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4月20日 星期四 13:30 PM

監管高壓 銀行委外退燒
監管高壓 銀行委外退燒

過去兩周疾風驟雨般降臨的監管風暴,讓銀行在收縮委外業務方面加快了速度。4月19日,有券商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證實,確已有國有大行開始贖回委外資金,這讓昔日備受銀行委外資金“滋潤”的很多券商和基金感到“受傷”。業內人士認為,銀行理財委外業務的擴張可能已經行至拐點,但對於券商和基金來說,也是倒逼它們推動主動管理業務的一次契機。

部分銀行開始“回收”委外資金

4月19日早間,有消息稱,在監管層連發出7道文件且重點點名銀行理財和同業業務的背景下,近期銀行委外贖回得比較厲害,連續兩個交易日債市均有大額賣盤出現,且不僅是一些風格激進的中小銀行出於收縮同業理財的需求要贖回委外,一些壓力不大的國有大行也迫於成本壓力壓縮委外規模。

隨後,北京商報記者從一位券商人士處證實,確已有國有大行開始贖回委外資金。對於資金成本承壓的說法,另一家券商的交易員表示,從去年四季度貨幣政策明顯收緊后,該機構融資融券的成本就在不斷走高,加上近期監管層的多道文件,“負債荒”的形勢愈演愈烈,即資金來源遇到困難,負債價格上升。

同樣面臨危機的還有公募基金。格上理財分析師楊曉晴介紹,受監管要求,銀行為平衡表內外資產,委外這一投資渠道便會受限壓縮,公募基金的發展速度和規模都會受到嚴重影響,而且資金的贖回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市場的波動,基金收益的穩定性也受到了挑戰。

之所以券商和基金會如此“受傷”,是因為二者都是前兩年委外業務粗放式擴張中的資金“寵兒”。來自申萬宏源的最新測算數據顯示,2014年以來,國內廣義非銀資管業務規模出現了急速增長。2014年總規模為58.8萬億元,2015年猛增至89.2萬億元,截至2016年末時,則突破100萬億元大關,達到114.2萬億元。

被瞄準的委外

然而今非昔比,對於曾頗為依賴委外業務的非銀機構來說,這些資金現在成了“帶刺的玫瑰”。

過去兩周,在銀監會接連下發的多份指導文件中,46號文《關於開展銀行業“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專項治理工作的通知》提到,非銀機構利用委外資金進一步加槓桿、加久期、加風險等現象屬於理財空轉套利的範疇,銀行機構需對此進行自查。

在之後發佈的7號文《關於切實彌補監管短板 提升監管效能的通知》中,銀監會再次強調要提升非現場監管能力,增強現場檢查針對性,促進各監管部門的監管協同,重點加大對同業、投資、理財等業務的監管力度,切實防止監管套利。

同業之間的委外操作如何套利?有機構人士指出,銀行發展委外業務最重要的原因在於,銀行資產端收益太低,無法滿足收益需要,機構想要留住委託資金,不斷給出高收益。但目前市場好的資產有限,為了提高收益,機構便下沉信用資質、增加槓桿,甚至出現資金空轉的現象。

此外,機構之間互相拆藉資金,有時也是為了補充資金的流動性。北京科技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金融工程系主任劉澄對北京商報記者舉例稱,比如面對考核,有銀行流動性一時不夠充足,可能會找到券商拆借,反之亦然。在這個過程中,雙方互相給一些優惠利率或者高息,都能臨時渡過難關。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進一步表示,不可否認的是,過去幾年金融創新加快,包括銀行理財、同業業務等在滿足企業融資需求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個別金融機構的趨利行為,也是利用在一些業務創新方面監管的不統一,進行產品和業務的監管套利。

委外規模擴張行至拐點

監管的陰雲之下,有業內人士開始擔憂市場是否會出現委外贖回潮,甚至造成“踩踏”。不過也有人士持有不同的看法。

一家機構的首席宏觀研究員認為,大額贖回暫時不會發生。從一季度震蕩走勢來看,債券資產回報率並不是很高,如果虧損規模不大,銀行還能自己扛下來,但集中贖回,大規模的虧損怎麼辦?“銀行可能還是會硬扛着,在委外規模、同業負債規模里折中選擇,將一些有收益的、浮虧小的贖回,仍用同業存單維持着大部分仍有較高浮虧的存量委外。”該研究員說道。

還有基金公司的經理也同樣提到產品的浮虧問題,該經理表示,存量的委外產品多數還沒有到期,且部分產品已經在近期債市的調整中處於浮虧狀態,預計遭遇大量贖回的可能性不大。

但有一點幾乎已是業內的共識,即新增的委外資金預計將大幅收縮。

中信建投宏觀分析師王洋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稱,從監管的力度和趨勢來看,委外業務基本上已經行至拐點。對於非銀機構來說,拿到銀行的委外資金,做的大多都是通道業務,監管的思路就是壓縮通道業務,所以對非銀機構的衝擊還會持續。首創證券研究所所長王劍輝也認為,將來整個金融業的純通道業務可能都會或多或少地受到壓縮。

這也並非完全是個壞消息。王劍輝進一步表示,此前不少券商就已開始主動縮減和委外相關的業務規模,更多地投入到主動性投資管理的產品中。“券商曾在通道業務中產生過度競爭,風險因素也相對上升,而且資管產品大多數是剛兌的,一旦風險顯現,作為參與方的券商也難辭其咎,所以有的券商已經在慢慢退出這塊領域。”在王劍輝看來,本次監管層對委外業務的肅清,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推動券商進一步朝着經營的主業方向回歸。

北京商報記者 崔啟斌 程維妙/文 宋媛媛/製表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