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12:49 PM

摘要:雖然外匯融資市場每到年末總會迎來一波“美元荒”,但今年又加上美國稅改資金迴流這一劑“猛料”,歐元對美元互換基差擴大到了-77基點,美元融資成本為2012年以來最高。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微信ID:wallstreetcn),作者張一葦。更多精彩資訊請登陸wallstreetcn.com,或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對於德國、法國和其他歐元區國家的公司和銀行來說,這個冬天格外寒冷,不為別的,只因市場上的美元“一票難求”。

雖然外匯融資市場每到年末總會迎來一波“美元荒”,但今年又加上美國稅改資金迴流這一劑“猛料”,歐元對美元互換基差擴大到了-77基點,美元融資成本為2012年以來最高。不僅僅是歐元,英鎊、瑞郎等其他歐洲貨幣對美元的互換基差也在擴大。

往年如果歐洲公司需要“綠鈔”,通常會通過發行美元債進行融資,而坐擁大筆離岸現金的美國公司就是這些債券的買家。然而隨着特朗普稅改的呼之欲出(特朗普稱希望聖誕節前簽署生效),盤算海外資金迴流事宜的美國公司不會貿然讓自己的現錢被“套牢”。

歐洲公司只好轉向歐洲本地銀行,為了滿足巨大的融資需求,銀行只能通過歐元基差互換獲取美元,美元融資市場因此承受巨大的壓力,導致互換基差的空前擴大。

美銀短期利率策略主管Mark Cabana日前在接受彭博電話採訪時表示,

隨着資金迴流初現端倪,我相信[美元的]總體融資難度將進一步增加。在接下來數個季度當中融資市場都將持續承壓。

美國稅制要求美國公司為海外營收交稅,但只有當海外盈利所得匯回本土母公司時才可徵稅。上百家美國跨國公司為了避稅,不斷地用海外所得進行離岸再投資。國會稅務聯合委員會2015年的數據稱,這部分海外資金規模高達2.6萬億美元,比2012年的數字高出約3000億。

什麼是貨幣基差互換?

交叉貨幣基差互換 (cross-currency basis swap, XCCY swap) 這種外匯市場衍生品,通常被銀行及機構投資者們作為一種籌措外幣資產或對沖匯率風險的手段。

來源:國際清算銀行

因為償付時的支付費用是固定的(合約開始日期時的FX遠期匯率),因此基差互換也可以被視作是一種無風險的抵押貸款。以歐元-美元為例,以Euribor(歐洲銀行間拆解利率)貸出歐元的同時以Libor(倫敦銀行間拆解利率)借取美元時的利差,即為互換基差(XCCY basis),可視作歐洲投資者的實際美元融資成本。

在金融危機之前,美國市場利率、美國以外國家與地區的市場利率,以及銀行間拆借利率實際上都差不多。在外匯互換與美元市場未被隔離,且不存在對方信用違約擔憂的情況下,套利交易的存在使得交叉貨幣互換基差理論上趨向於0。這種關係被稱為拋補利率平價 (covered interest rate parity, CIRP)。

08年金融危機后CIRP的崩潰和美元短缺的常態化

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乃至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期間,金融機構普遍對市場前景缺乏信心,這對銀行間拆借交易造成了嚴重影響。情緒偏向risk off(資金因害怕風險逃離股市、大宗商品和貴金屬市場,買入美元和美國國債)的市場對美元的需求暴增,而金融機構也不想把手中的美元借出去,作為對手盤為了解決短期美元債務問題,只好湧向外匯現貨市場搜刮美元。

2008-09年Libor-OIS(法國國債收益率)利差的的飆升凸顯出金融機構的信心缺失 來源:瑞銀

這樣做的直接結果,就是幾乎所有貨幣對美元的互換基差都出現急劇擴大,甚至由正轉負,打破拋補利率平價的理論體系。互換基差在負值區間陷得越深,投資者需要承擔的的美元融資溢價就越高;互換基差的擴大,自此變成了美元供應短缺和市場搶購美元的基礎指標。

對於投資選擇較為靈活的投資者來說,他們也可以選擇不對沖外匯風險,轉而購買美國國債或其他國家的主權債務。但對於有美元剛需的公司和機構來說,美元融資市場的本輪緊縮將註定令他們付出高昂的代價。而正如文頭所述,美國稅改和資本迴流只會令這個寒冷的冬天“雪上加霜”。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