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6年12月05日 星期一 16:35 PM

 

債轉股開閘 違約債潮起
債轉股開閘 違約債潮起

 

債轉股開閘 違約債潮起
債轉股開閘 違約債潮起

 

 

 

在債轉股漸行漸近、過剩行業基本面逐步得到改善後,債市又接連曝出違約事件。 12月2日,內蒙古博源控股披露債券兌付出現問題。自11月中旬以來,已有4家債券發行人出現債券本金或利息未能到期兌付的情況,發行人所屬地區和行業均不相同。雖然其中3家發行人在短暫延期后已實現兌付,但背後顯露的資金流動性緊張問題仍令業內憂慮。

兩周再曝四起違約

12月2日,內蒙古博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內蒙古博源控股”)公告稱,“16博源SCP001”應於2016年12月3日兌付本息,由於公司流動性不足,資金鏈緊張,原計劃的資金籌措方案目前尚未落實,雖然正在通過多種渠道積極籌措償債資金,但是“16博源SCP001”到期兌付仍存在不確定性。

內蒙古博源控股因此成為近兩周第四個債券出現兌付危機的發行人。11月17日,河北省物流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北物流產業”)1.5億元的“15冀物流CP002”因公司應收賬款系統歸集操作關係,延遲至18日兌付;11月21日,大連機床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億元的“15機床CP003”同樣發生技術性違約,隨後於22日完成兌付,並補足延遲的利息。

11月28日,中債登公告稱,中國城市建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城建”)發行的“12中城建MTN1”債券利息資金未按時足額到賬,發生利息支付事實性違約。兩天後,中城建也足額划付了利息。

綜合來看,前三起債券違約事件中,發行人都很快進行了償付,這比此前不少違約事件的解決速度都要快。一位債券分析師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這對債券持有人的利益損害相對低一些,也體現出企業的資金狀況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不過,也有業內人士不這麼認為。例如在將大連機床列入下調信用評級觀察名單的決定中,評級機構聯合資信稱,目前大連機床經營狀況正常,但可用的貨幣資金規模小、債務負擔重且存續債務集中兌付壓力大。

中信建投債券分析師黃文濤和張君瑞也指出,最近的幾例違約,直接原因都是現金流緊張。例如儘管“15冀物流CP002”和“15機床CP003”違約均聲稱是技術性原因,但實際上若考察這兩家違約企業的現金流量表,便可知道技術性原因僅是表象,違約反映的是二者現金流緊張的事實。

違約將步入密集期

自從2014年債市的剛性兌付“金鐘罩”被打破,在多輪債券違約潮中,市場的“承受力”似乎已逐漸加強。但此次4家發行人的接連違約,還是再次重燃起市場的擔憂。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近日表示,當前債券違約進入多發期並呈現蔓延趨勢,保險資金約80%配置於信用類資產,信用風險上升。

從上述提到的企業資金流狀況進一步來看,違約后,發行人可能更難獲得新的融資,從而演變成惡性循環。中金固收分析師許艷和姬江帆指出,“15冀物流CP002”和“15機床CP003”兩單技術性違約,背後不僅反映出部分發行人流動性緊張的情況未得到根本緩解的問題,也體現出低資質企業獲得銀行新增貸款的難度依然很大。兩位分析師還表示,由於低資質發行人嚴重依賴於債市再融資,一旦出現負面事件或技術性違約易加劇再融資難度,容易導致信用風險自我強化。

而無法獲得新的融資,也意味着後續到期債券的兌付將成隱患。聯合資信指出,大連機床的存續債券“15機床MTN001”、“15機床CP004”和“16大機床MTN001”的信用水平可能會受到影響。

在此方面,內蒙古博源控股和中城建有更大的壓力。12月1日,評級機構中誠信國際在下調內蒙古博源控股主體及相關債項信用等級的公告中指出,2016年12月至2017年1月期間博源控股發行的超短期融資券、遠興能源發行的“11遠興債”以及銀行借款將集中到期,流動性壓力加大,且外部融資環境的變化使其償債計劃在實施上存在一定不確定性,公司面臨的流動性風險值得密切關注。

中城建也是如此。據統計數據顯示,截至11月23日,中城建在銀行間市場尚有規模161.5億元的債券餘額本金尚未完成兌付,其中規模達60.5億元的4筆債券即將於一年內到期。最近一期為12月9日到期的中票“11中城建MTN001”,償還金額為15.5億元。這個存量債券的規模是目前出現違約的發行人中最高的,可以看出,中城建面臨的“大考”還在後面。

流動性風險將加劇

市場對這些發行人的存續債券已經開始有所警惕,尤其是身背160億元規模的中城建。

不信任的情緒已經開始擴散。華創債券團隊指出,中城建已經在“12中城建MTN1”付息日前一周發佈付息公告,而最終發生利息違約,再次說明了付息公告的不靠譜。

該團隊還指出,銀行對中城建的態度已經發生變化,第三方資金短期介入難度大,新股東外部支持不詳,12月到期中票繼續違約的概率非常大。“根據我們的了解,目前銀行對中城建的態度已經相對保守,本期利息違約也能說明這一點。此外根據我們的了解,中城建也在積極尋找其他資金方,如資產管理公司等。”華創債券報告指出。

而對於市場的流動性,華創證券首席債券分析師屈慶表示,由於此前中城建已有企業債違約,因此其最終違約其實是在市場的預料之中的,違約的預期落地並不會明顯地提高市場對於信用風險的擔憂,但在邊際上會提高市場的擔憂。

“中城建存續債券規模太大,涉及到的投資機構和產品眾多,部分踩雷的產品或將有賣債的需求以實現流動性,進而加劇後期信用債市場的流動性風險。”屈慶說道。

還有業內人士表示,如果12月再出現幾起違約事件,市場又會回到4月債市調整的邏輯,即“信用風險擔憂加大--產品贖回壓力大--市場流動性踩踏”。

不過,中信建投分析團隊也從樂觀的角度分析稱,工、農、中、建、交五大行,均已表示願意申請成立債轉股子公司。其中農業銀行已公告稱,“擬設立農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為100億元,專門處理債轉股業務,我們認為隨着其他全國性大行以及地方銀行陸續開展債轉股,從明年開始的幾年內,債轉股案例會顯著增多,將會大大降低信用債的違約風險”。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程維妙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