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09月28日 星期四 12:53 PM

 

蘋果推出新iPhone后股價連跌 市值已縮水約566億美元
蘋果推出新iPhone后股價連跌 市值已縮水約566億美元

 

 

美國前總統羅納德·里根在1986年推出的得到兩黨支持的稅制改革,通過擴大稅基和降低稅率提高了簡單性、公平度和經濟效率,與如今特朗普的個稅改革思路似乎背道而馳。增支的背景下,無法有效擴大稅基實現增收,特朗普的稅改被質疑將最終有利於收入最高的1%人群,導致聯邦債務爆炸性升高,對中產減負只是一場口頭上的風暴

未標題-1 拷貝

減稅陷阱

當地時間27日,特朗普將前往印第安納州發表演說,並揭開稅法改革的框架。特朗普稱,即將發佈的稅改框架將會非常充分、富有細節,將會是一份非常有力的文件。此前,特朗普的稅改方案僅有一頁紙大綱。

“不是一點點,而是大規模。”特朗普計劃對中產階級進行大規模的減稅。這包括將家庭的標準抵扣額提高近一倍,並且提高兒童稅收抵免額度。特朗普稱這是美國家庭非常期待,並長期討論的政策。

據披露,最新的稅改細節顯示,最低個人所得稅率將從當前的10%提升至12%,結合周一泄露的最高個人所得稅率從39.6%降至35%,都與白宮4月發放的一頁紙稅改提綱一致。參與撰寫稅改規則的白宮及國會兩院共和黨領袖也表示,個人所得稅等級將從七檔降為三檔,符合特朗普的競選主張。

其中,標準扣除額將翻倍,也與白宮的最初構想別無二致。單身人士的標準扣除額將從6350美元提高到1.2萬美元,家庭報稅的標準減免額從1.27萬美元提高到2.4萬美元。這將代表,年收入在1.2萬美元以下的低薪個人,以及年收入在2.4萬美元以下的低薪家庭(夫妻二人),不用再繳納個人所得稅。

“減稅”被特朗普視為對中產階層稅收減負的紅利。不過國會民主黨認為,這將巧妙地掩蓋特朗普同時為富人減稅的事實。48個民主党參議員中有46人近期簽署了聯名信,反對稅改增加赤字或傾向於富人。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魏南枝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按照目前的減稅框架,無法在實現增收的基礎上增加支出,財政赤字將是關鍵議題。

從目前的狀況看,聯邦政府的收入只有9%來自於企業所得稅,大約一半來自於個人所得稅,從稅改的角度來看,如果不想財政傷筋動骨,就只能從實際影響較小的企業所得稅動手。

“偏袒”富人

雄心勃勃的減稅被視為“偏袒”富人。對此,特朗普多次反駁,“富人根本不會在稅務改革中受益,我們尋求惠及中產,我們尋求創造就業職位,就業也是惠及企業。我認為富人的情況大概是維持現狀”。

1986年,當時參與里根稅改的各方都認同的核心原則是,改革不得降低高收入納稅人的稅務負擔。里根在降低最高邊際稅率的同時實現了這一目標,因為他提高了資本利得稅,降低了投資激勵,加強了企業稅征繳,限制了避稅,並且沒有觸碰遺產及贈予稅。

遺憾的是,無論是特朗普計劃還是眾議院議長保羅·瑞安提出的計劃,都遠遠不能足量擴大稅基以彌補對頂端人群的減稅。

“在窮人基本不需要納稅、富人通過各種渠道積極避稅的大背景下,簡單地通過稅率及標準扣除額的調整很難真正為廣大中產階層減稅。因為這種基於中產納稅主體內部不同圈層的再分配仍沒有跳脫整個中產範疇,無非是針對富裕中產、普通中產、底層中產的局部調整。”魏南枝據此分析稱。

“雖然美國經濟數據向好,但非農表現不佳,這就意味着新增就業人口沒有顯著增長,從而擴充中產繳稅基礎。特朗普能夠真正落實減稅的思路,應該是通過實體經濟回歸帶動工作崗位增加,促使中產群體規模擴大,即有能力納稅且不得不繳稅的人越來越多,通過稅基的擴圍實現橫向減稅,最終保證在政府增支的基礎上有效增收。” 魏南枝進一步解釋稱。

對特朗普計劃的估算顯示,收入在100萬美元以上的0.9%人口平均稅後收入將增加14%。與之相比,中等收入階層的擬議平均減稅額僅1000美元,約為稅後收入的2%。

里根稅改簡化了稅法,廢除了行業特定避稅條款。相比之下,特朗普的稅改提議把任何可以劃為來自某個企業實體的收入的稅率都降至15%,被視為變相創造了避稅機會。在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所所長滕建群看來,給企業減稅就是在變相保護富人,“實現企業減稅,得到好處的並不是企業員工,而是企業主”。

白宮博弈

特朗普善於抓住市場的眼球,儘管稅改方案尚未成型,但給市場帶來的心理衝擊卻已經歷經數輪。在4月下旬公布的最新稅改方案,成為特朗普上任以來第一個即將付諸國會討論的稅改方案,他提出的降低個人以及公司所得稅以及鼓勵美國企業將海外利潤轉回本土,成為全球市場矚目的核心議題。

然而“雷聲大雨點小”,這或許是特朗普稅改之路的真實寫照。醫改法案失利、稅改滯后,一心想要大刀闊斧改革的特朗普被認為已經陷入了“腹背受敵”的境況,有人比喻國會參眾兩院與白宮上演着“三國殺”。

為了尋求首個立法勝利,白宮下大力氣牽頭制定稅改立法。目前各方矛盾信息層出不窮,進度已經滯後於市場預期,因此進入9月,特朗普稅改方案出台已迫在眉睫。滕建群表示:“特朗普與奧巴馬有很大不同,最近他請很多相關議員吃飯交流,把工作做在表決之前。入主白宮快一年,如果再拿不出建樹,壓力更大。”

一周之前,美國參議院共和黨議員已經達成初步的預算協議,朝稅改立法又進一步。滕建群認為,這也體現了特朗普善於交易的藝術,“特朗普現在的賭注就是與民主黨人在2018年預算上進行了勾兌和妥協,所以現在反倒是民主黨人支持預算,共和黨人有一部分人被激怒。現在可以看到,特朗普在利用各黨派之間的利益進行分化瓦解,形成新的合力,為自己的預算提供服務和保障”。

美國媒體分析稱,白宮和國會很有可能在2018年達成一定程度共識,推動一個各方妥協后的稅改法案過會,以期實現競選承諾,穩住2018年中期選舉的大局。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文 李烝/製表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