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威爾鑫首席分析師 楊易君 | 2018年02月06日 星期二 13:19 PM

 

一周對沖基金外匯期貨市場簡述

在分析中美股市之前,簡述上周對沖基金在外匯市場對美元的操作情況。上周對沖基金在六大外匯期貨市場中,做空美元的凈能量,由前周的114.7587億美元,放大至137.41億美元。名義上,還遠低於2017年9月下旬的凈空173.65億美元。更遠低於2011年3月上旬的凈空354.19億美元。然這只是名義上,實際上,做空美元指數的凈能量,上周已創歷史紀錄,內部報告有分析。

就分項數據觀察,在歐元兌美元期貨市場,做多歐元的凈能量進一步放大至230.5873億美元,繼續刷新凈多紀錄。

歐元兌美元期貨市場,基金凈多由13.34億美元小幅下降至10.63億美元。

澳元兌美元期貨市場,基金凈多由13.3415億美元下降至10.63億美元。

英鎊兌美元期貨市場,基金凈多持平於28億美元附近。

美元兌日元期貨市場,基金凈空由139.279億美元小幅下降至131.798億美元。

美元兌加元期貨市場,基金凈多由18.16億美元放大至27.1235億美元。

美元兌瑞郎期貨,基金凈空由28.86億美元微幅下降至27.20億美元。 

其中,歐元兌美元期貨市場是做空美元最強勁的能量供應市場。而在美元兌日元期貨市場中,體量龐大的凈空持倉,在名義上很大程度上對沖了做空美元的凈能量。然,鑒於歐元、日元在美元指數中的巨大權重差別。將各自凈能量變化,相對於各幣種在美元指數中的權重進行除權后,再合計,並進一步與對沖基金在美元指數期貨市場中的操作直接合計--做空美元的能量已再創歷史紀錄。此前紀錄,還要追溯至十年前,即2007年4月底。

美股泡沫日盛 隨時面臨中期調整

回顧2016年初,當美國道瓊斯指數引領全球股市大幅下跌至15500點,以索羅斯為代表的空空派在各金融論壇大談新一輪堪比2008年的金融危機將至之際,筆者基於對美國宏觀經濟運行特性判斷,認為當時是買入股票最佳時機,分別發表了《在黎明前丟掉籌碼,比經歷股災更痛苦》《當前股市滿地是錢,上看4500點》《2016年的美國股市必將再創歷史新高》《如果美國股市再漲兩年》等系列文章。認為美國股市在未來兩年內,至少會上行至22000點上方,甚至達到23000點極限,也即認為美股會相對於2016年15500點調整低位,上漲超過50%。實際情況是,2018年1月,道瓊斯指數突破了26000點,比筆者2016年初最樂觀預期更樂觀。

而目前,筆者認為美股泡沫日盛,任何時候迎來超過10%,甚至最大程度達到20%的中期或階段性調整,都正常。2018年,應是美國股市動蕩的一年。

從當前美國宏觀經濟觀察,尚未出現經濟過熱與經濟衰落跡象,也即美股尚未出現大頂跡象,但中期頂部會有。2018年反覆震蕩震蕩,而非繼續上漲,會更有益於美國股市與美國經濟。

就巴菲特常用的美股系統風險指標,威爾遜5000指數比美國GDP比率來看,當前美股已處於明顯泡沫區:

 

若美股中期見頂 A股會怎樣
若美股中期見頂 A股會怎樣

 

 

在2000年科網股泡沫時期,該比率最大值達到了136.5%,此後幾年迎來大幅震蕩調整,致使該比率回落至72.6%。就此指標來看,當前美股泡沫,已超2008年股災前,泡沫直逼2000年最盛時。

當然,2002年至2007年的美股牛市,與2008年至今的美國牛市有很大差別。前者是一輪監管不到位,大肆貨幣寬鬆的“水牛”,本輪牛市所處的美國宏觀經濟更穩健。

再看百年道瓊斯指數與對應的希勒市盈率:

美國2008年見底6469.95點后,至18年1月的26616.71點,漲幅剛好約400%。當前美股平均市盈率,已超過1929年股災,直逼2000年股市泡沫階段。

雖美國宏觀經濟總體運行良好,但來一次類似於1987年股災的純股市泡沫崩盤,不是不可能。1987年股災發生時,美國宏觀經濟總體良好,唯股市明顯過熱,5年時間從82年8月的770點,上行至87年8月的2736.61點。

股災之後,才顯現出對宏觀經濟運行的破壞力,拖累美國宏觀經濟進入窘境:美國製造業指數從60的繁榮區,下行至1991年1月的39.2極度衰退區。當89年美國製造業跌穿50,進入衰退區時,美聯儲系列降息出現了,以期早日重振經濟,聯邦基金利率從9.85%下調至91年2月的6.25%。並進一步於1992年9月下調至3%,直至製造業指數重新企穩於50之上。

而且我們發現,1987年股災發生前的宏觀經濟運行環境,與近年美國宏觀經濟運行環境有諸多相似處:

首先是1980年金融危機對應於2008年金融危機,此後政府採用強貨幣政策刺激經濟復蘇。強注水引發的經濟繁榮難以持續,於是有了寬鬆貨幣政策的退出,促使製造業回踩50點附近的榮枯基準線。

2015年也一樣,當美聯儲從年初發出退出寬鬆貨幣信號,至年底開始執行時,美國製造業回落至50下方。才有了諸多大佬有關新一輪金融危機來臨時的論調及憂慮,甚至包括索羅斯。

而2015年12月至今的兩年多,美國製造業運行形態,與1987年股災前的兩年,何其相似!如果美國縱容美元繼續大幅貶值,美國股市極可能加速泡沫,迎來一輪類似於1987年的“久盼”崩盤似股災。

如果美股中期調整 會蝴蝶效應至A股嗎

在全球金融越來越一體化的時代,如果美國股市迎來中期調整,會蝴蝶效應拖累A股嗎?有可能,也有可能不。如果近年A股波動與美股大體同步,類似於日本、英國、德國股市相對於美股的波動,那麼美股的調整極可能帶動A股大幅調整。就像2015年股災之後的9月,2016年初,美股與A股皆系統性大幅下跌。

然如果近兩年美股與A股走勢嚴重分化,則美股大幅調整未必明顯拖累A股,A股走出獨立行情並非不可能。如2007年至今的深圳成指、美國道瓊斯指數、英德日綜合股指、深成指相對於國際主要股指的相對表現圖示:

中間圖示,2008金融危機后,以道瓊斯指數為參考,調整各指數底部一致。此後各股市的相對表現強弱立現,美股表現最強,英德日股市緊追其後,A股表現最差。但2015年,A股曾短暫超越過美股與英德日股市。

A股相對表現如“深圳相對”量化指標圖示,最新深圳相對指數報收149.83點,再創2015年見頂356.53點后的新低。直逼調整數年後的2014年148.17最低位置。

若該指標趨平運行,說明A股與國際股市大體趨同。若指標上行,則體現A股走勢強於國際股市。若指標下行,則說明A股弱於國際主要股市,甚至可能是與國際主要股市的上漲背道而馳。

就當前相對指數來看,A股相對於國際主要股市,有非常明顯的“窪地”特徵。故美股良性中期或階段調整,未必會拖累A股。但如果美股迎來類似於1987年似的崩盤股災,影響到全球金融系統穩定,則必將拖累A股。

就近兩年A股與國際主要股市的相對表現來看,筆者傾向A股對國際股市的調整,可能存在較強免疫能力,或與2000年前後類似,不排除A股在近兩年遠遠落後於歐美股市運行的背景下,走出相對強勁的“補漲”行情可能:

圖中可以看出,1996/1997年,A股與美股都處於大牛市中。1997年5月至1999年五月,在A股調整的兩年中,美股繼續大幅上漲。使得上證相對指數從207.39大幅下跌至96.60。非常類似2015年6月至今的深圳相對指數,從356.53下跌至最新的149.83。

此後,美股進入泡沫階段,迎來長達兩年的區間震蕩調整。而A股出現了相對於美股的強勁“補漲”,相對指數從96.60大幅上行至218.09點。即便區間運行,美股與A股也沒有明顯相關性。A股“補漲”之後,伴隨美股調整縱深,A股也步入熊途。

故筆者認為,2018年是美股震蕩年,但A股表現可能好於歐美股市。

2016年A股調整至今,其反彈主要是以A50為代表的所謂“價值回歸”,甚至也可以理解為2015年股災的國家救市紅利。而深圳市場,則代表了中國A股近兩年運行常態:

圖中可以看出,就周線指標而言,當前的上證A50市盈率,已超過2015年頂部。但深A市場市盈率則依然在處於2015年調整至今的絕對底部位置。與國際股市更具“背道而馳”特徵。

2018年深A股市有可能好於滬A,就像1996/1997年深A好於滬A,1999/2000年滬A強於深A一樣--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深A!

若觀深A均價,並對比美國股市,則更見2018年的A股有強烈上行可能,且深A機會更佳:

圖中所示,自2015年見頂之後,深A均價節節下滑,上周直接再創三年新低至12.29元。

再看道指與上證A股對比圖,此前三隻眼的地方,都曾出現A股相對美股的強勁表現,在目前的第四隻眼位置,相信也一樣。

就深成指宏觀技術面而言,如月K線圖示:

筆者以為,在2019年中前的一年半時間內,甚至時間更短,深成指應該上行至H2線位置尋找壓力。最近兩年,深成指一直緊貼H3線的宏觀支撐,驗證着筆者在2016年初有關此圖表分析的有效性。

這幅圖表,筆者數年持續觀察,2016年初發文《在黎明前丟掉籌碼,比經歷股災更痛苦》,便是以這幅圖表為深度分析對象:

有關這幅圖表神奇的技術含義,敬請投資自行回顧筆者那篇文章《在黎明前丟掉籌碼,比經歷股災更痛苦》,必有溫故知新之感。

黃金市場,最近一個月新客戶已全面盈利,甚至一些新客戶獲利不菲。老客戶回補的頭寸也漸近主動獲利區。中期黃金市場的大體運行邏輯雖有變數,但影響因素清晰。相信2018年黃金市場,我們的獲利會更加穩健,甚至也可能更豐厚。

 

文章來源:威爾鑫資訊: http://www.wellxin.com/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