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9月09日 星期六 23:33 PM

摘要: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都牢牢把控着比特幣世界的定價權:這裡擁有全世界最大的交易市場,掌控着世界八成以上的交易量。在最新的監管政策出來后,中國將告別在比特幣世界中的這一特殊地位。

*本文作者劉鵬,來自騰訊財經稜鏡,原文標題《中國告別比特幣交易所:全球最大市場的覆滅》*

9月8日晚,供職於一家比特幣交易所的黃博和他的同事一起,擠進北京五道口的桌游吧里,用一場“狼人殺”遊戲來迎接周末的到來。

一則消息在他手機上彈出,“監管層醞釀關停包括比特幣、以太坊等在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

再過幾天,就是這家交易所成立4周年的日子。他們還準備了一場交易所行業自律座談會,來迎接自己的生日。但目前看來,似乎一切都不需要了。

比特幣,這一誕生於2009年、由33位字母和數字組成的虛擬貨幣,自進入中國后,在一片爭議聲中幾經波折,價格最高突破超3萬元/枚。

隨着價格的飆升,大批玩家帶着資金湧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都牢牢把控着比特幣世界的定價權:這裡擁有全世界最大的交易市場,並掌控着世界八成以上的交易量。

在最新的監管政策出來后,中國將告別在比特幣世界中的這一特殊地位。

“之前知道要有監管措施,但沒想到是直接關停。”一位交易所負責人驚訝地在電話中連連嘆氣。

這並不是比特幣交易所遇到的第一次監管。2017年初,受外匯管制和類金融業務風險控制等因素影響,央行在短時間內現場檢查並約談國內幾家主要的交易所,要求 “不得違規從事融資融幣等金融業務,不得參與洗錢活動”,並暫停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提幣業務。

這一舉措立刀見影,中國比特幣的交易量大幅減少,主要交易平台的交易量甚至跌到不及高峰時期的1%。但暫停提幣的監管要求,將大量買賣比特幣需求趕至場外交易,畸形的供需狀態,一度讓場外市場的比特幣價格,相較於交易所價格溢出超20%。一些嗅覺靈敏的大玩家盯上這一機會,連接需求方和出賣方,坐收不菲傭金。

對於場內的交易所監管,騰訊財經獲悉,央行此前醞釀的措施包括,將這些交易所類比於互聯網金融業務並納入到監管體系下,甚至還起草了一份管理辦法文件。但最終監管層轉變了這一思路,取消牌照化管理,並開始研究新的監管辦法。

時隔半年之後,提幣業務正常恢復,比特幣價格繼續狂飆突進,交易所一度歡欣鼓舞,認定監管政策將迎來明朗化。

兩個月過後,交易所等來了可能是最差的結局:直接關停。

受此消息影響,比特幣價格應聲跳水,一度跌至20%。對於玩家們而言,他們有的恐慌拋售,有的則趁機抄底,還有的則默默提幣至錢包存儲,並打算轉換至海外平台甚至場外市場,繼續操作。

洗錢

作為一種基於數學算法的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因其數量有限、去中心化、匿名性等特點在近幾年迅速風靡全球,吸引了眾多關注的目光。

但這些特徵,也導致比特幣自誕生以來,即被用以各類灰色地帶。而通過比特幣來繞過央行外匯管制,將資本轉移出境,亦是其主要用途之一。

一個極端案例是,在2015年股災期間,通過高頻交易獲利20多億元的貿易公司伊世頓,謀求通過比特幣來轉移巨量資金。

騰訊財經獲悉,伊世頓彼時找到了比特幣中國這一交易平台,但比特幣中國相關人士告訴騰訊財經,伊世頓彼時沒有通過相應的實名制驗證,且交易數額巨大,這一行為引起平台的警覺,從而拒絕了伊世頓交易請求。

相對於比特幣中國這樣的場內交易市場,風險更大的,在比特幣的場外市場。

比特幣場外市場,類似於證券OTC櫃檯市場,沒有固定的交易場所,沒有嚴格的規章制度,採取一對一協商式的交易方式。

與場內交易所相比,比特幣場外交易,一般而言數量更大。一位接觸場外交易多年的玩家介紹,“比如一次買賣就上千個比特幣,按照現在的價格來算,這大概相當於人民幣2000多萬。”

此外,場外交易模式簡單,一般是中間人拉來買賣雙方,協商好數量和價格,以及中間人的傭金所得,交易就順利完成了。

因此,這些特點決定了,比特幣場外交易,更適合用以逃避外匯管制的資產轉移。

從場外交易市場買入比特幣--轉移到國外交易平台--賣出比特幣--提現至銀行卡,通過這一路徑,資金相較於交易場內交易所而言,可以毫無限制地跨境往來。

轉移

而最新的監管政策,或將把大量的買賣需求,趕至場外交易市場。

關停比特幣交易所的消息一出,部分經歷過比特幣多次漲跌無度的玩家們,在勁爆的消息面前乖乖繳械,幣價直線跳水20%。

“虧了一輛特斯拉。”一位玩家在朋友圈彙報自己的虧損額。在財富效應明顯的幣圈玩家裡,將賺到或虧掉的錢,換算成心儀的實物並相互調侃,是一種流行的方式。

有人膽怯有人貪婪。在大跌的市場中,依舊有玩家奮起殺入,連續買入多枚比特幣,並解釋稱“大跌之後的價格,比國外交易所的價格便宜多了,在場外倒一下手就可以賺到錢。”

作為世界虛擬貨幣鼻祖,比特幣具備的全球流動性,為這些玩家們抄底帶來了諸多底氣。將比特幣從交易所提取出來,在海外交易所進行交易,成為部分玩家當晚主要的操作手段。

針對這種需求,有人趁機打起廣告,“交易平台關還是不關,都把幣放在硬件錢包里,留着增值,投資數字資產要從國際角度來看,你要做的就是把幣存進硬件錢包,不怕交易所關,不怕幣價漲跌,啥都不怕。”

“別看現在國內在跌,但是國外市場還有那麼大呢,絕對有實力把幣價拉回來,所以建議不要買賣,趕快把幣從交易所提取出來放到錢包存儲,有需求可以到場外來交易。”另一位接上話茬,教導着玩家們。

“畢竟,比特幣是世界的,有什麼好擔心的。”他說。

尋找後路

“比特幣中國目前正常運營,沒有收到相關監管部門的通知。”

“火幣網運行正常,目前沒有收到此消息。”

“OKCoin未接到通知,交易和提現功能一切正常。”

來自監管層的消息報道后,國內最大的三家比特幣交易平台均表示未收到任何通知。

交易所的客服人員,也在忙不迭地給每個慌張前來問詢情況的客戶解釋情況,並勸導不要緊張,可以靜待事情後續。

正在玩狼人殺的年輕人們,也接到了領導們打來的電話,安撫他們“要心無雜念”,“該幹啥幹啥”。

但不安的情緒依舊在蔓延。在正式文件下發之前,交易所需要想好對策,備好後路。

和玩家一樣,轉戰海外也是交易所的主要應對方案。一位正欲發起成立交易所的投資人在晚間跟騰訊財經表示,其決定將交易所直接設立在日本,因為那裡的法律承認比特幣的合法地位,並對這一行業的創業公司“非常友好”。

而國內一家大型的比特幣交易所,也表示如若國內被取消,將推動向海外業務的轉型。

也有發現新“商機”者,在研究報道全文後表示,監管層要禁止的是虛擬貨幣與法幣之間的交易所,因此說明“並不禁止虛擬貨幣和虛擬貨幣之間的交易所”。

他興奮地表示,在法幣交易被叫停之後,今後國內交易所的主流將是幣幣交易。

監管如此嚴厲之下,玩家尋找縫隙之欲仍未打消。

來源:華爾街見聞,https://wallstreetcn.com/articles/3029815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