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8年07月02日 星期一 14:23 PM

想象一輛最先進的無人駕駛汽車正沿着一條路行駛,路邊有一位90歲的殘疾老人在行走。這時, 一位帶着孩子的年輕母親走進了路。 汽車必須做出決定:繼續前進撞死母親和孩子,或者轉向路邊撞死老人。

這是電車難題的一個變體,它主導了有關無人駕駛汽車的道德的學術研究與流行討論。問題在於,這樣的辯論不僅忽略了無人駕駛汽車所在的系統的複雜性,而且還轉移了公眾的焦點--無人駕駛汽車的真正的道德問題在於政治和權力問題。

世界各國政府都對無人駕駛汽車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德國政府制定了無人駕駛汽車的道德準則,英國政府已承諾2021年無人駕駛汽車將可以上路,俄羅斯政府決定在2018年底前實現這一目標,中國也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計劃,準備把無人駕駛汽車連接到互聯網,並在2025年前在道路和交通信號燈中安裝傳感器。

最具啟發的是2017年3月歐盟發佈的《2025年歐洲未來的白皮書》,文件描述了未來歐洲國家如何有效地聯合成為聯邦超級國家,而無人駕駛汽車將蓬勃發展,不受阻礙的跨越國界,從一個城市行駛到另一個城市。

政府如此熱衷於無人駕駛汽車是有原因的 --不僅是因為潛在的經濟利益,更是因為它為公民的一舉一動提供了更大的追蹤甚至控制的機會。無人汽車不是讓我們變得自由,而是啟動了新形式的監視。

無人汽車將互聯網與汽車結合起來,成為安置在輪子上的電腦。通過傳感器,它提供了一個不間斷的雙向信息流:汽車向製造商發送有關其性能的信息,同時接收來自製造商的軟件更新以及控制其行為調整的信號。製造商知道汽車的位置、道路狀況、溫度以及車輛如何以特定速度行駛等信息。

該汽車的保險公司可能會收到有關汽車狀態、位置、速度和道路狀況的實時信息,並可能相應地改變保險,甚至可能會提前10分鐘提醒取消保單並把車停下。

與此同時,政府數據庫也可能會知道汽車的位置,是否會在那裡,以及會開往什麼地方。政府甚至可以使用預測分析,它將在什麼位置開始下一個旅程。智能高速公路將對交通流量進行管理,通過放慢無人駕駛汽車的速度來協調道路上的車流。在智能城市中,根據對交通堵塞、道路工程或政府要求的計算和預測,交通信號燈會引導汽車轉向繞行。

從城市到中心目的地之間的快速路線上可能會建立起很多市場。公司可能會向使用優先虛擬路線的員工支付費用。旅行日誌可能會讓很清楚你去過哪裡以及何時去過。你的旅程原因可從景觀、目的地和時間推斷出。

自主性的終結

130多年來,汽車代表了自治、個性和民主自由的終極目標。汽車旅行是私人和匿名的。只要喜歡,我們就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不必告訴任何人。我們需要為自己的駕駛是否遵守法律負責。但無人駕駛汽車將會終結這種自主性。

但現在,汽車製造商、政府和市政當局會知道我們要去哪裡,在做什麼以及什麼時候做。如果有人不喜歡我們正在做的事情,他們將能夠阻止我們,撤回技術和事故掩護,阻止我們使用特定的道路或街道,或者關閉我們的汽車系統。汽車不再由車主自主駕駛,而是由運行和維護該汽車的權威機構和系統控制,後者可以從汽車中獲取信息並將信息發送出去。

無人駕駛汽車將預示着公民控制的新時代。在使我們更安全和降低風險的言辭中,權力將被從個人帶走並傳遞給中央 --無論他們是城市,政府還是委員會。為了給予我們安全,政府將拿走我們的權力。

現在,管制員可以根據自己的目的輕易地改變我們的路線,無論是為了防止交通堵塞還是為高級官員的到來清理路線。他們可以把我們送到特定的商店,或者直接送到警察局。現在,管制員可以管理汽車的數量,以滿足理事會或政府的目的。

這種對無人駕駛汽車的安全性來說至關重要的集中管理系統不僅面臨著複雜系統所不可避免的技術故障,而且還容易受到其他國家和個人的黑客攻擊和攻擊。如果你能入侵整個城市系統並使交通停頓,或者使3萬輛汽車相撞,為什麼要僅僅入侵一輛汽車?

在思考無人駕駛汽車的道德問題時,我們需要超越電車難題的簡單道德範疇,以更廣泛的議程解決自主權、社區、透明度、身份、價值和共情的概念。我們的道德辯論必須解決無人駕駛汽車的願景可能需要犧牲的權力轉移、政治責任和人權等問題。

Neil McBride是De Montfort大學IT Management的讀者。

本文最初發表在The Conversation。點擊這裡閱讀原文

轉載自財經時報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