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15:07 PM

對難民“開門”的默克爾,卻被自己人關上了門。最新民調傾向重新大選,無論在德國,還是在歐洲,默克爾似乎漸失權威。按照歐洲其他國家的標準,德國選民依然非常穩定,德國民粹主義新選擇黨距離掌權仍有很長的路要走,組閣失敗讓這樣的信號變得不明朗。德國一直被視為歐洲是否穩定的象徵,新政府難產無疑給歐洲帶來新的變數,也令默克爾面臨執政10餘年來最嚴峻局面。

重新大選?

ninja142448110240621

周三公布的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一半德國人支持重新舉行大選,此前德國總理默克爾未能與另外兩個黨派就組建新的執政聯盟達成協議,她本人也暗示不排除重新舉行大選的可能性。

此次調查是INSA為發行量最大的日報《圖片報》進行的,結果顯示49.9%的人支持重新舉行大選。結果還顯示,48.5%的選民認為中左翼社會民主黨拒絕與默克爾的聯盟黨再次組建“大聯合政府”是正確的,只有18%的人支持組建“大聯合政府”。

在重新舉行大選的情況下,40%的選民支持默克爾再次參加競選,24%的人希望她的聯盟黨選出另一位候選人。

自民黨退出,組閣談判戛然而止,默克爾的組閣難度陡然加大。德國媒體認為默克爾未來或嘗試組建少數派政府,或接受重新大選。在專家看來,“牙買加聯盟”是一個不得已的組合,三黨立場相差太大,甚至針鋒相對,此前唯一的粘合劑是三黨都希望執政,現在自民黨放棄執政,繼續談判的基礎就沒了。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德合作中心副主任楊解朴認為未來有四種可能:一是聯盟黨同綠黨組建少數派政府;二是聯盟黨放棄綠黨,轉而同自民黨商談組建少數派政府;三是聯盟黨極力勸說社民黨“回頭”,再次像現在這樣,組建大執政聯盟;四是重新大選。

一直關注組閣談判的總統施泰因邁爾呼籲各黨履行責任,“這個責任並不是通過重新選舉把選民的授權再交還給選民”。

根據最新民調,除了綠黨和極右翼的德國選擇黨得票可能增加,其他黨派將沒有太大變化。這是主流政黨和選民不希望看到的。而政治空轉對相對平穩的德國政治和經濟會造成負面影響。

重新大選則很有可能給德國政局帶來新的變數。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研究所所長崔洪建表示,如果德國進行提前大選,一方面表明德國政治之前呈現的穩定性可能是一種假象,這對於德國的整個政局是不利的。另一方面,提前大選的結果很難預料。社民黨在之前的選舉中已經失敗,這次可能會拖累聯盟黨的支持率也進一步下降。如此一來,德國長期以來形成的相對穩定的政治局面,可能就會出現前所未有的變化。

漸失權威

歐洲各國接收難民比重_meitu_1

歐洲各國接收難民比重_

路透社稱,默克爾顯然為這次談判耗費了大量心力,宣布談判失敗時她“顯得疲憊”。默克爾20日凌晨在柏林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對自民黨退出談判表示遺憾。她說,聯盟黨曾相信,各方走在同一條道路上,本可達成一致。綠黨領導層則批評自民黨未能擔負起自身責任。

19日是此次四黨組閣談判試探性談判階段的最後一天。基社盟秘書長朔伊爾當晚對媒體表示,當天對話的中心爭論點是移民問題。

聯盟黨和自民黨希望能為德國接納移民的數量設置上限,而綠黨則持相反立場。此外,各方還圍繞氣候、能源與財政政策展開激烈討論。自民黨主席林德納當晚表示,自民黨同綠黨間的分歧過大。

組閣談判破裂表面上看是各方分歧嚴重所致,深層原因在於德國社會各階層和地區在內政外交多個問題上的分裂。財政政策、環境政策、對歐政策和移民、難民政策是此次談判中各方矛盾最突出的4個關鍵議題。

這些矛盾凸顯德國社會在貧富差距、應對外來人口和文化以及處理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間關係等問題上的意見分歧。在大選中,選民投票較以往分散的現象,反映出德國社會對未來發展方向感到一定程度的迷茫。

德國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接收了逾100萬難民,卻沒有出現民粹主義更強烈的反彈,這在外界看來很不尋常。

一年前,全世界都密切關注德國地方選舉,試圖從中尋找反默克爾派激烈反彈的跡象。但在當時的選舉,結果傳遞的信號並不明朗。即使在德國新選擇黨表現最好的薩克森-安哈爾特州,這個反移民政黨也只吸引了24%的選票,遠低於法國國民陣線在其票倉選區所獲的選票比例。

不過,被學者們廣為認可的一個整體大趨勢是,默克爾的政治地位在下降。默克爾未能達成有關難民的可行歐盟協議,這已經損傷到她在德國國內的支持率。如今,隨着德國選民開始反對她,她在歐洲的權威也將被進一步削弱。

歐洲遇挫

原本被市場預測人士認為“毫無懸念”的德國大選,卻最終成了2017年全球政治領域的又一隻“黑天鵝”。如果63歲的默克爾組閣失敗,作為歐洲最大經濟體,德國政治不穩對歐元區乃至歐盟俄羅斯、土耳其政策等方方面面都會造成影響。

對那些把德國當成避難所的中東及非洲難民來說,德國大選的結果也將關係到他們未來的境遇。對世界其他國家來說,德國重新大選將是觀察民粹主義是否重燃的窗口。在去年的英國脫歐公投、美國總統大選中,全球已見證了民粹主義的崛起,但是隨着極右勢力在今年法國總統大選和荷蘭議會選舉中遇挫,這股勢頭又有所收斂。

德國目前面臨數月的政治僵局,就歐元區治理和歐盟防務和救濟政策改革達成一致的窗口進一步縮小。

“德國目前面臨的組閣難題,自然會對在推進歐盟改革方面起着決定性作用的法德軸心產生一定的影響。現在“默克爾4.0”尚未開啟就已觸礁,表明位於歐洲中心的德國自身內部正面臨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挑戰。未來的德國不管由誰來執政,歐洲之路還是會繼續推進。”中國人民大學德國研究中心研究員孟虹分析稱。

在這次德國大選中,歐洲議題其實被相對弱化了。德國未來的生存依然必須依託歐洲,需要與法國聯手。如果默克爾繼續執政,那麼未來的歐洲一體化的推進需要更加重視與法國的平等攜手和凸顯法國的作用。唯有如此,歐洲一體化才能平穩向前邁進。

另據報道,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19日晚同默克爾通電話,了解組閣談判失敗的情況,他20日表示,“德國組閣進程停滯也不符合法國利益”。德國基民盟總書記彼得·陶貝爾則呼籲各方不要放棄,通過妥協推動德國渡過當前難關。

就在半年前,政治形勢似乎還有利於深度推進歐盟和歐元的改革。法國總統馬克龍曾以重整歐洲的承諾贏得了法國大選。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主任鄭春榮則表示,本來默克爾可以去回應馬克龍的歐元區政策改革方案,但現在完全無法推進。這可以從兩方面來看:一是歐盟議題被擱置了,畢竟連默克爾現在的走向還沒有確認;但另一方面也要看,下一次如果組閣,大聯盟重新上台,社民黨入閣,反而是因禍得福,歐洲一體化反而會更容易推進。總的來說,現在歐洲一體化處於待機模式,現在要看德國組閣的結果來定奪。

北京商報記者陶鳳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