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6月21日 星期三 23:09 PM

多方混戰近兩年,萬科股權之爭這幕大戲終於走到了大結局。

6月21日早間,王石在朋友圈宣布正式退位,交由郁亮接棒。這則重磅消息當即在業界“炸開了鍋”,也意味着萬科最終告別了長達34年的“王石時代”。

讓萬科重返 “風口浪尖”的不只是王石起身離開掌門人寶座,更引人關注的是萬科即將於6月30日舉行的新一屆股東大會。

就在會議前夕,萬科發佈了關於董事會、監事會換屆名單的公告,預示着寶萬之爭終將落幕。值得注意的是,第二大股東寶能並未在此次董事會換屆候選人之列,安邦也無人入選。

“歷史不會重演,但總會驚人地相似。”或許,如今的這場寶萬股權之爭,結局可能和1994年與當時的君安證券展開的“君萬之爭”一樣,都以萬科引入政府方而獲得最終的勝利。

截至目前,萬科的股權結構為:在獲得恆大14.07%的股權轉讓之後,深圳地鐵持有萬科A股份29.38%,寶能系持有約25.4%,安邦持股6.18%,萬科通過金鵬和德贏資管計劃合計持股7.8%,萬科工會持股0.61%,自然人劉元生持股1.23%。

深圳國資委:笑到最後?

值得一提的是,在萬科同日發佈的公告中,董事會換屆名單提名人均來自第一大股東深圳地鐵集團。該集團為深圳市國資委直屬企業。

深圳地鐵集團在公告中表示,作為萬科的基石股東,其在向萬科提案前“徵求了萬科現有主要股東”等各方意見。這就是說,深圳地鐵提交的這份董事會換屆名單也徵求了寶能的意見。

萬科公告稱:

經萬科董事會6月20日審議,同意該臨時提案提交2016年度股東大會決議。

提案選舉郁亮、林茂德、肖民、陳賢軍、孫盛典、王文金、張旭為萬科第十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選舉康典、劉姝威、吳嘉寧、李強為萬科第十八屆董事會獨立董事;選舉解凍、鄭英為萬科第十八屆董事會非職工代表監事。

在上述7位非獨立董事提名人中,萬科管理層及深圳地鐵管理層各佔3席,兩大集團在董事會的力量勢均力敵。現任深圳國企深圳賽格集團董事長孫盛典作為外部董事被提為候選人。

其中,郁亮為萬科董事、總裁;林茂德為深圳地鐵董事長、黨委書記;肖民為深圳地鐵董事、總經理、黨委副書記;陳賢軍為深圳地鐵董事、財務總監;孫盛典現任賽格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深圳華控賽格股份副董事長;王文金為萬科董事、執行副總裁、首席風險官,以及董事會投資與決策委員會委員;張旭現任萬科執行副總裁、首席運營官。

劉姝威正是去年寶萬之爭一波又一波高潮中連發數文抨擊“寶能系”收購資金合法性、舉牌萬科合規性的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企業研究中心主任。

若上述名單獲得股東大會通過,則在萬科13人董事會中,擁有深圳市政府背景的人士將有6人。

根據萬科以往的董事會換屆經驗,排在名單首位的最有可能當選董事會主席,第二位為副主席。這就意味着,來自深圳地鐵的林茂德可能成為萬科董事會副主席。

在此前萬科發佈的詳式權益變動書中,深圳地鐵就表態會改選萬科董事會,但不會變更管理層。

6月9日,深圳地鐵以約292億元的總價正式受讓恆大集團下屬企業所持有的14.07%萬科A股票。恆大退場,深圳地鐵對萬科的持股比例增加至29.38%,坐穩了第一大股東之位。

華潤:套現退出

華潤“蹲守”萬科十七年,最終在寶萬之爭局面開始變得清晰之時選擇全身而退,將其持有的萬科股份係數轉讓給深圳地鐵,獲得近372億元財務回報。

而在寶萬之爭水深火熱之時,王石及萬科高管曾數次被曝親自登門請求對方出手援助,然而,華潤的回應只是兩次增持而已,令其持股略超寶能,此後更是在今年1月選擇轉讓股份,徹底退出這幕大戲。

華潤對待萬科的態度始終是個謎:為何拒絕大筆出手相救?為何在去年3月在最後關頭強烈反對萬科擬引入深圳地鐵作為第一大股東的提案?又為何在1月全數將股份轉讓給深鐵?真正的原因,外界無人知曉。

許家印:有得有失?

恆大一年前對萬科高達362.73 億元的財務投資,到頭來卻縮水到292億元 。

這一局面在6月9日確定下來:當時恆大公告稱,將其持有的萬科股份作價292億元係數轉讓給深圳地鐵,“出售事項產生虧損約70.7億元”。

當時這一紙公告令A股市場頗為震驚。恆大緣何割肉離場?按照官方解釋,“出售事項為本公司的戰略發展需要”。

有分析稱,恆大這麼做是為換取借殼“深深房”獲得成功回A股的籌碼。

但也有分析稱,許家印意在確保恆大在深圳體量龐大的舊改項目得以順利推進--恆大在深圳總計儲備了21箇舊改項目,預計銷售金額或高達4025億元。

在這場曠日持久的萬科股權之爭中,去年7月初開始舉牌萬科的恆大,其在爭鬥中的角色一度不明朗,直至去年末,恆大總裁夏海鈞才明確表態稱“無意也不會成為萬科的控股股東”。

王石:黯然出局

王石在朋友圈中寫到:“今天,萬科公告了新一屆董事會成員候選名單。我在醞釀董事會換屆時,已決定不再作為萬科董事被提名。”

“今天,我把接力棒交給郁亮帶領下的團隊,我相信這是最好的團隊,他們更年輕,但已充分成熟。我對他們完全放心,也充滿期待。”

他還在這條朋友圈中貼了一張早年與郁亮一起登山的照片。照片中,郁亮與王石手捧紅旗,背後是莽莽雪山。

對此,深圳地鐵表示,30多年來,萬科在王石先生的帶領下,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深圳地鐵集團對此深表敬意並尊重王石先生的決定。

外界一般將王石視為萬科的精神領袖。 王石在1984年創辦了萬科的前身--深圳現代科教儀器展銷中心。此後的1988年,王石以當時2000萬元的天價拍下了深圳拍得威登別墅地塊,正式進入房地產行業。

同年,王石啟動萬科股權改革,他主動放棄應得股份,將自己定位為職業經理人,這一制度此後發展為萬科企業文化的核心內容。他在今日的朋友圈中還寫道:

從當初我們放棄股權的那一刻起,萬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為一個集體的作品......未來,萬科將步入一個嶄新的發展階段。

郁亮:各方認可的接班人

對於郁亮,王石很早就表露出用其作為接班人的想法。他在去年的萬科股東大會上說,如果郁亮能接替他當董事長,自己就可以放心辭職了。

深圳地鐵官方新聞稿中說:“希望萬科團隊在郁亮先生的帶領下,按照既定的戰略和運營機制,持續領跑房地產行業,創造優秀業績回報股東,回饋社會。”

郁亮1990年加入萬科,2001年接任萬科總經理,全面接手萬科的具體經營管理。在他的帶領下,萬科不斷實現跨越式發展,年銷售額從2001年的31.7億元增長到2016年的3647.7億元,15年間增長了114倍。2016年,萬科躋身《財富》“世界500強”。

萬科:成為國企,現有機制是否延續存疑

隨着恆大將所持股權轉讓給深圳地鐵,萬科管理層危機暫時可以解除了。但上述董事會、監事會名單能否順利獲得股東大會通過還無法完全排除疑問。

即使獲得通過,考慮到作為第一大股東的深圳地鐵是百分百國企,萬科已經完成了事實上的國有化過程,這將給萬科管理層帶來怎樣的影響尚不可知。

就在上周,澎湃新聞援引接近萬科人士稱,萬科正計劃對其薪酬體系進行調整,還引述一封萬科人力資源部內部郵件稱,“面對地產'黃金時代'結束,集團薪酬政策將據此進行分步調整,”不少員工將此解讀為降薪。

而萬科回應傳聞稱,公司適時調整薪酬激勵政策,是企業慣例,和股東結構變化沒有任何關係。而且,調整的方向不是降低薪酬,而是調整結構和發放節奏。

深圳地鐵集團在今日發佈的新聞稿中表示:“將依法、依規履行基石股東職責,繼續支持萬科的混合所有制結構,支持萬科城市配套服務商戰略和事業合伙人機制,支持萬科管理團隊按照既定戰略目標,實施運營和管理,深化“軌道+物業”發展模式,與各方股東共同推動萬科長期穩定、健康發展。”

寶能:敗走麥城?

寶能系持有價值數百億元的萬科股份,仍身在局中的掌門人姚振華究竟將何去何從,這是這幕大戲最後的懸念。

寶能系所持萬科股權將在7月迎來解禁期,目前尚不能確定寶能是否出售。鑒於深圳地鐵已明確表態不會增持,或許,深鐵不會成為寶能所持萬科股權的接盤對象。

寶能系或在年初就已“心生退意”--在恆大表態無意增持萬科之後,寶能系發佈聲明,將之前自己作為萬科“戰略財務投資者”的角色修改為“財務投資者”。彼時,監管部門啟動了對寶能系收購資金來源的調查,並採取了監管措施。

從財務角度,按照安信證券分析師的分析:寶能持有萬科25.4%的股權,持股成本約16元,目前尚處於浮盈狀態。此前恆大轉讓股權無論從價格和模式上都設立了隱形的標準,若以恆大的交易價格,寶能有機會盈利退出。

儘管身為萬科第二大股東,但寶能系並沒有提名新一屆董事會、監事會候選人。

截至目前,寶能方面對此尚沒有任何回應。萬科董秘朱旭在接受媒體採訪稱,目前沒有收到寶能及其他股東的提名方案。

據21世紀經濟報道的計算,若“寶能系”對萬科董事會換屆進行提名,在目前董事會擁有11名成員的前提下,則其將至少獲得3個席位,與深圳地鐵情況一樣。

就目前來看,“寶能系”正處於自顧不暇的狀態。一方面,掌門人姚振華2月被罰撤銷前海人壽任職資格、禁入保險市場10年;另一方面,旗下前海人壽遭遇連串危機:先是在去年底被保監會叫停萬能險新業務,責令整改,其後的2月份又被保監會頂格處罰,之後的5月又被一組神秘郵件曝光稱,預計面臨600億元退保風險。

自2015年7月第一次舉牌后,“寶能系”不斷增持至持股25.40%,一度成為萬科第一大股東,直至恆大將名下股權悉數轉讓給深圳地鐵集團為止。

來源:華爾街見聞,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016692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