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8月08日 星期二 08:11 AM

美國製造業的大州爭奪戰
美國製造業的大州爭奪戰

88

富士康在美設廠的故事還遠未結束,各大州爭搶製造業的戰爭才剛剛開始。迎合美國國內藍領階層對美國製造業外流的不滿,直面實體經濟與金融服務業之間的“斷層線”的擔憂,“雇美國人,用美國貨”的口號似乎不現實,但特朗普卻在加速兌現讓製造業迴流美國的承諾。隨着越來越多製造業企業再次把目光投向美國,一場州際爭奪戰愈演愈烈。

富士康來了

在富士康塵埃落定威斯康辛州之前,富士康總裁郭台銘的選擇頗多。而在此之後,誰是下一個“威斯康辛”同樣競爭激烈。

上個月,美國宣布,富士康未來四年將在美國威斯康辛州投資100億美元興建液晶面板(LCD)工廠。8月2日,美國方面稱富士康將在美投資100億美元興建工廠,可能只是開始,稱郭台銘正考慮增加在美投資量,把總投資量增加至300億美元。

8月5日下午,郭台銘在富士康深圳總部會見了美國密歇根州州的長斯奈德,雙方會談了近兩個小時,斯奈德在郭台銘的陪同下參觀了富士康園區。

郭台銘首次對美國方面所說的300億美元投資做了回應。他表示:“在美國投資是不是有300億美元,我們不能說是確定的,在威斯康辛州之外,富士康也在和美國其他各州進行有關投資的談判。我們肯定會和密歇根合作下一代汽車技術,比如車聯網和無人駕駛。”

“富士康在密歇根的投資接下來會很快有結果,至於金額多少還不能宣布。美國76%的汽車研發都在密歇根,我們認為密歇根是未來汽車的研發中心,我們希望把他們的無人駕駛技術帶過來,把富士康精密磨具、自動化設備帶過去。” 郭台銘說。

爭奪製造業

回到美國的製造業,富士康不是第一個,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個。除了富士康,還有一些大企業如軟銀、豐田也準備在美國投入巨資。

豐田汽車上周五宣布,將與萬事得在美國興建價值16億美元的組裝廠,從而為希望引進工作機會和投資的美國中西部與南部各州吹響了爭奪戰的號角。

豐田北美主管Jim Lentz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稱,該公司尚未開始研究工廠選址,但會將工廠放在豐田現有的供應鏈附近。該組裝廠預計會僱用4000名工人。對於豐田來說,這項投資是為了擴大其在美國的汽車產能和市場份額,並加強對底特律汽車廠商獲利豐厚的卡車業務的攻勢。

豐田在美國八個州設有10家工廠,跨越西弗吉尼亞、肯塔基、印第安納、阿拉巴馬、密西西比和德州,形成一條弧形帶。諮詢公司AlixPartners運營業務主管Foster Finley稱,南部各州的優勢包括鐵路和高速公路基礎設施、臨近主要港口,而且勞工和監管環境對企業有利。俄亥俄和密西根等中西部州則可以用減稅或以公共資金承擔員工培訓計劃等政策,來抵消上述優勢。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孫傑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稱:“隨着美國經濟復蘇,進出口都有上升,但顯然出口的增長不及進口。像富士康這種類型的企業,可以增加出口,減少進口是美國非常歡迎的企業。此外,汽車製造業的迴流也有助於美國減少從墨西哥等國的進口量。”

“鏽蝕”的焦慮

當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以“讓美國再次強大”的口號成功地在多個民主黨票倉州險勝之時,“鐵鏽地帶”又重新回到了公眾視線。

“鐵鏽地帶”喻指美國東北、中西和五大湖地區的傳統工業州,包括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伊利諾伊州、威斯康星州等。這些地區代表美國製造業的心臟地帶,比如,俄亥俄州的鋼鐵煉油業、密歇根州的汽車工業、賓夕法尼亞州的冶金焦炭業都是美國20世紀80年代的驕傲。

但是隨着全球化、自由貿易和製造業的全球競爭興起,尤其在2008-2009年金融危機的衝擊下,這些傳統工業和製造業州不僅在產業上急劇下行“生出鐵鏽”,還在人口上迅速萎縮。

工作崗位的丟失和十年不漲的工資給人們帶來極大的焦慮感。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在美國最大的服裝製造中心南加州,工作崗位已從20世紀90年代中期的10萬多人下降到去年的4.6萬人。即使留在美國本土的服裝廠商,成本也必須向海外製作商靠攏,以獲得在美國市場上更大的競爭力。

“產業漂移”

“整個歷史告訴我們,一個國家欣欣向榮的關鍵就是欣欣向榮的製造業。但是在數十年的錯誤領導下,美國從被人嫉妒的世界製造業火車頭變成了迅速去工業化的國家。” 特朗普在競選時告訴選民。

美國製造業在1979年達到頂峰,當時有1900萬從業人口。美國勞工部的數據顯示,美國製造業的從業人口從1979年後就逐步下降,在2000年之前,約為1700萬-1800萬。

但在2000-2010年的十年間,美國製造業崗位數從1730萬急速下跌到1150萬。雖然隨後的經濟復蘇使得美國製造業的就業人數出現恢復,增加了近80萬個崗位,但是2000-2016年,美國製造業還是損失了超過500萬個工作崗位。

美國製造業在全球比重的下降也是“產業漂移”的結果。自1860年以來,製造業的中心開始在全球轉移,新的製造業中心的出現拉低了美國製造業的貢獻和比重。對此孫傑分析稱:“隨着美國進出口的萎縮,貿易對美國經濟的拉動作用也出現了下滑,過去貿易增長對美國經濟的拉動大概在1個百分點左右,現在進出口的拉動作用只在0.2%左右,這也是特朗普政府積極推進製造業迴流的原因。”

來源: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文 韓瑋/製表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