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6月23日 星期五 12:56 PM

 

央行縮表之爭的三大焦點
央行縮表之爭的三大焦點

 

 

美聯儲縮表引發了市場對我國央行貨幣政策被動收緊的擔憂。對於縮表,市場關注的焦點在於,央行是否有必要縮表?縮表是否意味着貨幣緊縮?之後的流動性是否還會趨緊?6月22日,央行參事盛松成及上海財經大學金融學院博士研究生龍玉聯合發表署名文章稱,央行不會像美聯儲那樣縮表,並且縮表並不意味着緊縮。此外,對於後續流動性,盛松成表示,“不會再趨緊”。

是否有必要縮表

6月15日,美聯儲宣布加息,並且美聯儲FOMC會議還討論了縮表事項。有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打出的一套加息+縮表的“組合拳”給央行出了一道難題。對於美聯儲加息,央行淡定應對,並未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對於美聯儲縮表,市場認為,相比預期之中的加息,縮表計劃對全球市場的衝擊可能更大。

對此,盛松成表示,由於中美兩國央行在貨幣創造機制、經濟運行狀況以及貨幣市場環境上的不同,決定了我國央行不會像美聯儲那樣縮表。縮表指的是央行縮小資產負債表的行為。資產負債表包括資產方和負債方兩方面,任何一方數額的減少都會導致縮表現象的出現。

對於央行目前是否存在縮表的必要,盛松成指出,我國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擴張程度近十年來遠遠小於美聯儲的擴表。

數據顯示,美國資產負債表規模由2007年金融危機前的不到9000億美元,擴張到2014年的4.5萬億美元。同期,我國央行資產負債表僅擴張不到2倍。目前美國的超額準備金率仍較高,2017年4月為19.04%,而2017年一季度末我國超額準備金率為1.3%,貨幣乘數達到5.3倍。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也認為,當前,央行縮表的必要性不大,一方面,中國經濟仍將保持中高速增長態勢,經濟總規模還將保持穩定增長,這需要央行提供穩定的貨幣供應;另一方面,在2015年前十年內,央行資產負債表擴張的主要動力來自於央行基礎貨幣中的外匯占款,隨着外匯占款持續不斷凈減少,央行為了維持流動性基本穩定,也創造性地進行了逆回購、MLF、PSL、SLF等貨幣投放,這些新型流動性工具,將可能使得央行總資產繼續保持擴張態勢。

在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看來,“去年到今年,大量資本通過各種渠道向外流出,把手中的人民幣給央行,換成美元。央行很被動,它本來不想讓你換,但它找各種渠道換了后,賣給央行,央行就等於把人民幣收回來了,所以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出現的是被動性地往回縮”。

縮表是否意味着緊縮

盛松成指出,縮表並不意味着緊縮。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的變化是政策工具組合共同作用的結果,縮表與緊縮並不是同一回事。

盛松成以不同月份央行資產負債表和貨幣供應量的對比來做解釋。他指出,今年2月和3月,央行資產規模分別縮減了2798億元和8116億元。同期,廣義貨幣供應量的乘數由上年末的5.02倍,上升到3月末的5.29倍,因而目前貨幣供應量增長平穩。一季度央行資產規模的變化,主要與現金投放的季節性變化及財政存款大幅變動有關,不能僅將一季度的縮表視做貨幣政策取向的變化。

對此,黃志龍也認為,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波動,主要受外匯占款的被動影響,央行主動控制的難度比較大。所以,在外匯占款凈減少的情況下,央行適時轉變了基礎貨幣投放方式,維持流動性穩定。儘管某個月份的縮表、擴表和貨幣政策沒有必然的聯繫,但是一旦縮表或擴表持續較長一段時間,在當前央行投放基礎貨幣主動性越來越強的情況下,仍可能是貨幣政策緊縮或寬鬆貨幣政策的結果。

縮表會帶來怎樣的影響?黃金錢包首席分析師肖磊認為,縮表主要看具體的時機選擇,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無論如何操作,縮表對市場的影響主要還是抬高資金成本,這可以說就是緊縮,但如果央行同時有一些其他釋放流動性的操作,對衝掉這個風險,就可以不叫緊縮。

在郭田勇看來,通過資管這種監管新規導致金融機構層面出現縮表是有可能的,在非銀行金融機構去槓桿、去通道的背景下,各個機構同時管理資產規模往下降,大家都在縮表。這種縮表央行也很擔心,因為無論是央行層面縮表還是金融機構層面縮表,都會導致社會整體貨幣供應量往下降。

流動性是否還會趨緊

“市場利率的上行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利率上升的空間已不大,流動性也不會再趨緊。”對於後續流動性,盛松成如是表態。6月22日,央行公開市場進行400億元7天期逆回購操作,同時有800億元逆回購到期,實現凈回籠400億元,這是央行兩周來首次凈回籠,而且也是連續兩天暫停14天期及28天期逆回購操作。不過,當天市場利率顯示,資金面的緊張態勢有所緩解。6月22日,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多數下行。

在此前,多數期限Shibor利率呈現一路上漲的趨勢。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央行貨幣政策收緊,逆回購投放減少。今年央行已經三次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黃志龍認為,市場利率是一種常態化回升,當前各種市場利率儘管較2016年有較大的上升,但也僅僅是回升到2015年初的水平。後期市場利率持續上升的空間不大,央行的公開市場操作利率將保持平穩,而公開市場投放也將保持凈回籠和凈投放交替進行的常態化軌道。

剛開始進入今年下半年,央行的態度有轉變跡象。在公開市場操作方面,上周(6月10日-16日),央行通過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實施了較大規模的流動性凈投放。此外,央行官員對貨幣政策“朝收緊方向發展”到“不松不緊”的表態也顯示央行態度的微妙變化。

肖磊表示,市場利率上升的前提是,美聯儲加息導致的外部因素,以及國內對人民幣匯率穩定性的要求,目前看美元並沒有持續沖高,人民幣匯率較為穩定,持續推升利率沒有比較,而且外匯儲備開始增加,未來一段時間國內貨幣政策有可能會較為寬鬆一些,加大逆回購可能是很重要的一個釋放流動性的工具。

來源:北京商報記者 閆瑾 劉雙霞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