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8年10月20日 星期六 01:47 AM

華盛頓州立大學最新的研究報告稱,隨着全球氣候的變暖,過去800年已知最具破壞力的乾旱--“大幹旱”(the Great Drought)極有可能重演,甚至更糟。

所謂的“大幹旱”是指19世紀70年代中期(1870年代),亞洲、巴西和非洲普遍發生農作物歉收。“大幹旱”與有記錄以來厄爾尼諾超級周期最極端的表現有關。華盛頓州立大學環境學院的教授Deepti Singh使用降雨記錄和氣候重建模型來描述導致大幹旱的環境條件。

 

 

“導致大幹旱和全球飢荒的氣候條件是由自然變化引起的。隨着全球變暖加劇了水文影響,它們的再次出現可能再次破壞全球食品安全。”Singh和她的同事在10月4日在線發表的《氣候雜誌》上寫道。

在研究報告發表幾天後,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同樣發佈警告稱,全球變暖可能導致數億人遭受嚴重的乾旱、洪水、酷暑和貧困。

華盛頓州立大學表示,全球飢荒是現代最嚴重的人道主義災難之一,可與1918-1919年的流感大流行、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相提並論。在環境災難中,這是最糟糕的狀況。

“從非常真實的意義上講,1876-78年的厄爾尼諾和氣候事件促成了全球的不平等,這種不平等後來產生了'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Singh稱。

Singh的報告是對19世紀70年代氣候條件的首次全球尺度分析。沒有其他深入的研究能描述導致大幹旱的原因。

Singh說,海洋表面溫度的自然變化導致了乾旱,今天可能會發生類似的天氣事件,但情況會更糟。研究人員說,隨着溫室氣體的增加和全球變暖,未來厄爾尼諾事件可能會加劇,在這種情況下,“如此廣泛的乾旱可能會變得更加嚴重”。

 

 

Singh警告說,“這樣的極端事件仍將對全球糧食系統造成嚴重衝擊,脆弱國家的糧食不安全可能因當今高度互聯的全球糧食網絡而加劇。”

儘管華盛頓州立大學的科學家、聯合國和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都在警告即將到來的氣候危險,但特朗普總統周日在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60分鐘》(60 Minutes)節目採訪時表示,氣候變化科學家有一個“政治議程”,因為他對人類是否應對地球氣溫上升負責表示懷疑。

特朗普認為氣候變化可能不是由人類引起的,並補充說他不想採取可能削弱美國經濟的行動。

*本文來自華爾街見聞(微信ID:wallstreetcn)。

 

 

此文章為轉載,不代表IBTimes中文網的立場和觀點。


無覓關聯推薦,快速提升流量 標牌製作