能公平分配給那些被科技取代的人?

我們正在經歷所謂的 “第四次工業革命”,這次革命為世界上眾多行業帶來了新機會,促進其蓬勃發展。但是它也使得我們經濟和社會賴以存在和發展的基礎失去平衡。

總而言之,有一點是很明確的:如果我們要想掌控未來發展趨勢,現在就得行動起來。

註:本文譯者董艷

本文編譯自:medium.com,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36kr.com/p/5047012.html
來源:華爾街見聞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