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威爾鑫首席分析師 楊易君 | 2018年05月17日 星期四 15:36 PM

周二金價大幅下跌近23美元,日線收出2016年11月24日以來最長陰線,基本宣告1300美元上方的技術與題材支撐失效。即便僅本周一,各投行與研究機構研報也基本看多,因為1300美元看似如此牢不可破。敘利亞化武事件后,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引發的地緣政治危機憂慮,原油價格強勢可能強化通脹等,成為諸多分析看多黃金的主要因素。然而,威爾鑫卻堅定看空黃金後市,並在指導客戶做空黃金上也越來越果敢。在最近一期周評中,我們也建議客戶可在周一早間於1320美元上方果斷做空,有成本優勢的客戶加倉做空。雖前幾個月金價在1305美元上方區間支撐非常強,然綜合近期各種市場信息,我們認為這次金價會擊穿1300美元破位下行,且後市依難言看好。各分析判斷理由如下:

從整個商品市場氛圍觀黃金市場運行大環境

雖黃金金融屬性十足,與整個商品市場運行節奏未必同步,然它畢竟還是商品市場中的一員。整個商品市場運行氛圍,對黃金市場分析,有一定參考價值。商品市場總體向好,黃金市場再差也容易見底;商品市場後市堪憂,黃金市場也難獨立向上突破。

整個商品市場運行最重要的影響因素,無疑是全球宏觀經濟走向與預期。全球良好宏觀經濟運行環境,對整個商品市場形成利好支撐。當前以美國為代表的全球宏觀經濟,總體運行在向好軌道上。

除了宏觀經濟,美元指數是影響商品市場最直接的重要因素。當然,整個商品市場中,各商品屬性不一。原油、黃金對地緣政治因素敏感,黃金還對金融動蕩等相對敏感。即便在宏觀經濟總體向好氛圍中,商品市場也存在投機運行過度或不足的情況。這很難進行具體量化,但通過美元指數與商品指數的關聯比較,我們能夠感知商品市場大體處在一個什麼樣的運行階段。如近年商品指數與美元指數對比圖示:

 

自2014年下半年,美元宏觀牛市正式開啟以來,商品與美元指數的運行,總體呈負相關。如何解讀各階段美元指數對商品市場的影響呢?

圖中A區為中期強勢美元,對應着商品市場的中期下跌。

B區美元指數雖未在進一步走強,但總體營造的中期強勢氛圍卻令商品市場繼續下跌。商品市場在此階段的下跌,更多是一種對美元將延續宏觀牛市情緒預期的結果。然實際上,美元並未延續宏觀牛市。兩相對比,B區對應的商品指數,相對於美元指數明顯“超跌”了。當然,這種超跌不僅是對美元走強的預期,也是對全球宏觀經濟可能迎來新一輪“經濟危機”的預期。

C區,美元雖中期偏強,但並未出現新一輪強勢上漲特徵。在B階段超跌的商品指數,迎來超跌反彈,無視美元走強。

D區,商品指數的進一步上漲,源於美元中期大幅下跌。但總體而言,D區商品指數,相對於美元的中期大幅走弱,有些“滯漲”。

D區之後,我們不得不思考這樣一個問題:D區商品市場已相對美元指數“滯漲”了,一旦美元中期轉強,商品市場進入中期調整是合理的預期。然全球宏觀經濟總體運行在向好軌道上,對商品市場有支持,商品市場的中期調整就不會沒有底線。如果商品市場總體轉而調整,黃金市場在沒有經歷中期超跌前,難以獨立走強。

思考這個問題的關鍵是,你確定中期美元會走強嗎?是的,我們對中美元的走強非常肯定。

再從商品指數自身宏觀技術運行環境來看,如美元、商品指數對比月K線,以及商品指數月線KD指標圖示:

楊易君:金價破位不是偶然

 

2015年底,商品指數在月K線年線位置受到支撐,對應KD指標觸及20下方的超賣區,並反覆確認後轉強。此後至今,伴隨商品指數超過兩年的不斷走強,月線KD指標從超賣進入超買區。且在2018年初,在超買區出現“頂背離”確認信號。這個信號出現后,中期商品市場很難進一步走強,且我們對中期美元走強又如此肯定。

在整個商品市場中,近階段原油的走強顯得“特立獨行”。這使得原油周K線與商品指數周K線的背離非常明顯。我們認為在商品指數總體有調整意願的大前提下,無論原油,還是黃金,都難維持強勢。金價已經擊穿1300美元破位下行,周二NYMEX原油期貨價格雖繼續創出近三年新高,但階段性繼續看多原油,真非常危險啊!如2007年至今的NYMEX原油期貨價格日K線,以及對應的未平倉合約市值,對沖基金多空雙向總持倉、凈持倉市值變化圖示:

楊易君:金價破位不是偶然

 

圖中可以看出A、B、C、D、E對應各點位置,整個NYMEX原油期貨未平倉合約市值、對沖基金多空雙向總持倉市值達到中期或階段峰值后,必然引髮油價大幅調整的情況。尤其D、E點對比更有意思:對沖基金在E點投入了比D點規模更大的做多能量,但並未收到理應的油價上漲效果,結果形成油價K線與對沖基金做多能量的“頂背離”,迎來一輪超級大熊市。

但看當前NYMEX原油期貨市場,自2016年初以來,整個能量流入趨勢、幅度,與2008年油價下跌至32.20美元后的情況很相似。也即當前油價,至少可能面臨類似B點附近的調整壓力。截至上周二,NYMEX原油期貨未平倉合約市值為3724億美元,乃歷史第三高位。鑒於此後至本周初油價繼續上行,該市值至少已成為歷史第二高位。再看對沖基金多空雙向總持倉、凈持倉市值,都已無限接近“歷史紀錄”高位。在這種資金分佈背景下,繼續看多、做多原油,豈不如“火中取栗”啊!

此外,還有一個在筆者看來更加危險的“見頂信號”:近幾周油價漲勢很猛,但對沖基金不再加倉了,反而在逢高減持。看看對比圖表吧,油價雖不斷走高,但對沖基金凈持倉市值僅趨平運行,而整個未平倉合約市值卻在猛增。對沖基金都不再於油價上漲中繼續做多,你還去當“接盤俠”嗎!

黃金領先指標提前預知金價將破位下行

最近幾周,黃金領先指標在強化我們繼續做空、加重做空黃金的決定上,體現出極好參考價值。

楊易君:金價破位不是偶然

上圖有關黃金領先指標對黃金市場的前瞻邏輯指導意義,詳見筆者3月30日《從黃金領先指標看黃金市場前景》中的分析。而在4月13日收盤后,黃金領先指標就給出了我們可以做空黃金的提示信號,下面信號提示圖表分析,來自於筆者4月15日給客戶的專項報告:

楊易君:金價破位不是偶然

 

圖中A點對應的那一周,此前黃金領先指標一直維持強勢,然金價卻逆領先指標而總體回軟,A點當周算是金價相對於領先指標的“補漲”。此後兩周,領先指標回軟,金價對應回落。而上周(4月13日當周),領先指標繼續回軟(不排除中期見頂),然金價卻逆領先指標沖高,並留下明顯周長上影線。毫無疑問,上周金價逆領先指標的強勢,乃受敘利亞局勢影響明顯。然此後,金價與領先指標必將趨於同步運行。也就是說,上周金價相對於領先指標的上漲,並不可靠。這與我們關於英法美對敘利亞的制裁,開始即可能意味着結束的判斷相符。周末(4月15日)英法美對敘利亞的武力制裁,有可能在周一亞洲盤面的黃金市場得到反應。如果周一亞洲盤面金價大幅跳升,我們建議所有客戶增持空頭。

楊易君:金價破位不是偶然

 

此後黃金市場運行,一如黃金領先指標指引。黃金領先指標繼續下跌,金價追隨領先指標下跌。甚至在上周對應的C點位置,領先指標繼續下跌,但金價相對於領先指標再見下跌抵抗。再綜合其它市場信號分析,我們認為本周金價極可能追隨領先指標加速補跌,故建議空倉客戶周一早間在1320美元上方即可以較重倉位直接做空。

近期黃金很抗跌,破位補跌成必然

這是我們最近一期客戶周評分析的核心內容。在美元已明顯開啟中期走強步調的前提下,或是基於原油強勢,或是基於地緣政治危機的些許提振,金價相對於美元的走強,總體抗跌。如國際現貨金價、美元指數日K線,以及剔除美元指數影響的“類歐元”金價圖示:

楊易君:金價破位不是偶然

我們認為階段性金價雖然偏弱運行,但並未對美元走強做出合理反應。雖近日國際現貨金價創出了幾個月來新低,但剔除美元指數影響的類歐元金價卻反而走強,並在上周創出了近半年新高。彰顯國際金價相對於美元走強而體現出明顯抗跌意蘊,也即未對美元的走強,做出合理反應。基本合理反應,應該是類歐元金價略向下運行,因金價市場波動屬性比美元指數更為活躍。也即國際現貨金價相對於美元的走強,下跌不足。

關於階段性或中期美元,我們認為必將進一步延續強勢。美國宏觀經濟基本面、美元本身宏觀技術面,都顯出美元必將走強的信號。這意味着,後市金價必將還會受到美元走強的考驗。近階段,雖金價相對於美元明顯抗跌,但伴隨美元繼續走強,金價會不會產生破位加速下行的補跌呢?甚至把近階段相對於美元不足的跌幅,都補跌回來呢?並非沒有這種可能。

近階段黃金市場相對於美元走強的下跌不足,很大程度上有地緣政治因素影響,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讓原油市場受到最直接提振,黃金市場則受到些難以察覺的間接提振。

上周對沖基金在COMEX期金市場基本多空等量減持,體現出較強謹慎意願。雖黃金本身沒有給出很明顯階段性啟示信號,但商品市場、黃金領先指標、美元指數運行的間接共振指導信號極強。

對美元中期必將走強的技術與資金層面判斷

筆者一直秉承美國宏觀經濟是美元宏觀強弱的支持,關於美國宏觀經濟運行情況,筆者在平常文章中多有分析。本篇主要從美元指數宏觀技術面,以及對沖基金在美元期貨市場中的資金分佈特徵,來分析美元必將中期走強。如美元月K線以及對應的KD指標圖示:

楊易君:金價破位不是偶然

 

這幅圖表是2018年2月定格以來,我們每周都要求客戶強化“複習”理解的分析圖表,故未改動。

美元指數自2001年見頂121.01之後,筆者給出了宏觀下行A、B、C三浪,以及上行五浪的一個完整八浪結構,這是筆者近年一直堅持的美元宏觀波浪運行結構。

筆者以為美元大四浪歷時神秘的13個月時間周期后,已回調到位。88.25點應該就是美元大四浪調整的絕對底部,它剛好位於大三浪二分位置,理論位為88.26點,實際見到的是88.25點,極其精確。

250月、60月線在當前膠合,構成極強支撐。此外,2009年的89.62點,2010年的88.71點,也構成美元回調的宏觀形態支撐。

如若此後確有大五浪,我們應該見到美元再創數年新高,甚至突破110點。然就中期而言,96點附近是極其重要的阻力位,這應該是4、5、6月至少的反彈目標。

就美元月線KD指標來看,近20年,KD指標雙雙下行至20下方超跌區后,K值反彈觸及或上穿D值的情況,總計7次。K1、K2位置,即便處於宏觀熊市途中,也產生了3-4個月的反彈;而K3位置的反彈只有一個月;K4、K5、K6都構成中期大底。當前的K7位置呢?如果還有大五浪,它應該會像K4、K5、K6一樣。即便反彈3-4個月至96點附近,也應該像K1、K2位置一樣。最次,像K3一樣反彈一個月,也意味着4月美元應該看多。

再如對沖基金在美元外匯期貨市場、美元指數期貨市場中的持倉分佈與基金行為,以及美元指數綜合技術指標圖示:

楊易君:金價破位不是偶然

 

首先從對沖基金行為來看,於2017年中即下行觸及“冰點”區,彰顯對沖基金做空美元的情緒與能量釋放極其充分。後市美元一旦轉強,整個資金流向發生逆轉,基金行為必將向“沸點區”演進。然就目前情況來,基金行為脫離冰點區不遠,距離沸點區還有很大差距,這意味着美元上漲的時間周期遠未到位。

再就對沖基金在美元外匯期貨市場、美元指數期貨中“除權后”凈持倉市值變化來看。對沖基金做空美元的凈能量紀錄是2007年創下的,除權后(將各外匯幣種相對於其在美元指數中的權重,對凈能量變化進行除權)的凈能量是凈空122.68億美元。而本輪做空美元的除權后凈能量已高達139.91億美元,創出了做空美元的歷史新紀錄。如果不除權,則是凈空236.4286億美元。

至少從對沖基金的持倉能量分佈來看,美元在2018年初慣性下跌后,真是跌得“透極了”。更有意思的是,在四月上中旬的連續兩周中,在對沖基金做空美元的凈能量大幅創歷史新高紀錄的前提下,美元不再下跌了,進而形成了底部意義十足的美元能量形態“底背離”。試想,美元中期下跌如此透徹,宏觀技術支撐如此強勁,對沖基金極盡做空美元之能量,然遭遇“形態能量底背離”,中期美元豈能不上漲!中期美元上漲,黃金、商品市場豈能維持強勢。

就目前而言,討論筆者宏觀技術分析中的美元“大五浪”似乎太早,但美元中期強勢無疑將非常肯定,這將為黃金市場的操作,提供很好的階段與中期定調。然即便美元指數真迎來上行大五浪至110點上方,黃金也未必完全對應熊市。實際上,伴隨金價破位后的進一步下行,我們已開始思考空頭獲利保護了。相信我們2018年的金市操作,會像2017年一樣燦爛。

威爾鑫楊易君公眾號:yangyijun1616 名稱 楊易君

本文版權歸IBTimes中文網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如欲轉載,請取得授權,並按照協議註明來源。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