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華爾街見聞 | 2017年10月03日 星期二 12:39 PM

摘要:拉加德認為,拒不接受虛擬貨幣可能不明智。她預計,到下一代人生活的年代,虛擬貨幣的很多技術挑戰可能被克服,有些經濟體可能更多使用虛擬貨幣,掀起“美元化2.0”;虛擬貨幣可能顛覆傳統的銀行服務和央行監管模式。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微信ID:wallstreetcn),作者王維丹。

IMF執行總裁拉加德認為,將虛擬貨幣拒之門外可能不是明智之舉,我們的下一代人可能發現,它們在很多方面不亞於現有的貨幣和央行的政策。

上周五拉加德在慶祝英國央行貨幣政策獨立二十周年的活動期間發表講話,暢想金融科技在下一代人生活的年代將怎樣改變央行,展望虛擬貨幣、新型金融中介模式和人工智能三類創新可能帶來的影響。

拉加德對虛擬貨幣等新興技術持包容態度,認為虛擬貨幣目前並未威脅法幣和央行,但日後可能克服目前面臨的很多技術挑戰,可能比一些法幣更便利、更穩定,作為支付方式更受青睞,可能顛覆銀行服務模式,迫使央行擴大監管範圍。

拉加德明確表示,“拒不接受虛擬貨幣可能並非明智之舉”,在貨幣穩定、發行、監管等方面,未來“虛擬貨幣可能不亞於現有的貨幣和貨幣政策”,在有效運行貨幣政策的同時,央行決策者應該對新的創意和需求持開放態度。

今年以來比特幣等虛擬數字貨幣交易價大幅走高,中日韓等國家地區的監管機構紛紛採取行動,或是打擊ICO代幣融資或是批准交易平台註冊。

作為全球性金融機構的領導者,拉加德的預言無疑讓圍繞這些貨幣的爭議更為激烈。

目前華爾街對虛擬貨幣爭論不斷。上月摩根大通CEO接連抨擊,斥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為騙局,而本周一媒體稱高盛考慮開展比特幣等數字貨幣交易,成為首家準備直接交易數字貨幣的華爾街巨頭。

虛擬貨幣大有潛力 不宜拒之門外

拉加德上周五講話指出,虛擬貨幣不同於支付寶等現有貨幣的電子支付方式,它們提供自己的賬戶和支付系統,既無需中央化的清算所也無需央行,就能完成個人對個人(P2P)交易。

拉加德認為:

“目前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對現有法幣和央行沒有任何威脅,或者說幾乎沒有威脅。因為它們波動太大、風險太高,能耗太密集,因為其支持技術還沒能規模化。很多(虛擬貨幣)對監管者來說太不透明,有些已經被黑客侵入。

但這其中很多技術挑戰都可能隨着時間推移得到解決。還不算很久以前,一些專家曾認為,個人電腦永遠不會得到應用,平板電腦只會用作昂貴的咖啡托盤。所以我覺得,拒不接受虛擬貨幣可能並非明智之舉。”

更有價值的貨幣?

拉加德預計,有些經濟體可能越來越多使用虛擬貨幣,她將此稱為“美元化2.0”。為什麼有些國家的國民會寧可持有虛擬貨幣,也不用美元、歐元或者英鎊這類現實的法幣?拉加德的解釋是:

“因為(持有虛擬貨幣)有朝一日可能比獲得紙幣更容易、更安全,特別是在偏遠地區。因為虛擬貨幣實際上可能變得更穩定。

比如它們可能按一比一對美元、或者穩定的一籃子貨幣發行。發行可能完全透明,得到可靠的、預設的規則管理,由程序算法監控,甚至可能有一套反映宏觀經濟環境變化的“智能規則”。

因此,在很多方面,虛擬貨幣可能不亞於現有的貨幣和貨幣政策。央行官員的最佳對策是繼續有效地運行貨幣政策,同時隨着經濟發展,對新的創意和新的需求持開放態度。”

更好的支付服務?

在支付服務方面,拉加德預計,未來人們可能更青睞虛擬貨幣,因為它們的成本可能和現金相當,和現金一樣便利,卻毫無結算風險,也不會有清算延遲,不存中央登記,不需要檢查賬戶和身份的中介。

她預計,如果私人發行虛擬貨幣仍有風險,仍不穩定,甚至可能有國民呼籲本地央行提供數字貨幣的合法發行方。

拉加德還給活動東道主英國央行提了一個問題:當新服務經濟來叩響你們央行的大門,你會不會把它迎進來,給它上茶--金融流動性?

金融中介新模式

面對虛擬貨幣的崛起,今天我們認識的銀行服務模式可能不復存在。

拉加德預計,未來人們可能只在電子錢包里保留儘可能最少的支付服務餘額。剩餘的可能留在共同基金里,或者投資P2P貸款平台,它們享有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在自動信用評分方面的優勢。

她認為,現在是數據為王的世界,以軟件為主,產品開發周期只有六個月,然後不斷更新,簡單的用戶界面和安全性可靠就能收費很高。金融領域的新玩家不必開一些分行辦公室。

她預計,如果銀行存款減少,資金通過新的渠道流入經濟,有人會認為這給現在這種銀行模式提出了挑戰。

央行的貨幣政策會怎樣變化?

現在央行一般通過一級經紀商、一些大銀行影響資產價格。其方式是,在公開市場交易中。以固定的價格向這些經紀商提供流動性。

拉加德質疑,如果這些大行和新金融環境的相關性下降,向央行交存款準備金的需求減少,可能貨幣政策的傳輸機制不會像現在這樣有效。

她由此預計,央行很可能被迫增加交易的對手方,對手方增多意味着,更多企業會面臨央行的監管。更好地監管影子銀行看來更緊迫。

隨着影響力擴大,央行承受的公眾監督和政治壓力也將加大,需要進一步捍衛其貨幣政策方面的獨立性,需要更清晰的溝通。

由於未來將出現新形式的金融服務商,可能無法輕易納入傳統監管類別,未來監管的重心也可能進一步擴大,主要監管對象會從金融實體變為金融活動。這可能需要巧妙地評估程序算法的安全和健全。

來源:華爾街見聞,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