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郭施亮 | 2016年05月25日 星期三 23:53 PM

談及華為,老乾媽,娃哈哈等,幾乎是家喻戶曉的知名企業。其中,對於投資者而言,對這些企業印象最為深刻的,莫過於它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多年來始終堅持不上市。

 一般而言,企業上市,一方面為了獲得更好的品牌影響力,提升企業的整體知名度;而另一方面,則是通過資本市場,獲得更多的直接融資,為企業的發展擴張創造有利的條件。與此同時,對於不少企業家而言,其急於期盼企業上市的理由,莫過於企業上市后輕鬆實現財富暴漲的任務,而當相應的解禁期過後,企業家、高管等群體,卻藉助各種手段大舉套現減持,獲得財富上的暴漲目標。

 然而,對於華為、老乾媽、娃哈哈等知名企業,它們卻並不急於到資本市場之中。相反,正因為它們有着打造“百年老店”的自信心,而它們的企業形象始終在我們老百姓心目中顯得那麼地高大上。

 近日,作為頗具全球影響力的華為集團,卻因一則“華為外遷”的傳聞,而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重視。隨後,在今年的5月23日,雖然華為官方否認了總部撤離深圳的傳聞,但是這一事件,卻足以引起了我們的深入思考。

 實際上,對於華為而言,其作為一家全球跨國的知名企業,其在發展的過程中,不斷去尋求更適合企業自身發展的環境與空間,或追求更低的生產成本、更具挖掘潛力的生產環境,也是一件容易理解的事情。但,當我們把華為外遷事件與當下的深圳高房價泡沫環境進行結合分析,卻似乎有着更多的體會。

 進入2016年,以深圳、上海為首的一線房地產市場,出現了持續飆升的走勢。其中,經歷了一季度價格猛漲的過程,在近期公布的深圳新建商品房價格數據來看,卻實現了63.4%的同比漲幅,而對於深圳二手房市場,此前更是延續了18個月的上漲趨勢。由此可見,在時下高居不下的房地產市場下,深圳房價確實“瘋”了!

 事實上,在這些日子裏,不僅是一線房價遭到了爆炒,就連二線,乃至三線的房地產市場,卻逐漸呈現出持續回暖的趨勢。需要注意的是,在此前“滬九條”、“深六條”的政策衝擊影響下,一線房地產市場的爆炒效應,卻加速延伸至二、三線房地產市場之中,並引發了部分地區“地王”扎堆產生的現象。

 在筆者看來,對於今年以來房地產市場的暴漲表現,一方面得益於一季度信貸投放創出天量的影響,同時結合各地積極去庫存化的政策導向,卻加速推動了部分地區的房價飆漲走勢;而另一方面,則受到年初部分高槓桿炒房現象的影響,而大幅增加了房地產市場的槓桿炒作,引發了一系列的高度投機行為。然而,雖然時下高槓桿炒房現象已經有所收斂,但部分地區的變相炒房行為,卻依舊屢禁不止,其嚴重擾亂了房地產市場正常的價格運行趨勢。

 不過,更為核心的,仍然離不開“兩多兩少”的問題,即“民間資金多,投資渠道少”、“中小企業多,融資渠道少”。對此,在社會真實通脹率水平高居不下的背景下,實際上也意味着大量資金急需尋求資金保值增值的渠道。因此,在房地產市場賺錢效應顯著的背景下,卻容易滿足資金保值增值的需求。與此同時,正因為資本的逐利性,結合部分高槓桿工具的活躍,卻或多或少地刺激了部分房地產市場的瘋狂炒作。

 經過這幾個月的非理性上漲,房地產市場,尤其是一二線房地產市場的整體泡沫風險已經得到顯着地膨脹。與此同時,部分權威媒體以及部分學者,也先後提示房地產市場高度投機下的風險,並呼籲市場理性投資。

 其中,就在今年3月份前後,黃奇帆先生就公開指出“如果聽任當前一些地方的房市高槓桿,將會是另一場金融災難”。同時,他在當時還強調,“如果用加槓桿的方式去庫存,則跟中央精神是背道而馳的,會給經濟帶來巨大風險。”

 此外,作為近期備受關注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先生,也於近期的採訪節目中表示,“深圳房地產太多了,沒有大塊的工業用地,現在土地越來越少,越來越貴,產業成長的可能空間就會越來越少。”

 由此可見,我國房地產市場接連非理性的爆炒現象,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而在房地產市場高泡沫風險迅速積聚的背景下,卻加速引發更多的社會經濟問題。

其中,在房地產極具賺錢效應的影響下,大量資本逐漸“脫實向虛”,並進一步加速房地產市場泡沫的膨脹。但如此一來,在高房價泡沫、高成本壓力的衝擊下,卻大幅提升了實體企業的經營難度,迅速增加企業的負擔,甚至就連企業的員工也逐漸失去了工作的熱情,這無疑直接降低了實體企業的整體競爭力。

 其實,經過了一輪非理性的暴漲表現,時下深圳的新房均價已經超過了5萬元每平方米,而部分區域的房價更是超過10萬元每平方米的水平。與此同時,在房地產市場飆漲的影響下,二手房、租房等相關價格,均呈現出水漲船高的表現。受此影響,各類生活必需品的價格,也有漲價的趨勢,而隨着當地居民生活成本的大幅提升,卻從某種程度上倒逼着當地人才乃至當地企業的遷移。

 舉一個例子,根據部分機構測算的數據統計,在2016年春季求職期的平均薪酬水平來看,深圳位列全國第三位,錄得8141元的平均薪酬水平。但是,如果按照這一薪酬水平計算,則一年下來,即使在不吃不穿不用的前提下,仍然不能夠買下兩平方米的新房面積。由此可見,在如此巨大的生活壓力下,無疑直接削減人才的工作積極性,而被迫遷移,或許成為不少人才的選擇之路。

 時下,華為雖已表態否認了總部撤離深圳的傳聞,但面對高房價泡沫顯著的深圳城,其似乎給產業成長的空間已經在逐漸縮小。

 退一步來說,如果華為外遷成為事實,那麼其將會伴隨着大量供應鏈下的廠商、人才、技術等因素的遷移,而高房價捆綁着城市的發展,卻讓核心企業外遷,損失的不僅僅是稅收、人才、技術,而且還可能會引發更多的實體企業遷移,甚至會對深圳這一城市的自身發展前途構成深刻性的影響。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對於我國地方財政嚴重依賴於房地產業的局面,確實應該引起深刻的反思。

 實際上,早在20多年前的分稅制改革之前,卻經常存在着中央財政向地方財政借錢的問題,而在分稅制改革之後,全國財政收入卻得到了保障,但卻引發了地方事權與財權的不匹配問題。至此,在政績考核等壓力影響下,不少地方卻逐漸開發出新的籌措資金的渠道,而在近年來地方財政依賴房地產業的格局,卻依然未有改變的跡象,而期間地方加速賣地,試圖應對地方債務償還高峰期的壓力以及地方政績考核等要求,卻似乎已經達到了極致的狀態。

 一般而言,房價主要受到土地價格、建築價格以及其它稅費等因素的影響。但是,隨着近年來土地價格的持續飆升,土地價格在整個價格因素中的佔比卻逐漸佔據主導的地位。由此一來,卻進一步加劇了房價的上漲壓力。但是,對於地方財政依賴於房地產業的現象,卻需要有一個最終的解決方案,而這一現象的長期存在,也該到深刻反思、加速解決的時刻了。

 不過,從另一種角度來看,雖然華為外遷傳聞被否認,但此次事件卻引發了社會各界的深入思考。或許,中國房地產市場的重要轉折點距離我們不會太遠了。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